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合环境:一家环保企业的“县城”攻略

董瑞强2019-04-13 10:32

(图片来源:知合环境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董瑞强 “80后”王亚超已经在环保行业走过了十多个年头了,他所带领的知合环境(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知合环境”)也是一家年轻的环保企业,2017年12月正式创立,前身是成立于2015年的泽明环境。

王亚超的目标是让知合环境在2021年之前上市,但到底是主板还是科创板,知合环境也在研究。

他告诉经济观察报:“前段时间,我们还和一些资本方和监管部门的领导进行了一系列沟通,他们对我们的石墨烯改性光催化技术非常感兴趣。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未来我们要在业务布局和范围上不断延伸和扩展,但重点仍聚焦在技术上,同时把县域环境治理这张牌打好。”

2019年4月8日,知合环境总裁王亚超接受了经济观察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在这次专访中,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去年以来,我们回款率整体还是不错的。由于公司成立时间较短,我们基本上不做风险项目。2017年我们有2个多亿元的收入,2018年有3个多亿,今年的收入目标是5-6个亿,利润目标是7000万元。实现这一目标应该没有问题。但步子会更稳一点。”

知合环境是知合控股的环境投融资平台,专注于生态、市政、工业领域环境治理,目前业务主要聚焦三大板块:一是水环境综合治理,包括工业废水、市政污水处理等;二是生态环境修复,比如油泥处置;三是固废资源管理,涉及医废危废、生活垃圾处理等。经过三年的业务积淀,知合环境已取得了一定的核心技术优势和行业影响力。

与其它环保企业有所不同的是,知合环境的市场布局选择在特大型城市周边的县域,这与同类企业形成了差异化竞争。

王亚超称,目前知合环境已具备全生命周期的服务能力,有核心技术专利50余项,大型项目储备30多个。他所说的“全生命周期”服务是指公司通过投资运营、科技研发、设计建造等综合能力,开展智慧化、生态化、资源化环境综合治理,帮助客户提高资源利用率和资源可持续性管理维护能力。

县城的环保生意

为何选择县域?

事实上,改善县域人居环境是知合环境创立至今的目标定位,这是其进行差异化竞争的一大特点。

王亚超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城市都市圈尤其是大型城市人口、工业外延已成为未来的一个趋势,县域生态环境承载的压力也将不断加大。中国有2800多个县,很多县域的生态环境问题已非常严峻,急需开展修复和治理,聚焦县域,未来一定会有广阔的发展空间。而知合控股集团本身业务就布局全国,也具有“产业协同”优势。“很多大企业的业务在县域明显有不匹配性,它们更多关注的是大项目的承包和建设,更加强调规模化效益,不想大马拉小车,而小企业又做不了污水处理厂的项目。我们在县域,有自己的产品线和集装箱体式一体化设备,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业务布局,发挥更大优势。”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知合环境所定位的县域,主要分布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特大型城市周边,比如北京周边的固安,上海周边的嘉善等地。这些地区的政府、企业支付能力和意愿都比较强。而在财力相对差的地方,知合环境借助知合控股的集团化优势,对政府、业主方形成一定约束。

王亚超介绍,比如在银川的业务,集团投资的最大项目玉龙股份,对当地政府产生了一些约束力。集团会帮助地方招商引资,带动其产业发展。这对知合环境拿项目、后期支付,都有好处。

他说:“在经济欠发达地区,知合环境更多是做一些有国家财政资金直接参与的项目,以确保现金流。同时在这些地区扮演着两重角色,即在环境治理的同时,也承担了很多业务外的社会责任,比如提供专业人才输送,帮助地方政府做引导,搞好环境评审、绩效考核等。”

知合环境不做PPP,也是其一个特点。王亚超称,“现在我们不参与环保PPP工程建设,主要是市政投资的环境治理项目,做的大多是EPC(工程总承包)项目。我们也会捆绑一些企业,但不作主投方,只提供技术服务。”

接下来,知合环境也将与一些大型央企开展项目合作。王亚超告诉经济观察报,“现在有几家央企资本对我们特别感兴趣,我们也在看到底谁进来后对我们赋能更好。我们在资金上短时间内不太缺,缺的是给我们赋能,带来更多资源,这是我们比较看重的。”

