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香港虚拟银行终于要来了,腾讯小米等巨头早已虎视眈眈

老盈盈2018-09-07 22:33

 (图片提供: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老盈盈 谁是第一批香港虚拟银行牌照的持有者?谜底很快揭晓。按照香港金管局的说法,今年底或明年首季将开始发放虚拟银行牌照。截至8月31日,金管局已经收到约30家机构递交的申请书,其中有部分机构递交的申请资料比较齐全完整。

根据香港金管局相关指引规定,机构拿到牌照之后很多银行的业务都可以开展,但有申请牌照的机构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据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具体业务可能要根据各家不同的方案再拟定,每一家情况都不一样,有的可能会做得更全一些。

不少机构盯上了这块“香饽饽”,这其中包括香港本土的传统银行、金融科技公司,也有内地的科技巨头。对于前者而言可以让自己的业务更完善,进一步构建生态圈;对于后者,香港作为境内机构走出去的桥头堡,可以为其后续布局欧美等发达国家市场积累经验。

在虚拟银行的背后,或许是香港对提升金融科技能力,维护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心理战”,因为在这一波金融科技浪潮中,面对内地和其它地区的激烈竞争,香港是否落后了?至少,其近年力推七大金融科技措施和努力打造智慧城市,昭示其希望迎头赶上。

现在,巨头、金融科技公司、香港监管局都在下一盘怎样的棋?

虚拟银行来了

WeLab(我来贷)在8月向香港金管局递交了“虚拟银行”牌照的申请。

8月31日,香港首批虚拟银行申请关闸。6个月前,香港金融管理局宣布对2000年颁布的《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简称《指引》)进行修订,并在完成公众咨询后于5月底正式对外公布。按照金管局的指引,“虚拟银行“是为主要透过互联网或其他形式的电子渠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零售银行服务的机构。

WeLab创始人及CEO龙沛智先生表示,相比传统银行,虚拟银行具有三大竞争优势:首先虚拟银行由于无须开设大量分行网点,参考外国部分虚拟银行,其成本只是传统银行的三分之一,由于成本较低,虚拟银行开户门槛极低;虚拟银行主要通过网络提供服务,服务时间相当具有灵活性,客户可以在网上随时随地开设账户;虚拟银行由于侧重金融科技元素,可借助金融科技拓展更多新服务,加上团队执行力强,设计及推出新服务的时间较短,令其在产品及服务创新上具有优势,加强客户体验。《指引》修订明确规定,虚拟银行的申请设立必须满足最低3亿港元的资本要求,同时必须有实力强大的母公司在背后提供支持,而且要准备好市场退出计划。

另外金管局在《指引》中指出,在审批这些发牌申请时,金管局会优先处理能证明具备以下条件的申请人的个案,例如申请人具备足够的财务、科技及其他相关资源经营虚拟银行或者申请人的业务计划是可信和可行的,能提供新客户体验,并有助促进普及金融和金融科技发展;申请人已经建立或有能力建立合适的信息科技平台支持其业务计划等。

“WeLab是较早一批认可和支持金管局发起虚拟银行做法的企业,早在2月份金管局决定着手修订这个指引的时候我们已经有意愿去申请。“WeLab方面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这家金融科技公司于2013年在香港成立,从事纯线上贷款服务,一年后进入内地市场深耕消费金融。WeLab方面认为,过去公司已建立成熟的金融科技解决方案,虚拟银行跟公司经验很匹配,相信有能力和经验去做这个事情。WeLab香港目前做的是纯线上的贷款业务,如果申请了虚拟银行牌照,或许可以构建整个线上的生态圈。

香港金管局在回复经济观察报记者的采访提纲时表示,截至8月31日,金管局已经收到约30家机构递交的申请书,当中有部分机构递交的申请资料已经比较齐全完整了。但对于具体申请机构名单金管局表示不会公布,亦不会评论审批进度,金管局会在批出牌照时另行作出公布。

“金管局会仔细并尽快评估申请,我们争取可以在年底或明年首季开始向虚拟银行发出牌照。”金管局回应经济观察报记者称。

巨头“围猎”

“虚拟银行”的魅力不仅吸引香港本土的金融科技企业,也有不少香港传统银行。

东亚银行联合Airwallex及红杉资本组成合资公司,已向金管局递交虚拟银行牌照申请。“虚拟银行的目标客户群主要是中小企及个人客户,利用金融科技的创新模式,可将服务廷伸至以往未能覆盖的中小企及个人客群。日后随着法规配合,东亚银行可藉虚拟银行平台,拓展大湾区个人金融服务。”东亚银行方面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东亚银行副行政总裁李民桥在近日的业绩记者会上表示,未来会加码投资科技,包括AI、API及提升网络安全等,未来三年每年投资金额达10亿元。

中银香港也在业绩大会上强调,相信引入虚拟银行,可提升本港科技创新,目前该行正研究申请虚拟牌照申请,但暂时未可披露。

国内的科技巨头也对虚拟银行牌照非常青睐。

腾讯一位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腾讯的确有意在香港申请虚拟银行牌照,但并非如外界所说以微众银行独资申请。目前腾讯正大力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的金融科技发展,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企业,上述内部人士表示腾讯一直坚持走科技普惠之路,并希望通过金融科技推动大湾区互联互通,这也是考虑申请虚拟银行牌照的原因。

