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会观察】携号转网体现了“拆围墙”的国家意志

沈彬2019-03-06 17:47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沈彬/文 试点了八年多、几乎停摆的携号转网, 终于迎来了大动作。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5日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明确提到,今年中小企业宽带平均资费再降低15%,移动网络流量平均资费再降低20%以上,并将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

“携号转网”不能再拖拉了!之前,“携号转网”为什么那么难?表面的问题是说,切换运营商之后的费用衔接问题,有的是包年,有的是包月,相关的数据到底怎么换算?其实根本问题在于:三大电信运营商以邻为壑,不愿让顾客自由换电信运营商,通过各种技术壁垒拖着不让“携号转网”。现在的手机号码就是一个人的网络身份证,一旦绑定一个号,消费者换号的迁移成本将是非常大的。

之前,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的报告曾直白地指出:转号难度那么大,是因为运营商避免用户流失,仍为通过技术手段设置门槛。特别之前的领跑者——中国移动对“携号转网”还是有很大的抵触。按2016年底的数据,三家电信家在5地试点,中国移动的净转出用户就高达8.8万,中国电信的净转入用户为10.2万!如果撬开了三家巨头之间的壁垒,实现客户平滑移动,就意味着客户流失的危险。

但是显然,限制“携号转网”就意味着市场割裂,限制了竞争,导致消费者不能自由地选择运营商,这本身就是一种涉嫌垄断行为。从宏观角度说,这就是电信市场的“诸侯割据”,用户成为电信诸侯手里的人质。

反过来说,国务院就是要通过对“携号转网”的推进,实现电信市场统一、强化竞争。推动“携号转网”和长三角一体化被列为国家战略一样,都体现了“拆围墙”的国家意志,旨在统一被各路诸侯所切割的市场。

此外,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移动网络资费再降20%以上、“携号转网”的措施,是被放在了“坚持创新引领,培育壮大新动能”的条目之下,这意味着降费提速不仅是一个民生问题,更是事关中国创新发展,实现新旧动能切换的基础设施议题,它直接关涉中国宏观经济走势。中国正在通过改善电信基础设施,保持中国新经济模式能够站在互联网+的轮子上继续高速前进。所以,李克强总理三令五申地要求网络降费提速。“要想富先修路”,网络就是新经济时代的致富路,这是国策所在。

推动“携号转网”,拆掉了行政藩篱,就能让提速降费走出行政依赖,实现市场驱动。这看似一个民生问题,却是在两会上由总理亲自提出的,其实涉及到怎么去激活电信市场的全面竞争,也是在三大巨头之间放了一条鲇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