他认为,市政、工业、生态这三类环保市场的逻辑都不同。工业端挣的是技术的钱,市政端挣得是特许经营的钱,而生态端挣得是衍生价值的钱,把生态治理好后让其它方面价值变现,比如此前知合环境对嘉善水环境的治理,就带动了周边房价上涨。“未来知合环境将重点在工业和生态两端发力,开展差异化竞争。为工业企业提供配套服务,包括固废危废、工业废水、油泥处置,污染场地修复、工业场地搬迁治理等。”王亚超介绍,目前工业端业务占比较少,约30%左右;市政端占比相对较多;固废危废处置项目多在前期建设中,尚未转向运营期。

行业洗牌提速

在王亚超看来,环保行业已进入发展机遇期,预计未来十年应该不会触至天花板。环保行业会加快洗牌和整合,会有几家大型龙头企业引领行业发展。不管是国企、央企还是民营环保企业,都要把自身定位定好,是属于轻资产、重资产,还是属于技术方、资产方,要做力所能及的事,千万不能无限放大负债率和杠杆率。不能只关注资本,而忽视了技术。

他所言的技术包括石墨烯改性光催化技术,在王亚超看来,这是知合环境手里掌握的一张“王牌”,它曾被指定在银川水生态治理方面大规模推广,有很大衍生价值。

背靠知合控股集团这棵“大树”,知合环境有来自多家上市公司业务协同上的帮助。

王亚超说:“这是我们与其它环保企业相对有优势的地方。”知合控股旗下若干上市公司为其输出了很多的“病例”项目,让其不断试错,实现技术创新和资源整合:维信诺生产工艺对我们开放,我们根据其生产工艺设计出了一套完整处理方案,并不断推向市场;玉龙股份在石墨烯储能材料技术上给我们提供了支撑;廊坊银行在资本上也对我们有金融支持。

据他讲,知合环境通过石墨烯材料应用到工程应用,进行了很多有效嫁接,目前有不少专利,在银川有石墨烯技术研究基地,在河南、广东也有推广。

他说:“宁夏自治区政府也想和我们成立合资公司,目前我们正在商讨这件事情。我们希望推广这项业务,辐射更多地区。”

石墨烯有三大特性:导电性、吸附性和韧性。王亚超介绍:“现在也有环保企业提出石墨烯治污,但大多缺乏原材料。而知合控股旗下上市公司玉龙股份就具备该条件,我们在玉龙股份支持下,把石墨烯做成了透明性状的三层,治理工业废水、黑臭水体,取得了一定成效。由于该技术需较强光照条件,西北地区较为适合。我们也在进行产品延伸,与一些大型环保企业形成了差异化业务匹配。”

据知合环境方面提供的数据,与其他光催化技术相比,石墨烯改性光催化技术整体治理费用可降低20%-30%,运行成本降低20%-30%,降解效率提高20%-30%。

“这已成为我们在业内所具有的差异化竞争优势。”王亚超说,石墨烯是知合环境水环境治理技术创新之核,未来在环境材料领域应用潜力巨大,有吸附能力强、吸附效率高、吸附容量大的特点,对污水微污染物有良好的去除能力。

目前,石墨烯改性的复合环境材料是石墨烯应用领域中的重要研究方向,尤其是在紫外光催化、可见光催化、水处理材料、水处理药剂及其设备等方面展现出了优良性能。目前知合环境已创新研发出石墨烯环境“硬核”技术体系。王亚超透露,今年知合环境将向国家科技部和生态环境部申请石墨烯典型示范技术成果。

他告诉经济观察报,在环保细分领域中,危废仍处于成长期,具有项目现金流好、盈利高的特点。在强监管背景下,需求旺盛,但设施供给严重不足。我们以源头治理为切入点进行减量化处置,通过项目并购、工程建设、产业配套及专业化咨询等方式为企业提供“源头减量+终端处置”一站式服务。

 

大环保新闻部记者
关注国家工业、环保领域产业政策,重点关注钢铁行业、电商、环保、新能源、高端智库等相关方向。擅长深度报道和人物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