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债务违约、业绩巨亏 华业资本深陷重庆捷尔漩涡

张晓晖2019-02-12 19:42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晓晖 2017年还盈利10个亿的华业资本,如今已经深陷困境。

2019年2月12日,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240.SH,文中称“华业资本”)发布了两则公告:

其一为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下称“联合评级”)对其2018年度业绩预亏的关注函;其二为公司2015发行的15亿元公司债(下称“15华业债”)已经到期、违约、涉诉,并临时委托给国金证券。

2019年1月31日,华业资本发布了业绩预亏公告——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 2018年年度实现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在-465200万元到-505100万元之间。

这意味着,华业资本的亏损金额可能接近50亿元人民币,目前该公司总市值尚不足35亿元人民币。

华业资本公司债务违约和业绩巨亏原因,全部归结为在对重庆捷尔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捷尔”)100%股权收购案后被骗,目前案件由重庆公安局审查,并处于调查之中。

华业资本在官方公告中表示,公司于2018年发生应收账款被骗事件,该案正处于公安机构侦查阶段,司法机关尚未给出最终结论,公司目前无法判定已逾期和存量的应收账款是否真实,以及能否全额或部分收回。

华业资本于2015年斥资21.5亿元,收购了重庆捷尔100%股权,转让方李仕林为重庆捷尔未来六年对公司实现的业绩作出承诺,收购完成后捷尔医疗仍由李仕林及其团队进行经营管理。李仕林也一跃成为华业资本的第二大股东,2017年度报告显示,李仕林实际控制了15.33%的华业资本股权。

公司发生应收账款被骗事件后,李仕林因涉案已无法取得联系,其管理的团队也发生较大变动,捷尔医疗已无法正常开展经营活动。

为此,华业资本已经全部对收购重庆捷尔时所形成的商誉12.22亿元全额计提减值准备,此外,华业资本子公司重庆捷尔涉及违规担保金额约 17亿元;2018年年报披露日之后公司尚有未到期的应收账款投资金额 51.11亿元。

据了解,华业资本重庆籍第二大股东李仕林在重庆医疗行业经营十几年,其实际控制的重庆捷尔主要客户包括多家三甲医院——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以及重庆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下称“重医三院”)。

在重医三院上,重庆捷尔以15亿元资产和现金投入,占重医三院产权和权益的75%,剩余25%由重庆医科大学享有。

然而,重庆医科大学原校长、党委副书记雷寒已经于2018年5月被查(详见经济观察网2018年6月2日《天圣制药案掀重庆医药反腐风暴:三高管接连出事,四家三甲医院院长被查》)。这一年,重庆医药领域掀起了一轮反腐风暴。

重庆捷尔的亏损,引发了华业资本在资金链条上的连锁反应,最终爆出巨雷。

2019年1月3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针对华业资本的12.22亿元商誉减值、17亿元违规担保、51.11亿元应收账款提出七大问题,并要求华业资本披露,针对业绩巨额亏损已采取及拟采取的解决方案及应对措施,并充分揭示相关风险。

至记者截稿时,华业资本尚未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

与此同时,华业资本的部分高管也陷入困境:

2018年11月,华业资本董事兼总经理燕飞被重庆市公安局拘留,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2018年10月,华业资本董事孙涛被重庆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华业资本第二大股东李仕林目前处于失联状态。

而华业资本实际控制人——澳大利亚籍周文焕签署授权书委托目前团队管理华业资本后,至今未再回到中国。

2019年2月12日,华业资本收盘价报2.25元每股。其总市值为32.05亿元,预计亏损近50亿的“黑洞”,已经远远超过总市值。

资本市场部记者
从事新闻行业超过12年,专注于时政、公司新闻报道,擅长采访、调查、取证和突破。2006年起在经济观察报华东新闻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驻重庆,负责西南地区新闻报道。常驻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