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怀南:在母婴社区赛道上跑了11年一直被低估 宝宝树想用上市教育港股市场

钱玉娟2018-11-27 21:08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香港报道 11月27日,从美国飞回来的宝宝树联合创始人、经纬中国合伙人邵亦波现身香港交易所,在与宝宝树创始人兼CEO王怀南拥抱过后说道,“我也带了一条黄色的领带。”邵亦波说着就从标有“Bo”字样的黑色背包中拿出领带戴上。

经济观察网记者问他原因,“怀南跟我说好了,上市这天都要扎一条黄色领带,代表吉利。”

再看王怀南,金丝边眼镜背后那双眼睛,炯炯有神,从候场走来,不时与合作伙伴及相关投资人握手或微笑致意。经济观察网记者注意到,王怀南系着的那条正黄色领带上,有着规则的小动物图案,搭配黑色的正统西装,在成熟稳重中又不失活泼。

王怀南及宝宝树CFO徐翀在敲钟现场,分别与主理嘉宾等一一合影留念。

之后王怀南面向在场包括投资人、合作伙伴、机构投资者、媒体等百余位观礼嘉宾,振臂发出了“一起六一(其股票代码:1761即取其意)”的致辞,并挥舞着鼓槌敲向了那面港交所的标志性铜锣。

槌落盘开,宝宝树正式登陆港交所上市。为了等这一天,王怀南用了11年。

创业就是起跑

让王怀南想不到的时,2006年已经加入经纬美国的邵亦波来找他时,竟然让40岁的他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

实际上,在2005年时,正巧赶上了王怀南的妻子怀孕“二胎”,让王怀南难以接受的是,在当时的互联网上竟然鲜少能查询到相关的孕婴知识等。

这给曾在谷歌、宝洁等大公司工作过的王怀南以创业的灵感。在他看来,世界上有两种生意,一种是满足所有人的某一类需求,比如购物、搜索、邮箱;第二种便是满足某一类人的所有需求。

在王怀南看来,“当时的育儿市场几乎是空白的。”于是40岁的他决定从这个领域入手创业。2007年,王怀南、邵亦波、孙志俊共同出资了几十万美金,创立了宝宝树。

王怀南自己都未曾想到,这一起跑竟是十余年。从起初创业,宝宝树做的就是社区化的知识交流,让爸爸妈妈们无限上传照片和问答,让妈妈们相互之间可以进行知识分享。“在孕期和新生儿阶段,布局刚性、高频的育儿知识需求,下一步就是孕妇间的交流和育儿记录。”彼时,王怀南认为社交平台天然比电商平台更具有市场亲和力,他规划“宝宝树运营的前7年不做电商,只发力做线上交流平台。”他坚决要保留宝宝树作为一个父母交流社交性平台的属性,然后再去满足其他的商业需求。

2007年创立后,从帮助妈妈们交流获取知识,解决孕育生活中的难题,宝宝树还“慢跑”经过了pc向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那个时代,这期间宝宝树建立起了宝宝树孕育社区及小时光的工具服务,并于2015年2月才推出了母婴电商平台——美囤妈妈,完成了包括电商在内的互联网产品矩阵排列。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进入宝宝树投资者行列的复星国际,在与其合作期间,宝宝树强大的消费端用户数据和流量,都能与复星形成强强联合,共同在大健康、C2M、家庭金融等方面挖掘新的商业模式。

虽然今年6月时阿里才宣布战略投资宝宝树,早在近三年的合作推进电商模式的过程中,两者建立了互利共赢的伙伴关系。

王怀南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至今的3年间,宝宝树开始努力敞开平台和花园,将社交平台的电商属性进一步打开,与阿里展开了深度合作。

“宝宝树是商业化、社会化的流量入口。”王怀南深知,近3年的中后台实践中,宝宝树更希望比自己运营效率高、更优秀的大平台来做中、后台,而这一理念与阿里巴巴不谋而合。

针对与阿里的合作,王怀南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宝宝树负责前台巩固对母婴社区和母婴人群的心智基础,而阿里担负起了中后台的赋能职责。”

“BPB”商业逻辑

在采访中,宝宝树副总裁兼商业总负责人魏小巍道出了宝宝树在发展进程中做决策的三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性是我们自己去做这个事情,即B-Build,涉及宝宝树核心的东西一定会选择自己做。”魏小巍所言即是宝宝树创立的前8年所深耕的社交平台模式。

其次,宝宝树还会选择一个强大的合作伙伴Partner,即P,在魏小巍看来,“术业有专攻”,像电商就是阿里巴巴与宝宝树相互选择成为伙伴,而在大健康、C2M、家庭金融等领域,宝宝树则选择了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复星国际合作。

在敲钟仪式现场,复星国际CEO汪群斌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复星一直要打造围绕家庭用户的健康生态系统,“尤其是年轻家庭,从结婚到备孕生子。”汪群斌认为,宝宝树的模式是复星整个生态系统中C2M模式的一个重要环节,因此通过投资合作赋能。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复星与宝宝树在健康医疗方面不仅有专家、产品和服务方面的合作,同时相互也可以在生态系统中相互支持。

汪群斌谈及宝宝树上市恰逢香港的冬天,巧合的是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也在今天发布题为《在冬天上市的,大多是好企业》的公号文章,指出“真金不怕火炼,市场也永远需要有价值的好公司。”

