首页

不只是顺风车!监管浪潮正在击向滴滴网约车业务

宋笛2018-08-27 23:33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宋笛 屡次出现安全事故的滴滴公司,不断挑动着政策的监管底线,并将要迎来一轮遍布全国的监管浪潮。

继交通运输部等部委约谈滴滴后,8月27日前后,包括北京、广州、重庆、深圳等多地相继约谈了滴滴——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在8月26日北京交委也约谈了滴滴,但尚未披露约谈情况。

值得关注的是,各地的监管意图已经从顺风车业务扩散至滴滴主营的网约车业务,并且态度严厉,从此前仅有的罚款措施转向了“下架APP”这一更为关键的惩罚措施。

“可以看出,此轮的监管并不仅仅指向了顺风车业务,而是指向了整个网约车业务,实际上,滴滴的网约车和顺风车业务均存在大量非法运营的情况,只是顺风车的准入门槛更低。”城市交通出行专家徐康明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8月27日兰州市约谈滴滴等网约车公司时要求加强对网约车不合规车辆和人员的筛查和清理工作,确保不符合条件的驾驶员被挡在网约车行业外;同日,深圳市相关部门约谈滴滴时也表示要即日起坚决清理平台内不合规的车辆、人员,禁止平台向未取得许可的车辆及人员派单。

滴滴网约车业务中不合规运营的问题大量存在,东莞市在8月27日约谈滴滴公司时披露的一组数据可以显示这一情况:目前东莞市取得网约车运输证的车辆5204辆,但滴滴平台在东莞提供网约车服务的车辆超过2万辆。此外,在今年4月5日至20日,上海交委曾经查处非法网约车1028辆,其中706辆来自滴滴公司。

在持续超过1年的实践中,地方交通执法部门与滴滴公司围绕不合规网约车监管进行了一场持久的“战争”。一位地方交通监管部门相关人士曾经描述了这一监管的难度,其所在的城市从今年5月开始对不合规网约车进行了一轮整治,但是在整治过程中,滴滴在当地公司并不配合,甚至出现瞒报数据等行为。

“一开始,我们当时要求滴滴在既定时间内清退若干车辆,并且按日上报清退车辆的数据;后来我们改变策略,要求滴滴每日上报剩余车辆的数据,如果我们发现运营的网约车不在滴滴上报的车辆中,我们就会罚款,最终累计罚款超过40万。”该人士表示。

在地方交通管理部门的“政策工具箱”中,能够对滴滴形成威慑的仅有约谈和罚款两项,但是鉴于滴滴巨大的资金实力,仅有的政策工具效用并不明显。上述相关人士曾经希望通过下架APP的形式对滴滴形成威慑,但是最终察觉要下架APP需要多个部门进行配合,实际操作难度极大。

但在此轮约谈中,包括广州市、深圳市在内的多个城市均提出了下架APP、联合惩戒、停止互联网服务等严厉措施,要求滴滴限期整改。同时,约谈部门也不仅仅包括地方交通管理部门,以深圳市为例,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均参与了对滴滴的约谈,这也意味着如果滴滴未能限期完成整改,政策执行的力度将会更为顺畅。

“网约车不合规运营的问题由来已久,始终未能得到很好解决,可以看出,这一次政策的决心很大。”徐康明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经济观察报 要闻部记者
曾在中国企业报担任记者,目前主要关注于科技类、创业类产业政策、创投领域以及交通物流领域。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特写。
个人微信号:didi8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