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五大行净利增速继续回升 资管新规冲击理财收入

胡艳明2018-09-01 10:55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胡艳明 在国内经济步入调速换挡期加之金融严监管下,作为顺周期的银行业经营业绩增速表现如何,资产质量压力有多大?

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中报显示,尽管业绩增速仍保持个位数,但是在继续回暖,3家大行净利润增速超过5%,远高于去年同期3%左右的增速。

而就资产质量而言,五大行资产质量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表现出整体向好的势头。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资管新规影响下,五大行的理财收入受到冲击。

增速回暖 息差提高

今年上半年,国有大行净利润增速继续回暖,农行净利润同比增幅最高为6.7%,建行净利润增速6.08%紧随其后,此外中行、工行、交行净利润增速分别为5.21%、4.5%与4.08%,均高于去年同期增速。

就上半年净利而言,工行、农行、建行、中行、交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604.42亿元、1157.89亿元、1470.27亿元、1090.88亿元和407.71亿元,平均日赚31.66亿元。

总资产而言,工、农、中、建四家大行资产规模均已突破20万亿,但上半年继续扩表。其中,工行、中行、农行资产规模增速均保持在4%以上,分别为4.7%、4.25%和4.1%。交行、建行资产规模增速分别为3.15%和3.08%。

净利息收入依旧是银行营业收入的关键,五大行年报显示,大部分银行净息差(NIM)持续改善。其中,工行净息差上升0.14个百分点至2.3%;建行净息差从去年末的2.14%上升至2.34%,上升了0.2个百分点,息差改善最为显著;农行息差从2.24%升至2.35%,上升了0.11个百分点;中行净息差也小幅改善,从去年末的1.84%上升至1.88%,微升了0.04个百分点。而交行息差则有所收窄,净息差下降8个基点至1.3%。

对于净息差的改善,各大银行原因不一。建行首席财务官许一鸣表示,建行上半年息差的改善得益于今年1月央行定向降准,建设银行获得了2300亿人民银行利率在1.62%的低成本资金。

农行在半年报中解释,净息差和净利差同比上升,原因有两个:一是,农行加强贷款定价管理,持续优化信贷资产结构,贷款平均收益率有所提升;二是,受市场流动性趋紧等因素影响,非重组类债券和存拆放同业收益率上升。

而中国银行副行长张青松表示,中行净息差改善得益于三个方面:第一,受益于美联储加息,中国银行境外资产收益率持续走高,推动了境外机构净息差的上升。第二,中行主动优化自身的资产负债结构,境内人民币中长期贷款的占比同比提高了1.3个百分点。境内人民币活期存款平均余额的占比同比提升了1.1个百分点。第三,央行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境内人民币存放央行平均余额在生息资产中的占比同比下降了1.4个百分点。

对于未来息差的走势判断,张青松表示,在当前强监管环境下,中国银行存款基础较好,客户基础稳定,对于项目储备充足大行而言,市场竞争力逐步提升,有利于净息差改善。但他也认为,当前人民币利率加深,存款争夺激烈,将抬升存款成本,需要银行加大内部管理及存款成本管控要求。

不良率下降

上半年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二季度银行业不良率进一步攀升,较上季末上升0.12个百分点,平均水平为1.86%。尤其监管要求银行将90天逾期全部计入不良后,部分中小银行出现不良率大幅飙升的情况。但从半年报看出,上半年五大行资产质量都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表现出整体向好的态势。

在不良率指标方面,国有大行要求更为严格,建行首席风险官廖林透露,建行将逾期6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农业银行行长赵欢表示,已将逾期3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

中报显示,上半年,五大国有大行持续加大不良贷款核销力度,不良率均实现下降。同时,拨备覆盖率与拨贷比两项指标也出现“双升”。

五大行中,不良率最高的农行改善最为明显。截至6月末,农业银行不良率为1.62%,较去年末下降0.19个百分点,而中行、建行、交行与工行不良率分别为1.43%、1.48、1.49%与1.54%,不良率分别微降0.02、0.01、0.01、0.01个百分点。

