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云服务能为中小企业赋能吗?

刘睿2018-08-30 19:2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睿

在云计算已经成为新的商业基础设施、数据已成为企业资产的今天,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服务化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发展的一个新的趋势。中小企业也需要转型升级,一个重要的实现路径就是信息化。对于家底薄的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来说,该如何搭上信息化的快车?

利用现有的云服务或者是途径之一。将数据和应用放到云端,有助于降低中小企业硬件投入成本和软件开发成本,也便于中小企业随时随地获取服务。“在云的这样一种新模式下,原来很多只有大中型企业可以享有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服务、信息化的服务,小微企业一样可以享有,这实际上也是一个信息化普惠的发展。”用友网络董事长兼CEO王文京说。

王文京认为,小微企业从企业发展来讲有三个重要的方面,需要在新的专业化发展阶段继续升级和提升:第一,怎么样让生意做的更好;第二,让自己的公司怎么样能管理的更好;第三,怎么样能够及时获得合理成本的融资。数字化、智能化都能够为小微企业的生意管理和融资发挥积极的作用。

中小企业,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基础力量。在中国,截止到去年底,中小企业已经达到3000多万家,其创造的最终产品和服务价值占国内生产总值60%,纳税约为国家税收总额的50%,70%以上的发明专利由中小企业完成,提供了80%以上的城镇就业岗位。在这样的情形下,推进中小企业信息化成为工信部的任务之一。

工信部中小企业局副局长叶定达日前在GICC全球小微企业创新大会上表示,今年新修订的《中小企业促进法》开始实施,工信部将重点突出推动中小企业创业创新,不断提高中小企业的发展质量,其中一项为推动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具体来说,“深入推进互联网+小微企业专项行动,引导和鼓励小微企业应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提升产品技术研发和应用能力。研究实施中小企业智能化改造的政策措施,聚焦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重点以研发智能化、数字化解决方案,加快技术集成应用,完善服务体系等方面加强推进。”

“中小企业信息化推进过程,工信部已经实施了13年,有一大批中小企业信息化服务商在中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叶定达说,“要为中小企业提供找得着、用得起及有保障的服务。”

实际上,围绕中小企业信息化以及企业级服务市场,已有不少企业看中并投入这一市场。

畅捷通即是一例。2005年,用友集团内部成立了一个小型管理软件事业部,定位于服务小微企业,2010年这一事业部独立出来,并于2014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即为现在的畅捷通。依托用友在财务管理方面的优势,畅捷通针对不同场景,推出好会计、好生意、易代帐、工作圈,以及T+ Cloud等服务内容。目前畅捷通累计付费客户数约为160万户。根据畅捷通2017年报,其在2017年年度业绩扭亏为盈,实现收入4.99亿元人民币,净利润2.23亿。

“云计算、移动互联网、Iot让更多的基础设施能够像我们用自来水一样按需取用。”畅捷通总裁杨雨春说,“从科技发展的规律来讲,最后绝大多数软件会消亡掉,最后应该是全面走向云化。终极目标一定全部都是云服务。”

同样在企业级云服务市场发力的还有阿里、腾讯、亚马逊、微软等公司。阿里、腾讯不仅提供云服务(阿里云、腾讯云),还各自发力移动办公市场。2015年1月,钉钉1.0版本正式上线。2016年4月,腾讯宣布正式发布企业微信1.0版。

世界级云服务巨头亚马逊更是早已布局。据亚马逊AWS(Amazon Web Services)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执行董事容永康介绍,三一重工、美的、海航、OPPO等已把他们的数据和应用放到AWS平台上,AWS平台上还包括了众多的中国中小企业以及独角兽企业。微软也推出了企业级云服务平台Microsoft Azure。

那么,企业级云服务市场竞争是否会达到白热化程度?

杨雨春认为,未来这一市场潜力无穷大。他的判断主要基于两个数据:中国小微企业数量在全世界排在第一;今天的企业级服务跟过去软件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全连接,全连接带来无限增值可能,一个企业可以联系到超乎想象多的供应商和客户。“目前企业级服务市场足够大,应把注意力放在客户价值及社会演进的方向上。”

实际上,畅捷通与阿里和腾讯存在合作关系。畅捷通租用了阿里云;已与企业微信打通,即将发布。今年畅捷通的核心目标是加快云服务业务的发展,一是云服务的收入上规模,二是收费客户要上规模,云服务收入最后可能占畅捷通整个收入的50%。根据畅捷通2018年中报,服务收入约占其总收入的19%。

不过杨雨春也承认,这将可能是漫长的过程。“到最后,所有的厂商都会变成云服务的厂商,终极目标软件会消亡,但是这个过程到底有多长,我觉得目前在业内,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确和肯定的答案。也许是3到5年,也许是更长的时间。”

“今天的困难就是生态还不够完善。这里面的服务商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少,同时还有很多领域有空缺,还有很多不够专业,这是我们今天看到,这个生态还没有完全进化成功。”杨雨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