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潘向东:原材料涨价、资金流恶化,是民企两大压力

刘璐2018-09-03 15:2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刘璐 近期通胀预期升温,8月PMI原材料购进价格与出厂价格出现大幅回升。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还是供给不足。

潘向东解释,今年环保限产力度明显加大,加上产能利用率回升至高位,支撑了工业品价格。此外,猪瘟、农业供给侧改革、寿光水灾对部分农产品的冲击也在于供给侧,而房租上涨的根本原因是供给不足。

8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18年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该文强调下一阶段要疏通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机制。

潘向东认为,未来信用环境将得到修复,但结构性去杠杆的大方向不变,信用扩张也是有限度的。

去杠杆的大环境下,一些民营企业的经营性现金流恶化,进而出现了信用违约;与此同时,供给侧的收缩带来原材料涨价加大了民营企业的压力。

潘向东表示,得益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国企利润增速得到了较大的改善,而民营企业多位于中下游,原材料涨价推升了成本,利润空间受到挤压。

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开始,工业企业利润数据出现了一个“偏差”的现象:用企业利润总额计算得到的同比增速与公布值的偏差在近一年来显著扩大。潘向东发现,这一现象基本不存在于国企中,两者的缺口在民营企业中表现尤为明显。

“用民企亏损单位数/国企亏损单位数来衡量民营和国企的‘偏差’大小,可以发现这一比值从2017年8月的3.9快速上升至2018年6月的5.9,而不同统计口径下企业利润增速的缺口基本也是从2017年8月后开始。”潘向东说。

潘向东认为,因为每年规模以上的企业是不一样的,所以口径范围也不一致,随着民企相对于国企亏损程度提升,退出样本数据的企业数量在急剧增长,于是带来的偏差更大。

与民企不同,自供给侧改革以来,国企亏损数的趋势线向下且较为平缓。

“经过这一轮供给侧改革,供给侧的问题已经不在于产能过剩,而是有效供给不足,使得旺盛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从供给侧入手,改革供给体制约束,增加有效供给,经济的困局才能真正被打开。”潘向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