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翟天临博士学位被疑掺水 学霸人设面临崩塌?

李静2019-02-10 21:05

(图片来源:全景图片)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静 谁能想到,刚刚在春晚舞台上扮演打假警察的演员翟天临,却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中身陷“论文门”事件。

该事件起源于翟天临在与网友的直播互动中,他说了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引起网友怀疑,随后有人指出已经取得博士学位的翟天临,却无法在知网中查到其博士论文,被疑学历可能掺水。更有网友将翟天临读博期间的工作日程制成表格。该表格显示,翟天临读博4年时间里,一共参与主演11部电影电视剧,参演7部,同时接了24个代言,录制了17个综艺节目。

面对质疑,2月8日,翟天临工作室发表声明回应称:“2018年8月26日,我司艺人翟天临先生在某网络直播中冋答网友提问’想问翟天临的论文在知网上能不能搜到’时,冋答称’知网是什么东西?’该段直播被有心人恶意截取成28秒的短视频,并断章取义地发表言论称翟天临竟然不知道知网,博士到底怎么毕业的?”

上述声明进一步表示,经翟天临工作室核实,该言论乃是翟天临对于自己创作论文时期的一种调侃,因忆及创作论文过程的艰辛,故意采用反问的语气幽默带过。同时,经由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院领导确认,该校的博士论文是由校方统一安排授权上传知网,与个人无关。2018届博上学位论文预计将于2019年上半年在知网全文公开。

质疑

翟天临的官方回应,部分公众并不买账。

一位微博中的网友对记者说:“就算是翟天临以一句玩笑话,作为不知道知网的调侃。但这件事情的关键点在于,翟天临的论文到底在哪?为什么与翟同届答辩名单中的其余19个人的论文,都可以在知网中查询到,只有他的找不到?他的博士生身份是否存在水分?到底高校的录取和毕业有没有对明星倾斜?既然有规定,干嘛不按照规定执行?”

有分析认为,其一,直播中翟天临的口气显然不是调侃,作为已是博士后的他到底清不清楚知网?其二,如何才能在不发表C刊的情况下顺利答辩?其三,全日制博士如何在不影响学术研究的情况下连拍十部戏?

该事件的真实面貌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去伪

值得注意的是,利用知网等查重工具对翟天临于2018年8月发表在广电时评杂志上——《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表演创作》的疑似论文进行查重后发现,不足3000字的论文出现大段抄袭,重复率达到40.4%,其中被抄袭最多的是黄山学院外国语学院院长黄立华教授于2006年发表在黄山学院学报上的《一个有灵魂深度的任务-<白鹿原>之白孝文论》一文。

同时,该文章原作者黄立华教授在朋友圈表示:“明星博士的工作室声明其没有学术不端的问题,但我十几年前的文章却被其整段整段抄袭,事实胜于雄辩!”

据悉,中国知网(CNKI)即是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以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为目标的信息化建设项目,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建于1999年6月。

因知网数据库丰富,检测原理先进,目前国内90%以上的高校均采用这一查重系统,该系统由此成为学术不端监测的重要标准。而论文查重,作为高校学生顺利毕业的第一道关卡,每到毕业季前夕,各高校都会对论文进行查重,并以此作为论文是否存在抄袭的重要依据,过高的查重率也意味着该名毕业生无法获得论文答辩资格。

据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教育部门对论文查重并没有统一规范,但为规避学术不端等行为,查重已经成为各高校约定俗成的一道毕业流程。查处率的标准由各高校自主设定,一般在10%——30%之间。知网从2008年开始,面向各级学生管理部门的需求,陆续推出多个高校论文抄袭检测系统,目的是帮助高校对抄袭剽窃一类的学术不端行文进行检测和监控。此后,万方、维普等学术期刊数据上也纷纷推出自己的查重监测系统。

根据北京电影学院2018年博士毕业申请学位要求,2014、2015级入学的博士生须将个人独立或与博士生导师联合(博士生本人为第一或第二作者)已在期刊上正式公开发表的至少两篇学生论文附后,不接受用稿通知(用稿通知即出版社同意投递者文章见刊,但是刊物尚未出版)。

记者检索发现,除2018年8月发表在广电时评的《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表演创作》外,翟天临还曾于2018年5月在《综艺报》发表一篇名为《如何用“下意识”让表演更生动鲜活》,值得关注的是,两份刊物均非国家认可的学术刊物。

求证

与“论文门”事件紧密相关的北京电影学院,其官方态度又是如何?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直言,授予翟天临博士学位的北京电影学院需要做出回应,这不只是翟天临的“私事”,关乎其“学霸”人设,还直接关系到大学的教育和学术声誉。大学应该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严格要求,更不能纵容明星学生有学术不端行为。只有大学严肃回应,才能避免这一事件朝闹剧方向发展,影响大学的公信力。

熊丙奇进一步表示,面对网友的质疑,其本人工作室的回应,并不能消除质疑,只有授予其博士学位的北京电影学院,针对质疑,做出回应,才能消除公众的疑虑,而为给出可信的回应,大学还有必要启动调查。调查的内容包括:翟天临是怎样完成博士学业的、其在读博期间发表论文情况、论文是否存在网友质疑的学术不端、导师和答辩专家对其博士学位论文的评价等。只有学校严肃回应,才能避免网络口水战,也才能维护学校的声誉,因为与个人混文凭对应,则是大学的“放水”,对质量把关不严。

不过,经济观察网记者就该事件多次致电北京电影学院,截至发稿前,校方并未给出正面回复,亦未有任何公开说明。

熊丙奇认为,近年来,社会舆论对明星读研、读博,一直存在争议,认为这是大学与明星之间的“交易”,大学看重明星的名气,明星则不过是为了混一张文凭而已。而其实,任何人都有继续深造的权利,关键在于大学必须坚持一样的培养标准,不能“放水”。近年来,中国有部分大学,为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实行清退制度,有的明星也被清退;姚明从NBA退役后,在上海交大读本科,前后用了7年时间才拿到本科毕业证书,这都得到舆论好评。这说明,只要严把质量关,明星攻读学位是会得到认可的。

不过值得注意是,熊丙奇还表示,针对翟天临边拍电影边读博,只用4年时间就拿到博士学位,有一些在读博士生自叹不如,因为就是全日制读博,4年拿到博士学位,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这不能说明学校就在“放水”,或者如某些网友所怀疑的有人帮忙代学。

一位北航教授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去年6月答辩,现在知网查不到论文也是有可能的,比如申请延期或保密,但根据北影学位要求,翟天临即便毕业论文不能公开,其他期刊发表的两篇论文也应该可以查询到了。对于广电时评发表的疑似论文,因查重率过高,该教授认为,显然很难通过。

 

大科创新闻部编辑
长期关注教育、财经领域。新闻线索请联系liji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