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科技重组困局:下一个拟并购标的又是谁?

邹晨辉2019-01-31 20:4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邹晨辉  1月31日,深圳市大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134.SZ、下称“大富科技”)股价继续下跌,报收9.18元/股,总市值70.46亿元。

大富科技在通信行业曾一度和华为、爱立信、阿尔卡特-朗讯、博世、康普等全球知名企业合作得“如鱼得水”,但如今却遭遇重组连续失败,股价大跌的尴尬局面。

重组再失败

1月29日,大富科技发布《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时间回到2018年3月18日,大富科技公布资产重组方案称,大富科技已与重庆百立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立丰”)实际控制人、股东签署了《交易意向框架协议》。

具体看,大富科技拟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方式购买百立丰51%以上股权,各方初步同意,百立丰100%股权交易价格的预估值初步确定为人民币16亿元-19亿元。

百立丰是重庆本土最大的手机及智能终端研发制造企业,2017年重庆100强企业排名45,市场份额近三年稳居国内前十。

该公司专注于智能终端研发、移动互联网运营以及智能制造生态链产业园打造,目前百立丰形成了以智能终端为基础纵向布局产业链上游面板、内存、芯片等核心资源,横向拓展智能硬件、智能家居、软件研发等生态链系统。2016年百立丰被国家科技部认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但时隔不到一年,大富科技上述重大资产重组事宜又“泡汤”。

大富科技上述1月29日公告中,给出的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原因是:公司聘请的独立财务顾问长城证券组织相关中介机构持续开展相关尽职调查工作,期间,长城证券向百立丰发出了《百立丰销售收入核查及前期重点关注事项进展》,对涉及百立丰收入、成本、费用等的真实性、准确性及完整性等核查所需的资料及走访、获取声明等核查安排提出了要求。

但截至目前,百立丰仍然未提供上述待核查事项相关的支撑性单据,并配合独立财务顾问完成函证、走访、获取声明等核查工作,独立财务顾问无法对百立丰在报告期内收入、成本、费用等的真实性、准确性及完整性等发表意见,因此无法开展进一步的核查程序,项目无法继续推进。

根据公司与百立丰股东于2018年5月23日签署的《深圳市大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现金购买重庆百立丰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之框架协议》(以下简称“框架协议”)第十一条附则2款的约定,框架协议于2018年9月23日自动终止。而且,自框架协议自动终止后,公司与相关中介机构至今无法完成尽职调查工作,无法确定就预付款转为百立丰股权的估值对价。因此,为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困局

这并非大富科技第一次重组失败。

根据经济观察网此前报道,自2017年开始,大富科技就开始走上资产重组的道路。

先是在2017年2月9日,大富科技因重大事项申请股票停牌。根据当时大富科技公告,其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交易对象为深圳市配天智造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配天智造”)。

但在逾2个月后的2017年4月18日,大富科技再次公告披露该公司重组的框架公告时,重组标的就已经变更为拟收购配天智造、东莞市领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正电子”)、东莞市湘将鑫精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将鑫”)、珠海高凌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凌信息”)4家标的公司。

在该公司停牌满6个月后的2017年8月9日,大富科技再次披露了其重组的草案,此大富科技的重组的标的再度变换,由此前披露的4家公司,变更为只收购湘将鑫一家。

在此期间,深交所互动易上,多个问题问到公司重组是否顺利;此外,还有投资人表示,根据创业板相关规则,在公司股票停盘期间,公司有义务披露关于重组标的的简单情况。请董秘履行自己的职责。

为此,大富科技一度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在问询函中,深交所称大富科技办理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申请时调查不充分,未经充分论证及审慎决策,停牌期间交易标的由1家增至4家,后又减少为1家。公司股票停牌超过6个月,严重影响了投资者正常交易权利以及投资者知情权。

在上述1月29日的公告中,大富科技表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终止,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存在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情形。公司对本次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给广大投资者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对于大富科技的投资者来说,它们正焦虑的等待着大富科技下一个重组标的又是谁,重组是否能成功?经济观察网记者将对此保持追踪报道。

华南新闻中心记者
关注华南证券、基金、上市公司、香港金融市场领域。擅长财经事件和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