在郭广昌看来,王怀南带领的宝宝树是一家有价值的好公司,他还给出了一组数据,2018年7-9月,宝宝树平台上有1.75亿的平均月活跃用户。这在不少企业面临流量天花板的当下,无疑表明了“宝宝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被汪群斌称之为“自带流量”的宝宝树,自身因为用户的特点则具备了独特的流量合成形式,在王怀南看来,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宝宝树的盈利能力,“平台上的知识付费、用户学习和健康的需求,上述三件事情足以让宝宝树成为母婴和年轻家庭端盈利的最大支撑点。”

数据显示,宝宝树2017年的净利润1.4亿,2018年前半年净利已接近去年全年净利的85%-88%。这让王怀南有底气,“在母婴赛道,不论是做电商还是做广告,无论产品形式是工具还是社交或电商平台,今天基本上没有盈利的公司,更不要谈规模性盈利。”当然,宝宝树在长达11年的马拉松式长跑中已然是盈利冠军。

对此,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有别于单一的社交或电商平台因为渠道和平台原因脱钩,“宝宝树在母婴社区月独立访问量达2亿,这一庞大的流量和大数据‘千人千面’经验反哺电商,便解决了流量和客源的问题。”曹磊表示,一定程度上宝宝树发挥出了社交电商的价值。

在曹磊看来,通过母婴+电商+社交的闭环,宝宝树不仅电商盈利,更以母婴生态为突破口,直接打通了家庭生态体系。他建议宝宝树上市后在加固城墙的同时,也要寻找其他更多的变现路径,不断延伸至其他产业链条或家庭消费领域中去。

王怀南虽然提出了未来会有更多弯道超车的机会,但在招股书及采访中并未进行太多阐述。不过,当记者随后从魏小巍处了解到,目前宝宝树已经与吉利、行圆汽车等进行广告营销合作,而对于此前发出的与复星和众安合作进入家庭金融领域,则是从家庭角度切入满足相应的保险保障等服务需求。

对于未来可能,魏小巍提出了最后的一个B,即BUY。对于宝宝树此番上市募集资金的用户,外界揣测会否迎来新一轮的行业投资并购潮,王怀南也做出了回应。

“投资并购都要符合宝宝树的核心利益和战略发展需要。”王怀南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除非是优秀的技术流团队,未来会将视野放在北美、东南亚这样的市场上,这不禁为宝宝树未来的国际化埋下了伏笔。

王怀南:被低估不可怕

在宝宝树敲钟上市前,将每股发售价格定为6.8港元,引发业内关注,在王怀南的逻辑理,近来的港股可以用“准冬天”来形成,即便如此,在价格上做出牺牲要流血上市,但宝宝树依然要上市这个决心超出了其他考量。他认为应该相对动态地看宝宝树的价格,“我们绝对要拿到这张船票,手里有足够的子弹后再在国内外进行投资和整合。”

曹磊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虽然国内经济环境相对低迷,但母婴市场却很活跃,消费升级的需求远远超过下行势头,“与宝宝树前后脚公开招股的同程艺龙也是低端定价,而同期赴港提交招股书的大部分企业目前IPO尚未更新进展。”他认为一系列现实情况下,宝宝树仍如期推进招股进程,逆风上市,也说明了资本市场对宝宝树所在的母婴行业的稳定发展性、抗周期性较为认可。

事实也确实如此,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宝宝树今日上午开盘价为6.91港元,较发行价涨幅达1.6%,随后更是持续拉伸,盘中最高报7.15港元,涨幅达5.15%。

尽管宝宝树股价在午盘之后有小幅破发,但在今日收盘时最终报6.87港元,上涨1.03%,交投量约5706万股,总成交额约3.93亿港元。

“宝宝树在今天这样的冬天还能侥幸上市,我觉得很幸运。”王怀南坦言,上市和融资并没太大区别,同时也不是什么金榜题名,接下来对于宝宝树而言的重中之重是——在港股市场还需要做更多教育,真正让投资人理解“宝宝树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回看创业至今上市的11载历史,王怀南说了一句“狠话”,“我们没有一次是被人高估的。”他感慨到,在发展过程甚至是这次IPO的过程中,宝宝树不断被竞争对手或投资人低估,但总在它们迈过一个坎儿的时候,收到投资人的反映是“对不起,我当时真得看走眼了,没有投你们”。

在王怀南看来,宝宝树一直是在一个没有参照系的赛道上跑,“跑着跑着,有时候自己心里也会有很多恐惧。”但让他庆幸的是,如今宝宝树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市场以结果。

“被大家低估总比被高估好。”王怀南说,即使宝宝树股价低端发行,但很多投资人拥有这个股票若是持续六个月,就会感受到公司的成长,“11年来,我们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王怀南一直对创业初期经纬中国的那笔投资怀有感恩之心,正是这份支持让他在被低估时有自信走下去。如一位宝宝树员工看到邵亦波与王怀南在敲钟前的拥抱时发出感慨:俩人从一起创业到11年后上市,很不容易。

TMT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并报道TMT领域的重大事件,时刻保持新闻敏感,发现前沿趋势。擅长企业模式、人物专访及行业深度报道。
重要新闻线索可联系qianyujua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