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牛市第一震,震晕你了没?

周迪伦2019-03-09 23:2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周迪伦/文 “混乱,换一个角度就拥有了秩序”。刘昊的这句初听起来似乎语意模糊的话,却得到了张一帆深深的认同。

最近几日,深圳天气一直不好,白天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细雨霏霏,到了晚间又会经常来一阵像模像样的中雨,搞得连续好几天空气都是黏糊糊的,让人心浮气躁、胸气憋闷。于是,张一帆就约了刘昊周末一起去深圳湾公园散步,顺便也吹吹海风,找找清爽的感觉。

作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的资深员工,刘昊在证券行业待了十几年,去年终于决定自己出来单干,但摸索了一年,公司的业务方向到现在似乎也还没有明确。“关键是要找到一个‘利基’业务,能够迅速带来可以看得见摸得到的利润才行,”这是刘昊目前最头疼的事情,“再找不到利基,公司就要歇菜了”。

尽管对自己公司面临的具体情况,刘昊并不愿意多说什么,但对当前的股票市场,刘昊还是兴致颇高:“股票市场嘛,总是这个样子,周期波动太正常了,熊几年就牛一下,牛过了就熊几年,熊得越过分,牛得就越过分,牛得越过分,熊得就会越过分”。

长期近距离和资本市场打交道的经验,让刘昊说话的语气在别人看来多少有些过于轻描淡写:“拿上一轮大牛市来说吧,2005到2007年那次大牛市,上证指数从1000点一路涨到6100点,一共只用了两年半不到的时间对吧?6倍!那才叫大牛市,鸡犬升天,遍地股神。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股神对吧?接下来就是‘北极熊’,暴熊,市场从峰值6124点一路狂跌到1664点,只用了一年时间。然后,整个市场又花了差不多五年半的时间消化这种巨幅波动的后果,直到2014年夏天市场才再度恢复元气,开始了又一个轮回。”

张一帆不忍心打断他,给了刘昊一个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相对于2005到2007年那一轮大牛市,2014到2015年的这一轮牛市只是一个小牛市。”刘昊继续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上证指数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从2000点左右上涨到了5100多点,算2.5倍吧。而且,在这一轮牛市里面,大盘蓝筹股群体的上涨非常理性,没有什么泡沫。当然,如果换一个角度,只看创业板指数的话,创业板指数从2012年12月底的600点左右启动,一路上涨到2015年6月初的4000多点,一共也是用了两年半左右的时间,涨了8倍!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创业板指数的这一轮牛市也是一轮大牛市,简直叹为观止!在时间周期上,这一轮创业板大牛市和2005-2007年那一轮大牛市是重合的,都是两年半,但在涨幅上面,这一轮创业板大牛市的涨幅远超2005-2007年那一轮大牛市。”

“所以”,刘昊说到这里,故意加重语气停顿了一下,意思是提醒张一帆,自己的逻辑重点来了,“创业板指数从4000多点跌下来,到现在为止,整个整理过程还不到四年的时间,相对于它峰值时候估值泡沫的严重程度而言,这个时间并不足够。或者说,创业板目前的上涨只是一个反弹,它不可能正在迎来又一轮大牛市。正在迎来新一轮大牛市的,只能是蓝筹股群体,因为蓝筹股群体为了消化2007年6124点时的估值泡沫,到现在为止已经花费了十一年半的时间,上证指数目前也只是在3000点附近,不足6124点的一半。”

两个人沿着深圳湾公园的海边步行道就这样边走边说。张一帆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香港,水气湿重,景象模糊。他知道刘昊在说什么。

在张一帆看来,刘昊一口气讲了这么一大通,无非表达了三个看法:其一,股票市场正在迎来一轮牛市,而且很可能是大牛市;其二,将要到来的这一轮大牛市,就整体而言,将更多地呈现为蓝筹股群体的大牛市;其三,以创业板为代表的小市值群体,在这一轮牛市中的表现会大幅落后于蓝筹股群体。

张一帆觉得,刘昊的这几个看法都很有道理。但他也知道,股票市场是一个复杂系统,而复杂系统的一大特点就是“测不准”。至于市场未来到底会怎么走,谁又能真正知道呢?比如,目前这一轮行情从低点启动以来,作为蓝筹股群体的代表,沪深300指数从2936点涨到3886点,涨幅为32%,但同期创业板指数却从1201点涨到了1719点,涨幅超过42%。未来到底是蓝筹股表现优秀,还是科创股表现优秀,还真不好说。

“你对市场又是怎么看的呢?”在讲完自己的观点之后,刘昊忍不住开始催促起张一帆来,“你不是很熟悉市场的各种指数吗?有什么发现吗?”

谈到市场的各种指数,张一帆也确实有些想法要和这位老朋友一起分享。最近几年,张一帆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不再以上证指数作为主要的观察对象,因为他觉得随着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公司数量的增多,如果还拿上证指数作为观察全市场走势的主要工具,其代表性已经严重不足。

张一帆喜欢把国证系列指数和中证系列指数混合来用,也把综合指数、分类指数和规模指数混合来用,根据实际情况各取所需,从而形成一种在他自己看来能够更高效更全面地观察市场运行规律的一套组合工具。

国证系列指数是由深交所的下属企业深圳证券信息公司编制的,它的指数事业部是国内最早开展指数业务的专业化运营机构。中证系列指数则是由中证指数公司编制,这家公司由上交所和深交所共同出资成立,是一家从事指数编制、运营和服务的专业性公司。

