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程实:美联储的“压力测试”,对人民币冲击有限

吴培源2018-12-20 15:36

经济观察网 实习记者 吴培源 12月20日,美联储进行年内第四次加息。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2019年美联储加息步伐会放缓,或减少到加息两次,加息落地时间重心靠前,中美利率局部倒挂延续,但不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显著冲击。

程实认为,2019年美国中性政策利率水平大概率是3%,从加息层面来看,为达到这一中性目标,总共需要12次加息。从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已经进行了9次,未来还剩下最多3次的加息空间。

而根据美联储既定的缩表方案,至2019年7月,累积缩表的效果约等于1次加息(25个基点),因此,程实预测2019年美联储的剩余加息空间将进一步缩减至2次左右。

程实表示,2019年美联储有望从“快加息+慢缩表”,转变为“慢加息+快缩表”。

事实上,2019减少加息次数也和美国劳动力市场有关,当下美国劳动力市场处于或超过充分就业水平,但程实认为这一状态难以持续,

劳动参与率预计将见顶回落,未来十年或将下降2.5个百分点,且劳动力市场盛极而衰的临界点已经悄然逼近,2019年将出现拐点。

因此,程实预计美国经济的强劲表现仅能延续至2019年二季度,这不仅增强了美联储放缓加息步伐的动机,也决定了剩余两次加息的具体落地时间有望重心靠前,以匹配美国经济2019年“先扬后抑”的走势。

在11月29日鲍威尔发表鸽派演说后,美债收益率曲线迅速趋平,中短期限利差(5年-3年)自2007年后首次出现倒挂,而长短期限利差(10年-2年)亦连创新低。但程实认为,在美联储加息降速和市场的调整的共同影响下,2019年美债收益率倒挂有望“先强后弱”。

“对金融市场而言,与今年10月初类似,美债10年期收益率骤然反弹所造成的冲击波需要提前防范。”程实说。

除了美债收益率倒挂之外,今年11月以来,中美短端利率(1年期和2年期国债收益率)亦出现倒挂,同样为2007年以来的首次。

对此程实认为,2018年中美两国货币政策的分化是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 2019年中美利率倒挂的演变亦将取决于两国货币政策的走向。

程实预计,在这个问题上,央行仍将坚持“以我为主”的政策取向,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健中性、边际趋松,2019年多轮定向降准将大概率有序落地,但调降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较低;而美国方面已迈过加息尖峰,明年加息步伐将大概率放缓,且重心前移。

因此程实预测,中美利率的局部倒挂或将在美联储2019年两次加息完成前温和延续,但是长期有望渐次消弭,预计不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显著冲击。

“如果中国经济能够在2019年上半年守住增长底线,则将从根本上引导人民币汇率重返长期稳态。”程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