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5家进入万亿俱乐部 城商行净息差收窄 不良拐点难言到来

王涵2018-09-04 14:4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涵 8月末,随着A、H股商业银行中报进入收官期,其饱受资源禀赋、经营管理等影响的城商行交出一份可圈可点的成绩单。

截至8月30日,经济观察报记者梳理19只A股和H股城商行半年报发现,上半年多数城商行总资产、净利润依然保持两位数增长。

但不容忽视的是,城商行不良率下降的趋势显现,但难言拐点到来;同时,负债成本上升快于资产收益率的提高从而造成净息差收窄。

5家资产总额超万亿

城商行服务小微、地方客户等经营特点,使其成为银行业乃至中国经济的“毛细血管”。受区域经济的影响,各地城商行经营状况分化格外明显,发展差距逐步拉大。

从上市城商行已披露半年报数据来看,截至2018年上半年,A、H股共有5家城商行资产规模超万亿元,分别为北京银行2.48万亿元、上海银行1.92万亿元、江苏银行1.85万亿元、南京银行1.19万亿元、宁波银行1.08万亿元。除江苏、南京银行外,其余三家银行总资产增速均保持在“两位数”级别。

而体量稍逊,位于5000亿元以上的有杭州银行、锦州银行、天津银行、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中原银行及徽商银行7家,主要聚集在港股市场。记者通过财汇大数据终端统计发现,城商行“缩表”现象并不严重,天津银行总资产比去年下降7.4%,该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天津银行资产规模“缩表”是天津银行主动调整资产负债结构。

在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方面,A股城商行表现亮眼,除去北京银行净利润同比增加7%外,所有银行增速均在两位数。年初登陆上交所的成都银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幅位列第一,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9%,净利润同比增长28.49%,业绩增长主要归结于利息净收入大增。

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贵阳银行的净利润增幅亦在20%左右。港股市场上,仅徽商银行净利润增幅突破10%,而盛京银行净利润则大跌18.9%,另外9家银行净利润变动较为平顺。

不过,据银监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城商行单季实现净利润为691亿元,较一季度的721亿元净利环比减少2.95%。而整体商业银行二季度单季净利润5100亿元,环比下降2.34%。不难看出,城商行净利滑坡的幅度略大于整体商业银行二季度净利润缩减的力度。从上述分析来看,城商行整体的半年报资产规模和净利润表现可圈可点。

不良拐点来到了吗

不良率贷款率下降作为城商行在优化资产质量上努力的最直接参考指标,那能否表明城商行不良拐点已到?

首先从各家城商行不良率来看,宁波银行的不良率控制尤为突出。截至6月末不良率降至0.8%,相较去年同期下降了0.11个百分点。而今年一季度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75%,其中城商行不良率为1.53%。除此之外,成都银行不良率同比下降最多,降低了0.45个百分点至1.61%;南京银行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上海银行、江苏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均实现下降,不良率贷款率在0.8%至1.56%之间。港股上市的盛京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等不良率稳步降低。“不良率下降的趋势显现,但不知道拐点在哪里。”某华东地区上市城商行内部人士对记者坦言:“城商行是地方经济的晴雨表,银行业务发展依赖着地区本身的发展。而且和银行发展策略息息相关,我们行很早转型做大零售,也很早核销不良资产。控制风险就是降低成本。”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告诉记者:“应该说还没到拐点。今年上半年,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贷款约8000亿元,较上年同期多处置1665亿元。随着监管部门加强对于资产分类准确性的要求,加速了银行真实不良的暴露,而且随着内外需求的放缓,以及前期去杠杆和强监管的影响,未来商业银行或将面临更大的不良资产处置压力。商业银行应及早规划,做实贷款分类,综合运用核销、现金清收、批量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

同时,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向记者表示:“目前不能说明不良拐点就已经出现了,因为经济仍在调整中,去杠杆仍在进行中。”

宁波银行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占不良贷款的比例为74.1%,较2017年末下降4.1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占比0.51%,较年初下降17BP。同时存在部分城商行不良贷款“双升”局面,中原银行上半年不良贷款余额较2017年末增加7.7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88%,较2017年末增加0.05个百分点。此外,该行不良贷款偏离度指标高达216.7%。

值得一提的是,“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这一监管标准发生变化,将对银行不良处置带来压力,带来的后果则是部分城商行拨备覆盖率和资产充足率亟待提升。宁波银行、南京银行上半年拨备覆盖率相对较高,分别为499.32%、463.01%,同比分别提升100.8、12.82个百分点,属于头部状态;其余城商行尚能满足监管要求。

部分城商行息差收窄

在严监管背景下,各大银行生息资产规模增速趋于固化,从而导致资产规模增速在一定程度上被制约,未来中小银行通过快速扩张规模来驱动业绩增长的方式将难以为继。

记者统计发现,以贵阳银行为例,该行上半年利息收入增长25.90%,利息支出增长52.64%,利息净收入增长5.78%。通过银行资产负债表看出,其吸收存款项和发行债券项的支出成本有所增加,是城商行净利息收入放缓、息差降低的主要原因。

在资金收紧过程中,社会融资成本在增加;另一方面,城商行通过发行债券和同业拆入的较高利率,更加抬高整个计息负债的成本率。

而从已披露的城商行半年报数据显示,A股共有4家城商行净息差同比下降0.03至0.3个百分点,包括江苏银行、宁波银行、贵阳银行等。

在港股上市的盛京银行同样面临相似问题。该行净利差由2017年上半年的1.42%减少 0.22个百分点至1.20%。净利息收益率由去年同期的1.53%减少0.23个百分点至1.30%。盛京银行解释称,息差收窄主要是因为负债付息率上升造成,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拆入资金等较去年同期均有所上升。

吴琦表示,“息差收窄,一是资产端不良压力,二是城商行存款压力。存款本质上是客户对银行服务的满意度的体现和客户黏性的反馈,现在资金成本的提高,消费者投资的渠道也越来越多,再像以前一样寻找低成本存款已经不太现实,对于银行来说,更重要的是要提升客户服务能力,通过更优质的产品服务使资金尽可能在银行体内循环,沉淀低成本资金,同时,提升资金配置能力,比如主动负债管理能力、获取优质资产能力和资金运用能力,提高资产端的收益率,积累客户基础。”

鲁政委也认为:“净息差收窄主要是负债成本上升快于资产收益率提高。随着货币政策的放松,未来净息差收窄压力有望缓解。”

华东采访部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