“你可能没有注意到,市场最早走出牛市节奏的是国证农牧指数,这个指数在2018年10月19日见底2369点之后,上周五(2019年3月8日)的收盘点位是4261点。也就是说,它在过去四个半月的时间里,上涨了80%。这个指数中权重比较大的公司其实大家也都比较熟悉,包括温氏股份、新希望、通威股份、海大集团、牧原股份、正邦科技等等。”张一帆这么说话的时候,用微信支付在步行道附近的自动售货机上扫了两罐可乐出来,拿了其中一罐递给刘昊。

刘昊用手机翻了一下股票软件,发现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温氏股份的股价从20元涨到了40元,新希望从5.6元涨到了14元,通威股份从5元涨到了13.8元,海大集团从17.3涨到了28.2元,牧原股份从20元涨到了56元,最牛的是正邦科技,从4元涨到了17.6元,四个半月股价涨了好几倍。

“太牛了!没想到养猪股这么牛。”刘昊一边翻着K线图一边感叹。

“置之死地而后生。”张一帆说,“去年受非洲猪瘟事件影响,行业产能出清,反而成为行业龙头股的大利好。同样的逻辑,发生在券商股身上,去年股票市场单边下跌,成长股遍地爆雷,各种质押危机密集出现,券商股被弃之如弊履,国证证券指数在2018年10月19日最低跌到3559点,即便上周五券商股集体暴跌,以上周五收盘点位算,国证证券指数的本轮涨幅亦高达70%,如果以上周四(2019年3月7日)的最高点6792点计,上涨幅度更是高达90%。”

“虽然国证农牧和国证证券在本轮行情中的涨幅差不多,但在激发市场人气方面,券商股的影响力肯定就大多了。尤其是券商股的几次集体涨停,对市场心理有明显的撼动作用。”说到这里,张一帆低头沉思了一下,“现在还有很多人认为,目前的行情性质依然只是大熊市中的反弹,我对这一点是坚决不能认同的。我觉得,一轮大牛市确实正在到来。”

张一帆看了一眼刘昊,继续说:“我们都认为一轮大牛市正在到来,但我有一点和你的看法不同,我觉得这一轮大牛市是一轮全市场的大牛市,包括蓝筹股群体,也包括创业板等中小市值股票。原因也很简单,科创板建设是国家战略,如果科创板走牛,那么创业板也会走牛。而且,我也确信,科创板推出后一定会是大牛走势。”

“那我们就求同存异好了。”刘昊抬头猛喝了一个口可乐,“至少我们都看好正在到来的这一轮大牛市。”

“尤其是上周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用相当多的篇幅强调,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明显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确保减税降费落实到位,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等等政策信息,对宏观经济和工商企业都是切切实实的大利好。”刘昊觉得,这样的基础性、制度性的利好,对上市公司的业绩改善会带来直接而深远的影响,股票市场对这一点的认识还远不充分。

张一帆对此也深以为然。因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政府减税降费的决心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

“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深化增值税改革,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继续向推进税率三档并两档、税制简化方向迈进。抓好年初出台的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政策落实。这次减税,着眼‘放水养鱼’、增强发展后劲并考虑财政可持续,是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的重大举措,是完善税制、优化收入分配格局的重要改革,是宏观政策支持稳增长、保就业、调结构的重大抉择。”

“确保减税降费落实到位。减税降费直击当前市场主体的痛点和难点,是既公平又有效率的政策。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这会给各级财政带来很大压力。为支持企业减负,各级政府要过紧日子,想方设法筹集资金。中央财政要开源节流,增加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长期沉淀资金一律收回。地方政府也要主动挖潜,大力优化支出结构,多渠道盘活各类资金和资产。我们要切实让市场主体特别是小微企业有明显减税降费感受,坚决兑现对企业和社会的承诺,困难再多也一定要把这件大事办成办好。”

凭借近二十年的证券市场经验,张一帆很清楚,这种制度性的利好给整个资本市场提供了一种高质量的“河床结构”,这构成了资本市场整体生态环境的一个基本部分,但资本市场对类似信息的理解通常都是滞后的,这也是一个事实。但无论如何,张一帆都相信,这种深层利好终有一天会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

“这个问题有点儿像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我记得第一批股权分置改革试点的上市公司名单出来之后,市场是作为一种利空来反应的。”张一帆脑海中回忆起十几年前的情形,“直到几个月之后,市场才终于想明白,这种制度性补偿是一种非常大的基础性利好。当时,三一重工作为首家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试点的上市公司,其股价走势就是反映这个过程的一个典型。”

“说到这儿,你怎么看上周五的市场暴跌,上证指数单日猛跌4.4%,券商股批量跌停,这还是挺吓人的。”刘昊把喝完的可乐罐在手里捏了捏,罐子立刻就毫无抵抗地瘪了下去。

张一帆笑了笑,说:“这个暴跌难道不是市场正在翘首以盼的吗?多头希望市场来一次急跌,后面行情才能走得更稳,空头也希望市场来一次急跌,才好趁机加仓,不是吗?至于券商股,作为行情火车头,前期涨幅太大,松松油门、踩踩刹车也很正常。”

听他这么一说,刘昊也笑了:“是这样,牛市当中的这种短时巨震,大概唯一的作用也就是清理浮筹了。”作为曾在证券公司工作过十几年的老兵,刘昊自己其实也很清楚:上周的黑色星期五暴跌,即便不是由券商研究所的看空报告引发,也会由某一家大公司的突发利空公告引发,或者是由管理层出台的某种市场政策引发,或者干脆是由某个重要人物的一句话评论而引发。

总之,市场需要一次急跌,于是它就出现了。

华南分社社长
财经媒体人,金融评论家;剑鱼投资系统创始人;著有《做自己的基金经理:给亿万股民的投资忠告》(中国经济出版社,2014年6月),《牛熊博弈:对话中国投资高手》(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9年9月)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