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响水爆炸事故背后:教训屡屡为何又付惨痛代价

李紫宸2019-03-22 20:3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紫宸 董瑞强 2019年3月21日下午5点06分,苏强已经身在响水当地的一家医院接受诊疗。他的语调听起来还算平静,他的头部受到了房屋震落玻璃的轻微擦伤,不算严重。

“爆炸发生在大约在一个半小时前。方圆几公里内的建筑都感受到了震动,到处是震碎的玻璃。”苏强说,他所在的公司距离爆炸地——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仅有800米多米的距离,那是坐落在陈家港化工园区的另一家化工企业。

当天官方发布消息,3月21日14时48分,江苏盐城响水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3月22日下午,截止本报记者发稿时为止,事故已造成47人死亡、90人重伤。

3月22日,官方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决定成立江苏响水天嘉宜公司“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调查组并已开展调查工作。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副部长黄明同志任组长。

3月22日15时,响水县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就群众安全问题回应经济观察报称:企业职工和群众都转移了,到了安全区域。该负责人介绍,截至22日上午,已引导3000多名企业职工和陈家港镇的四港村、六港村、立礼村等近千名群众疏散到安全区域。受到影响的学校、幼儿园今日起临时停课。

发生爆炸事故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的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

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最开始名为“盐城市陈家港化学工业园区”,成立其后更名为“陈家港化工集中区”,2010年2月22日,经响水县机构编制委员会批准更名为“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

园区位于响水县陈家港镇以西1公里处,地处东经119度-120度05’,北纬36度56’—34度32’之间,东濒黄海仅18公里,北枕灌河,距离灌河最近处仅一公里左右。灌河潮汐落差大,河面平均宽度在1500米,当地的环评结论称其自净能力强,环境容量大。

这不是该园区内第一次发生安全事故。在此之前,因安全问题,该化工园区已经发生过数起大大小小的事故。而当地政府部门对于这个化工园区的安全工作也多有部署,不过,一方面不断被敲响警钟,不断被政府强调安全生产的“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同时却也不断被当地鼓励重点发展。

就在爆炸事故发生前,2019年2月1日,响水县刚刚召开过安全生产工作会议,这次会议,要求“紧抓实危化品、冶金、道路交通、建筑施工等重点行业领域专项整治,全面排查并消除安全隐患,持续提高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坚决防范各类事故发生。”这次会议上,响水县政府分管领导和各镇区、县有关部门签订了安全生产责任书,其中生态化工园区、陈家港镇等5家单位作了表态发言。

2018年11月29日,响水县人大常委会审议了《响水县2018-2020年度突出环境问题清单》,该清单中显示,“截至2018年11月28日,全县共计贮存危险废物9300吨,危废贮存超一年以上约4500吨。”“2019年6月底前,园区内年产生5000吨以上危废的企业,都要建成危废处置设施,增强自我削减能力。”

2018年12月13日下午,盐城市委书记戴源深入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部分企业,调研察看园区整改落实和企业复工情况。其中就有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当地报道称,“‘企业技改设备都已经投入使用了吗?’‘现在生产经营情况如何?’‘希望政府和园区为你们提供哪些帮助?’每到一家企业,戴源都与企业负责人详细交谈,鼓励他们增强发展信心,加大科技创新力度,集聚更多优势资源,推动企业又好又快发展。”

就在2017年4月,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曾因项目未通过“三同时”验收、危废管理不规范等环境违法行为被市局行政处罚(行政处罚号:盐环罚字〔2017〕15号);不过很快到当年年底,便“经盐城市响水县环保局、盐城市饮用水源环境监察支队分别核查确认,拟对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富旺滤料有限公司进行环保信用信息修复。

而当地发布于2014年8月的信息则显示,响水县政府“在服务好现有企业的基础上,对在建的绿源生物科技和天嘉宜技改等项目,抓建设进度,抓投产达效”;“精心服务企业,重点打造天嘉宜等纳税过千万元骨干企业,形成主体税源。”

就这样,这个以镇命名的化工园,曾以其崛起的速度,在整个苏北地区都闻名遐迩,也成为响水县经济发展的一面旗帜。直到2019年3月21日,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的爆炸事故,给这里沉重地按下暂停键。

13处安全生产漏洞

3月22日下午,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的网页已经无法再次打开。现在,它以及周边几公里内的土地均处于暂时沉寂的状态。

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4月,占地面积约220亩,现有职工195人,主要生产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经营范围包括间羟基苯甲酸、苯甲醚、对叔丁基氯化苯、氯代叔丁烷、KSS、间苯二胺、邻苯二胺、对苯二胺等化工产品,这些产品均为来自苯的芳烃类物质,苯则来自于石油的裂解。

根据盐城市政府的在3月22日上午的通报,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响水负责的总经理张勤岳在事故中受伤并接受救治,相关人员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但在此之前,围绕着这家公司及其管理人员,就有与环境污染相关联的案件。

