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共享单车风停 王庆坨镇共享单车订单押金已涨到70%

郑淯心2018-08-31 19:07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记者 郑淯心 王庆坨镇,这个有着“中国自行车第一镇”之称的小镇,坐落在天津市区以西40余公里处,自行车产业是王庆坨镇的支柱产业。

共享单车风起时,传统自行车厂纷纷做起了供应商,2016年天津飞鸽自行车厂率先与ofo小黄车展开合作;同年7月,优拜单车与上海永久自行车厂达成合作;2017年5月,凤凰自行车厂与ofo正式宣布战略合作。

这波风潮也曾带动了王庆坨镇的经济发展,然而随着共享单车的不景气,这个镇子正在发生变化。

8月29日上午,记者来到王庆坨镇,镇上大部分自行车门店门口都无人问津,店铺中摆放着大都是山地车,基本价格千元左右,鲜有人进店。

记者询问了几家车厂,现今几乎都不接共享单车的订单,他们听到共享单车,嘴角向下笑了笑,“谁还做共享单车啊”、“回不了款”,都说是过去式了。

平安自行车厂经理李洪伟对记者称,几百辆的订单也可以接,但定金要付70%,他称以前给南方某企业生产过共享单车,去年是几万辆的单子,今年没有单了,但工厂还在、生产流水线也在,一个月就可以交货。“以前我要30%的定金,但生产出来对方不要了,那我是亏本的”。他称大家都知道共享单车回款难,尾款难要,不愿意再与他们做生意。

来王庆坨路上,出租车司机对记者称,镇子上很多工厂倒闭了。到镇子上,记者和工厂交谈时发现,由于环保较严,生产受限,确实一些工厂关闭或者迁移到更远的地方,但是是倒闭还是暂时关门,还不得而知。武清区王庆坨镇自行车行业管理中心张桂生主任曾对每日经济新闻称“今年因缺少订单和受环保督查整改暂时停工的有几十家。”

在天津的西南方静海区经济开发区,飞鸽工厂坐落于此。之前飞鸽曾是ofo的供应商。飞鸽一位销售对记者称,去年这个时候,几千辆的单子是不接的,都是几万的单。但最近他刚接了一个一千辆的单子。

而在上市公司中报季来临之际,共享单车的供应商们利润也受到了影响。

2018 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上海凤凰实现营业收入 3.53 亿元,同比下滑 55.72%。信隆健康情况类似,2018 年上半年营业收入 6.75 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减少 25.86%。中路股份的净利润为1128.7万元,较上年同期减63.21%;营业收入为2.4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22.21%。

上海凤凰称,受共享单车订单萎缩影响,自行车和零部件企业面临产能过剩和开工不足的情况,而部分共享单车企业退出导致拖欠账款的现象时有发生,在国内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自行车企业的经营风险正在加大。并且随着国内环保要求不断提升,自行车及零部件企业在环保方面的成本也在不断增加,加之国内钢铁等原材料价格维持高位、用工成本增加等,均大幅压缩了企业的获利空间。

信隆健康称今年上半年共享单车订单大概有1700万订单,全年共享单车订单大概有5000万订单。 中路股份称仍与优拜和共佰克共享单车合作并为其制造共享单车自行车产品。

另一边,自产共享单车的永安行上半年平台累计实现收入102万元,其称,7月当月收入就达到100万元,下半年开始收入进入快速增长,预计全年可达2000万元。

去年在ofo的媒体群中,几乎每天都有ofo发布的新消息;但在当下共享单车战场,摩拜和ofo已经许久未向媒体人更新近况。

经济观察报 公司部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