今年6月,腾讯正式宣布成立腾讯金融学院(香港)及粤港澳大湾区金融科技实验室,腾讯金融学院(香港)将整合包括腾讯金融科技业务在内的各方资源,打造开放式平台,推动金融科技在香港的发展;而粤港澳大湾区金融科技实验室将与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一起承接香港金融科技相关的课题研究工作,同时还将为创业者输出腾讯的底层技术服务能力,并帮助他们开拓内地市场;还会将一些创新应用放入实验室,比如虚拟银行、智慧银行、区块链应用等等。对于目前虚拟银行牌照最新的进展,上述人士表示没有最新的消息可以透露。

瞄准香港虚拟银行牌照的或许不只有腾讯这么一个内地科技巨头。

据香港媒体报道,蚂蚁金服曾考虑与长和合作,目前或先独资申请牌照,经济观察报记者向蚂蚁金服方面求证,其回复称对此事不予评论。此外,同样是香港媒体报道,京东金融已经敲定与中银香港于今年6月成立团队负责研究虚拟银行营运模式并建立系统。另有报道称,众安在线、百仕达及中信银行(国际)已组成合资公司“众安虚拟金融有限公司”,中国平安此前考虑与八达通进行合作,近日决定于旗下平安科技独资申请。对于上述消息,经济观察报记者分别联系京东金融、众安科技与中国平安,均表示不予置评。

8月22日,小米中报业绩会上,小米首席财务官周受资直言:小米正在认真调研香港虚拟银行的机会,对香港金融市场创新的机会非常看好,不排除与当地金融机构合作的可能性。经济观察报记者同样致电小米公关部负责人有关虚拟银行牌照申请的进展事宜,该人士表示一切以业绩发布会上首席财务官的口径为准,没有更多消息可以透露。

为什么科技巨头都会这个“虚拟银行”牌照如此热衷?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巨头都有国际化布局的规划,而持牌经营是前提,以合理的成本获取尽可能多的金融牌照,对巨头而言属于战略性选择。同时,香港金融市场与欧美市场有很大相似性,作为境内机构走出去的前站,在香港市场的探索,也可以为巨头后续布局欧美等发达国家市场积累经验。

值得一提的是,虚拟银行与国内的直销银行颇为相似。近年来,国内也兴起了直销银行的业务,不少股份行和城商行都有布局,也有非银机构涉猎。多盈财富此前是泊头农信运营的直销银行平台,9月初称“由于监管政策叫停的原因,多盈财富直销银行平台不得不停止相关业务”,平台将实施良性退出。

就此,浙商银行原行长刘晓春告诉经济观察报,内地的直销银行与香港的虚拟银行有同有不同。相同的是,都是线上办理银行业务。不同的是内地没有监管定义和规定,是商业银行自身办理业务的一种形式和渠道。香港是金管局明确发条例进行规范的一种银行机构。而内地非银行机构退出直销银行,可能是因为为了遵守持牌经营的原则。

香港发力金融科技

香港金管局在回复经济观察报记者邮件中表示,虚拟银行的发展将可推动香港金融科技的应用和创新,并能为银行客户提供新体验,及有助促进普及金融。

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民看来,金管局推行虚拟银行牌照更多不是内生的,而是外延式的目的,香港要跟最新的金融科技接轨,提升香港金融科技能力和维持自己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目前所有的香港银行都有线上平台,操作非常方便,本地银行对香港市民的服务已经是挺充分的。因此就仅仅为了香港700万的人口,推广虚拟银行是完全没必要的,这事要放在整个金融科技发展的框架下去理解。”刘民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现在金融科技内地发展的很好,过去传统金融通过交易去甄别个人信用,现在内地可以通过社交数据、消费场景应用等多维度甄别个人信用,相比香港来说是非常领先的。

2017年5月,香港金融发展局发布的一份关于《香港科技的未来》报告中也指出,随着金融危机后监管制度的改革以及科技的快速提升,金融科技公司和支援金融科技的机构纷纷提出卓见,展现优势。英国、新加坡、瑞士和澳洲等国引入了有利金融科技发展的政策法规,而在规模方面,中国内地已经是全球金融科技领导者。然而,香港尽管有大型的金融业务,但在金融科技的发展依然有限。

该报告指出,在开拓客源方面,香港只是一个小市场,并且已经由现存的金融服务公司占据。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香港在制定金融规例和政策时并没有顾及金融科技。其他问题还包括公营部门欠缺整体协调、缺乏创新技术和成本高昂等。长远发展来説,香港拥有强健的”金融“业务,但没有强大的“科技“实力。香港正面对其他对手迅速发展金融科技所带来的激烈竞争。

香港管理层似乎已经意识到问题的症结。2017年底,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快马加鞭推出七大金融科技举措,除了修订虚拟银行指引外,还推出方便遥距开户的“银行易”、升级版金融科技监管沙盒2.0,同时计划今年9月底推出快速支付系统,实现随时随地互相作港元或人民币即时转帐服务等措施。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经在公开场合表示致力发展金融科技及创新,推动香港变身智慧城市刻不容缓。她指出,政府将在数个范畴继续工作,包括开放数据,以刺激社会创新,如开放健康数据,创新方案有助更有效监测传染病,政府资料一线通将开放更多交通、教育及健康相关的数据。另外,她认为创科基建同样重要,港深创新及科技园落成后将会是香港最大型的创新及科技中心。“在未来十年,金融科技将会大大改变现今的金融服务交付模式,对香港至為重要。金融服务占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18%,占就业率的6%,影响相当大。现今业务模式中,很多工作和业务流程间的摩擦都可以透过金融科技得以消除。这意味着客户将得到更好和更便宜的金融服务,但同时亦会影响现有的就业机会和收入流。寻找新的就业机会和商机(包括新的金融科技服务),对香港来说至关重要。“上述报告称。

金融市场部 华南记者
关注大金融领域、华南金融机构及香港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