资料显示,据2017年1月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底,被告人张勤岳等人在知情的情况下,曾合谋将天嘉宜化工羟基车间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化工残渣交由无资质处理危险废物的当地村民填埋处理,累计124.18吨。

今年2月7日,国家安监总局发曾出一份关于督促整改安全隐患问题的函。该函显示,为吸取江苏省连云港市聚鑫生物公司“12·9”重大事故教训,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组织督导组于2018年1月14日至1月19日对江苏省盐城、连云港、淮安、徐州、宿迁等5市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进行了督查,现场检查了18家化工企业,发现了208项安全隐患问题。

国家安监局列出了此次督查发现安全隐患企业的清单,这其中就有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根据这一清单的内容,与安全生产有关的问题包括:主要负责人未经安全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生产装置操作规程不完善,缺少苯罐区操作规程和工艺技术指标;无巡回检查制度,对巡检没有具体要求;硝化装置设置联锁后未及时修订、变更操作规程;构成二级重大危险源的苯罐区、甲醇罐区未设置罐根部紧急切断阀;机柜间和监控室违规设置在硝化厂房内;部分岗位安全生产责任制与公司实际生产情况不匹配,如供应科没有对采购产品安全质量提出要求;现场管理差,跑冒滴漏较多;现场询问的操作员工不清楚装置可燃气体报警设置情况和报警后的应急处置措施,硝化车间可燃气体报警仪无现场光报警功能等。

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共被发现13处安全生产漏洞。作为安全生产综合管理的其中一项工作,国家安监局过去曾对多个省份进行过安全生产督查,并由此发现了类目繁多的安全问题。

陈家港崛起

截止到3月22日下午,根据当地政府向本报确认的信息,园区人员目前已经全部转移。响水县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化工园区已经被封锁,除消防、医务、指挥、救援等人员外,其他人员都不允许进入,包括我们在内。截至22日早上,工厂员工和群众已经转移到安全区域。”

园区内几十家化工企业原本按部就班的生产活动,在3月21日14点48分被摁下了暂停键。短期内,它们料难再次启动生产。

目前,尚无官方的统计数据能够显示,这个工业园区入驻企业的准确数量。不过根据此前的数据,早在2017年8月,陈家港工业园的环保化工企业就已经超过50家。根据2018年11月发布的官方数据,目前园区拥有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12家,上市公司8家。

陈家港曾经只是苏北地区一个籍籍无名的小镇。它坐落于响水县东北部,被誉为“苏北黄浦江”---灌河的入海口处。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关于陈家港化工园的最近的产业发展建设规划,出台于2017年9月。该规划显示,根据现场调查以及园区环境管理和规划部门提供的基础资料,规划范围内现已引进工业企业共55家,其中基础设施配套企业3家(响水县陈家港水处理有限公司、江苏森达陈家港热电有限公司、响水新宇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医药企业14家,农药企业7家,染料企业13家,基础化工企业2家,其他精细化工企业16家。

当地政府的目标是,近期期限为2017-2020年,远期期限2021-2030,立足于工业区现状和发展条件,立足于产业升级和优化,逐步发展配套一个基础设施完善、交通运输便捷、高效、生产,环境优良,经济效益显著的化工集中区。产业则定位为新材料、新医药、石油化工产业区,以生产丙烯酸以及脂类、染料、医药、农药、橡塑助剂为主的精细化工集中区。

至此,陈家港一共经历了三次规划,此前两次分别为2002年和2009年,最后一次规划,当地政府将园区的西北边界进一步移向了灌河滩涂和水域。

根据公开可查的资料,陈家港是苏北第一家取得环保许可“绿卡”资格的化工园区。不过,发生在陈家港身上的生产事故却一直都不平静。

2010年2月,响水县曾因化工园区要发生爆炸的“谣传”上演了一次当地人“集体逃亡”的事件。同年11月23日,该园区内的江苏大和氯碱化工公司发生氯气泄漏,导致下风向的江苏之江化工公司30多名员工中毒,因之住院人员约为40人。

2011年当地一家化工企业的两次火灾再一次刺激了当地群众的神经。当年5月18日下午,该企业的第三车间在停车检修期间突然发生火灾,在当地各部门的救险下扑灭了火势。彼时,响水县政府要求彻查事故原因,做好安全生产防范工作,并要求该企业立刻停产整顿,整治到位、验收合格后方可开工,但不幸的是,“整治”和“验收”后的企业在两个月后又一次发生火灾。

但响水县的人们记忆最为清晰的一次事故,发生于十二年前。2007年11月27日,陈家港化工园区内的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爆炸,致8人死亡、十余人受伤。