对于不良下降,农业银行行长赵欢在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指出,该行提早对不良实施更加严格的分类标准。例如,30天以上逾期贷款全部进入不良,90天很早前边计入不良,所以在今年监管强行将90天以上逾期归入不良时,农行在银行业不良率上升的大背景下保持了不良双降态势。

此外,农行上半年大幅计提拨备,拨备覆盖率从去年末的208.37%大升至248.40%,上升了40个百分点;拨贷比小幅上升,从去年末的3.77%上升至4.03%,上升0.26个百分点。

中行、建行、工行、交行拨备与拨贷比也呈现“双升”。中行从去年末的159.18%上升至164.79%,上升了5.61个百分点;拨贷比由2.77%上升至2.81%,上升了0.04个百分点。建行拨备覆盖率达到193%,比去年年底上升了22.8个百分点;拨贷比达到了2.85%,上升了0.3个百分点。工行的拨备覆盖率提高了19个百分点,到了173%,拨贷比由 2017年底的 2.39%上升至2.67%。交行拨备覆盖率170.98%,较上年末大幅上升16.25个百分点;拨备率上升24个百分点至2.55%。

理财业务面临转型期

值得一提的,中报业绩上也反映了资管新规及执行细则对银行资管理财业务的影响。

工行董事长易会满表示,由于成本核算方式、嵌套、错配等方面有很大变化,工行理财收入上半年下降近20%,整个行业下降近50%。

“监管系列指导意见及配套细则,有利于规范资管业务合规持续发展,对于银行业的影响是行业性的。”农业银行副行长张克秋在业绩发布会上如是说。

反映在银行的业绩中,大多数银行的理财余额和业务收入、中间收入都呈现下降的势头。农行半年报显示,农行发行的未到期非保本理财产品的发售规模为11850.38亿元,对比前值13688.78亿元,减少了1838.4亿元。

中国银行上半年末的理财余额由11577.36亿元下降至10609.97亿元,减少了967.39亿元;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481.88亿元,同比减少9.99亿元,下降2.03%,

而建行上半年理财产品业务收入65.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8.29亿元,降幅47.08%。在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中,理财产品业务收入65.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8.29亿元,降幅47.08%,建行方面称,主要是受资管新规及理财产品市场发行成本较快提升影响。

农行在半年报中披露,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122.31 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5.45 亿元,下降17.2%,主要是由于代客理财业务收入减少。

交行则表示,该行管理类手续费收入为人民币65.11亿元,同比减少人民币7.25亿元,降幅10.02% ,主要由于代理理财投资管理业务量的减少。

与四大行不同的是,工行理财规模逆势增长。中期报告显示,2017年年底工行理财产品余额为30120.84亿元,今年上半年微增3000多亿,总规模达33708.23亿元。易会满表示,资管新规发布后,整个银行业理财规模下降较快。

虽然规模增长,但是工行理财收入也在下降。2018年上半年,工行对公理财净收入75.37亿元,同比下降25.4%;个人理财及私人银行净收入164.02亿元,同比下降5.8%。易会满表示,“资管新规对资产管理业务尽管短期有影响,长期发展还是非常有利的。”

张克秋指出,在产品端,净值化转型对银行业而言是一个挑战,保本理财退出市场,非保本进行净值化转型是一个行业大变化;在资产端,非标投资、期限错配、投资嵌套、杠杆率和估值都提出了明确要求,给银行资管行业资产配置能力带来挑战;在客户端,客户习惯接受了保本理财产品风险偏好和收益率水平,转型之后,产品在市场上竞争力优势降低,客户接受程度也有不确定性,从银行报表的数字可以看到客户的转变。

张克秋称,从结果上看,资管新规使理财收入出现行业性、阶段性下降,银行理财增速也放缓;投资配置、收益率水平方面,作为整个资产收益率较高的部分,资管新规对非标资产的嵌套和杠杆率提出明确要求,所以量、价两方面下降导致理财收入下降。“这是一个正常现象,整个资管新规所体现的导向,是朝着更有序,更健康的方向发展。作为商业银行来讲,应该积极去落实资管新规的要求。”建行副行长张立林表示。

 

经济观察报 金融市场部记者
主要关注上市公司、证券、银行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