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云淡出阿里是一个系统性工程

冯庆艳2018-09-11 11:5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冯庆艳 任航 马云说,他的退休并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马云于1999年在他杭州的公寓里与17个朋友一起创办了阿里巴巴,在他的掌舵下,阿里集团涉猎了包括电商、团购、金融、第三方支付、影视、媒体、旅游、物流、房地产等诸多产业,9月10日教师节之际,马云宣布将于次年的这一天卸任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届时将阿里交棒到现任的阿里集团CEO张勇手中,而他自己,未来的绝大部分精力将投向慈善教育事业。

在马云宣布传承计划这一天,阿里盘前股价160美元,跌近2%,总市值4176亿美元。这一市值虽然比高峰期5300亿美元蒸发1124亿美元。但与2014年刚上市时的1700亿美元相比,依然是大了不止一圈。在阿里不断变强变大的同时,马云也被外界冠以“卓越企业家”的称呼,与其并列的是华为的任正非。

巧合的是,今年3月任正非卸任华为董事长,但与74岁高龄卸任董事长的任正非不同的是,马云明年如期隐退的话,将成为比比尔盖茨退休还要早的人,比尔盖茨45岁卸任微软CEO,马云48岁卸任阿里CEO,比尔盖茨59岁卸任微软董事局主席,马云将于55岁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这在华人企业家圈里是一个“特例”,“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不少企业家或主动或被动地延迟了自己的退休时间,67岁的刘永好目前仍是新希望集团董事长,73岁的宗庆后目前依然是哇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一手创办美的集团的何享健在70岁高龄时卸任美的集团董事长,将权棒交给职业经理人方洪波手中。

外界更关心的是,马云淡去后的阿里到底有着怎样的明天。这也是马云多年前就开始考虑的事情。

马云在发布的公开信中解释他的传承计划,他说,这是他深思熟虑认真准备了10年的计划。的确如此。2009年,马云在蔡崇信的帮助下建立合伙人制度,用来化解“英雄式人物”对一家公司后期发展的“反噬”作用,解决规模公司的创新力问题、领导人传承问题、未来担当力问题和文化传承问题。这些也是所有中国规模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必须面对的考题。时间走到2013年,马云卸任阿里集团CEO,交棒给了陆兆禧,过了两年,张勇又从陆兆禧手中接过CEO的权棒。

阿里巴巴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里显示,阿里截至今年7月份的股权架构,除了软银和Altaba(曾经雅虎核心业务更名)合计43.6%的股份外,阿里高管和董事持股合集9.5%,马云个人仅持股6.4%。去年马云接受媒体采访称,他从2012年卸任CEO以来就在筹备退休,“我不想死在办公室,我想死在沙滩上。”但马云9月10日的公开信也承诺,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

明天,风浪依然会存在,比如《电子商务法》的出台为代表的监管趋严,比如中美贸易战的大环境,比如拼多多等新经济企业的诞生发展,在依然凶险的环境之下,如何确保这艘巨舰顺利向前,是现实对马云筹备10年的传承计划的一个考验。

TMT新闻部主编、资深记者 关注TMT(科技/媒体/电信)领域的重大事件。
擅长调查、深度及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