响水的GDP

从3月21日下午2点48分起,到3月22日下午,整个响水县,每个人都在关心一家化工工厂的爆炸,这一次它带来的伤亡情况前所未有。

响水本地人在此刻已经无心感慨化工生产带来的环境问题。在平时,他们免不了会有这样的抱怨,譬如,流过门前的小河失去了多年前的生机。

但他们也承认,工业园大量的企业入驻,给当地的就业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并成为当地经济创收的支柱。不仅响水县,对于整个盐城市,陈家港也是最重要的纳税大户之一。

入住工业园的工业企业来自不同的地方,例如园区内营收最高的德龙镍业,是来自河北省的企业,也有一部分来自江苏南部和浙江省。过去十年当中,劳动密集同时环境容量要求较大的产业,在经济相对发达的苏南地区逐渐失去发展空间,在其北部的省内县市成为了承接这些企业转移的基地。

2002年,苏北第一家取得环保入户许可绿卡资格的化工园区落户陈家港镇。其后,陈家港园区经历了一期和二期,从原来的4平方公里发展后来的10平方公里。它的名字也随之经历了变迁,从“盐城市陈家港化学工业园区”,到“陈家港化工集中区”,再到“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

2018年,响水县的各项经济指标迎来了史上最好的一年。GDP实现349.86亿元,增速8.1%,为盐城市各区、县第一。这其中,工业成绩尤其凸显。从2018年1-10月份的各项主要工业指标看,规模工业增加值、工业开票销售、工业用电量增速均列盐城市各区县第一。

响水县人民政府网站的数据显示,2018年,响水县GDP构成中,第一产业增加值42.82亿元,增长3.6%,第二产业增加值173.91亿元,增长9.2%,第三产业增加值为133.13亿元,增长7.4%。

而在2010年,响水县GDP为125.3亿元。其中,一产、二产和三产的增加值分别为27.3亿元、62.2亿元和35.9亿元。

这个工业并不发达的苏北小城,在过去十年中,用工业项目和GDP的快速变化完成了它的产业轨道变迁。

陈家港的存在,也让响水县时刻面临着环境治理的难题。过去几年内,当地化工企业停产整顿的消息会隔三差五地传出,有时是一家两家,有时则涉及整个园区内的企业。

2019年1月14日到19日,国家安监总局在对江苏省工业企业的安全生产督查中,发现了一批问题企业,这其中便有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

国家安监局要求省安监局组织当地安全监管部门下达执法文书,依法实施行政处罚,督促有关企业举一反三,抓好整改落实,同时抓紧研究制定进一步强化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举措,坚决防范遏制重特大事故。

但经过了一个多月,不幸依然发生了。

应急监测

沈阳化工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马文静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按照相关部门要求,化工企业一般都建有应急事故处理池,就是为应付突发事件而建。目前,正规的化工企业车间内都设有管道排入应急处理池,避免进一步污染地下水。“但是,本身这个地方就是工业区,化工厂的爆炸所产生的危害相对较大、波及面广,产生很多高能水和污染物质,加上化学品泄漏、消防喷水、灭火泡沫等相互产生化学反应,都会威胁厂区浅层地下水的水质安全。这是需要密切关注的方面,对浅层地下水的监测、取样和分析应该是一项重点工作。”她说。

马文静告诉记者,爆炸产生的细微污染物,会通过空气传输在周边区域形成一层灰尘,此后会在雨水冲刷、渗透下,对土壤和地下水造成一定污染和影响。这应该是很难避免的。所以相关部门应该尽快采取治理及防范措施把这方面影响降到最低。此外,她认为,原则上对于饮水安全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一位水业环保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告诉记者:“化工厂化学品储罐的爆炸,很容易对空气、河流和地下水带来一定污染。这种污染范围远超过应急处理设备的处理能力,不可控的因素较多。但具体这次响水爆炸事件对水环境的影响有多大,达到什么程度,还要经过环保部门监测、调查、取样以及分析后才能确定。只有这些情况都搞清楚后,才能更好地进行后续环境修复和治理。”

3月22日,响水县水务局一位监测人员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目前正在联合各方监测力量对爆炸工业园区及周边的水质进行监测,由于已采取封堵措施,园区外尚未发现水质不达标的情况。准确的说,我们从21日下午就已经开始了相关监测工作,现在仍在紧张进行。”

当天下午,盐城市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根据22日8时40分采集的水质样品现场快速监测结果,新民河闸外、新丰河闸外和新农河闸外,以及闸外灌河排污口下游3公里处和灌河入海口未检出挥发性有机物。今天上午相关部门已采取封堵措施,防止园区内河受污染水体进入灌河。”

3月22日下午1时,江苏省环境环境厅发布消息: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盐城、扬州、连云港、苏州、南通、泰州、淮安等监测机构继续对事件发生地下风向环境空气和闸外灌河地表水、闸内园区河流地表水开展应急监测。

大科创新闻部记者
长期跟踪工业、信息化领域产业政策和发展动态,重点关注钢铁、能源、通信等相关产业,相关领域上市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市场等。擅长深度、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