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建议对同业负债口径进行重新审视和调整

胡艳明2018-12-12 15:34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艳明 “现在越来越多的居民将储蓄转为各类理财产品,很多大型企业将资金归集到财务公司运作,这些资金最终还会流入银行,但在属性上已经从一般性存款,转变为主要用于调剂银行间流动性余缺的同业负债。”在12月12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第十三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上,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提到,社会资金流动的结构性巨大变化,已经对社会资金配置的合理性、有效性产生深刻影响,他建议,根据我国金融脱媒的实际情况,对各种社会资金属性和功能界定,包括同业负债口径进行重新审视和调整,激活金融一池春水,为银行服务民营企业提供更加充足、更加匹配、更加廉价的“弹药”。

在演讲中,陶以平就民营企业金融服务问题提出思考和建议。他指出,当前,一些民营企业遇到了困难和问题,中央高度重视,金融部门积极行动,提出了一系列方案措施,积极提升服务民营企业的质效。兴业银行重点在几个方面加大工作力度:

一是狠抓战略引领和组织推动。深入实施转型发展战略,加快推动客户服务体系改革落地,持续优化服务民营企业的机制和流程,多市场、多渠道、多产品全面加大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力度。同时,对民营企业进行分层分类,根据大、中、小型民营企业不同特点,采取差异化服务模式,强化解决问题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二是大力推进研究先行和技术应用。在业内率先将研究和信息科技公司化运作,在分行全面设立尽职调查中心,强化趋势研究、政策研究、行业研究、区域研究、客户研究,广泛利用先进信息技术建设安全银行、流程银行、开放银行、智慧银行,将民营企业的各项金融服务,以及相关的风险识别、监测、控制与处置,全都建立在深入细致的专业研究和先进科学的技术应用基础之上。

三是坚持做实“三沉”“三问”。对民营企业沉下身、沉下心、沉下力,切实加大和优化金融供给,帮助民营企业解决发展中遇到的难点、痛点、堵点,为民营企业“输血”助力;始终重视解决好“融资干什么,还款靠什么,出了问题怎么办” 这三个最基本的问题,实现业务发展与风险防控的平衡统一,并融入到经营管理的全流程、各环节,长久稳定地服务好民营企业。

四是努力做好“三升”“三降”。在持续加大信贷融资的同时,充分发挥本行经营特色和集团优势,积极提升非信贷融资、提升多元服务、提升审贷效率,助推民营企业降低杠杆、降低成本、降低风险。通过非信贷为民营企业引资融智,广开资金来源渠道。截至10月末,我行债务融资工具承销金额和发行支数在同业排名双项第一,存续债务融资工具中,民营企业有75支、合计金额697.5亿元,占总规模的9.82%,占全市场民企存续规模的11.05%,全集团民企信用债投资、信托融资、租赁融资、票据融资、供应链金融、权益性融资等业务都有大幅增长。通过结算、增信、财务顾问等多样化金融服务和减费让利,帮助民营企业加快资金周转,减少融资需求,降低财务成本。通过投贷联动、产业基金、资产证券化等业务,降低民营企业财务杠杆率。通过研究先行、风险内嵌、担当提升等措施,与民营企业共渡难关,防范信用违约、股票质押等各类单体风险演化为系统性风险。

五是不断强化科学问责和正向激励。在风险资产、资金定价、财务资源、专业研究、科技投入等方面,加大对民营企业业务倾斜支持力度,设立民营企业客户营销拓展专项绩效奖励,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调高民营企业业务风险容忍度,完善尽职免责机制,使服务民营企业成为业务发展的自发着力点。

“我们在实践中感受到,在金融服务民营企业问题上,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目标要求与配套措施不匹配、金融服务与客户需求不相符、业务发展与风险防控不平衡等问题,为更加有效落实中央和金融监管要求,推动民营企业金融服务上新台阶,还需要在这些方面下更多功夫。”对此,陶以平提出几点建议。

一是从总量宽松到存量疏通。今年以来四次降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流动性总体充裕,但社会融资增速仍然较低,前三季度比上年同期少2.32万亿元,市场普遍认为需要持续疏通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机制。过去市场比较关注资产脱媒,实际上资金脱媒趋势更加明显,现在越来越多的居民将储蓄转为各类理财产品,很多大型企业将资金归集到财务公司运作,这些资金最终还会流入银行,但在属性上已经从一般性存款,转变为主要用于调剂银行间流动性余缺的同业负债。全社会增量存贷差,2016年为3.13万亿元,去年变成负的1.02万亿元,今年进一步扩大到负的3.69万亿元,逐步增大,当前大中型银行的存贷比基本都在90%以上,有的甚至超过110%。社会资金流动的结构性巨大变化,已经对社会资金配置的合理性、有效性产生深刻影响,建议根据我国金融脱媒的实际情况,科学、准确借鉴国际标准和国际经验,对各种社会资金属性和功能界定,包括同业负债口径进行重新审视和调整,激活金融一池春水,为银行服务民营企业提供更加充足、更加匹配、更加廉价的“弹药”。

二是从传统信贷到多元金融。目前,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焦点仍在传统信贷上。事实上,企业金融服务需求多元化、综合化的趋势非常明显,越来越多的企业需要通过金融市场来增加多样化融资来源,包括通过发债来改善融资结构,通过资产证券化来盘活存量、优化增量,通过权益性融资来降低杠杆水平、增强长期限资金运用能力,等等。在这方面,可以改进、提升的空间很大,需要深入贯彻让金融市场在配置社会资金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大力发展直接融资等宏观导向和政策要求,在加大治理金融乱象、防范金融风险的同时,持续深化金融改革,进一步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培育金融市场,鼓励商业银行创新发展,在加大传统信贷投放的同时,以更多样化的直接融资工具和手段,更好满足民营企业的多元金融服务需求。

三是从分散风险到消减风险。根据我的观察,民营企业“融资难,信息对称就不难;融资贵,真讲信用就不贵”。银行作为吸收存款而放贷盈利的企业,确保存款安全是天职,贷款赚取利差是本性,本应“喜贷”而非“惜贷”,为何对贷款需求旺盛的民营企业不敢贷、不愿贷?除银行自身主动作为力度不够外,主要原因是信息不对称、信用不完善,银行难以准确识别民营企业还本付息的意愿和能力,难以确保贷款安全和存款安全。当前,为推动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市场各方在增信工具创新、担保机构设立、债转股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也取得了很好效果,但我认为这些还都在风险缓释、风险分担甚至风险转移的层面,更为重要的是围绕消减民营企业融资风险做文章。既要进一步激活用好社会大数据,减少信息不对称;也要进一步打击恶意逃废债、套现跑路等行为,增加失信违约成本;更要持续改善民营企业营商环境,增强民营企业经营发展的稳定性和确定性。总之,落实中央和金融监管支持民营企业的要求,要遵循规律、主动作为、对症下药,寻找治本管长之策。

金融机构新闻部记者
主要关注上市公司、证券、银行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