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董小姐值多少钱?30亿,还是300亿?”

周迪伦2019-04-15 19:2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周迪伦/文 “简直秀色可餐”,张一帆盯着电脑屏幕上的那张“黑洞”照片,内心不禁发出一声赞叹:“这家伙看起来多像一个甜甜圈呀。”同时,他也发现,只要目光盯着那张黑洞照片的时间超过两秒钟,这个“甜甜圈”在视觉里就会出现某种“忽闪忽闪”的效果,频率不高,但却似乎在传递某种神秘信息。

他当然知道,“甜甜圈”中心的部分才是“黑洞”,莫测高深,不发一言。而那个散发着诱人的黄油色泽,勾人食欲的“甜甜圈”光带,并不是由黑洞本身发出的,它来自于黑洞外面的吸积盘。黑洞拥有的强大引力,可以捕获很多太空物质,比如气体或者岩石,并且使它们围绕自己以极高的速度旋转,直到最终被自己吞噬。这些围绕黑洞进行漩涡式运动的太空物质就形成了黑洞的吸积盘,在高速运动的过程中,吸积盘上的气体就会被加热到极高的温度,从而散发出大量的电磁辐射。

这张黑洞照片是由“事件视界望远镜(EHT)”“拍摄”的。张一帆看过一些资料,知道“事件视界望远镜”并不是单一的某个望远镜,而是由分布在西半球的8个大型射电望远镜及阵列组成的观测网络。

这个网络包括美国夏威夷的亚毫米波阵列(SMA)、詹姆斯·克拉克·麦克斯韦望远镜(JCMT)、加利福尼亚州的毫米波组合阵列(CARMA)、亚利桑那州的亚毫米波望远镜(SMT)、墨西哥的大型毫米波望远镜(LMT)、智利北部的阿塔卡马大型毫米波阵列(ALMA)和阿塔卡马探路者实验(APEX)、南极望远镜(SPT)、格陵兰岛望远镜GLT)、西班牙贝莱塔峰的30米望远镜(IRAM 30m)以及法国的布尔高原干涉仪(Plateau de Bure interferometer)等射电望远镜和干涉仪,它们共同组成了一个模拟地球口径的超级望远镜。

EHT公布的这张照片,是位于椭圆星系M87中心的一个超大质量黑洞M87*,与地球相距大概5400万光年。除了M87*,EHT也观测了另一个超大质量黑洞,是位于银河系正中心的人马座A*,但EHT并没有发布人马座A*的照片。M87*和人马座A*这两个黑洞是在地球上最容易被看到的两个黑洞。

这张黑洞照片的发布,虽然只是一个天文学研究领域的事件,但由于从孩童到老人,几乎每个地球人都知道“黑洞”的概念,本来就对它充满好奇,现在竟然有机会在照片上看到它的“庐山真面”,难免都表现出相当地期待和兴奋。于是,这张黑洞照片的发布和传播就在全世界范围内轻易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迅速形成一种热潮,无远弗届。

“超级认知,这就是超级认知的巨大威力。”张一帆的脑海中迅速闪过“超级认知”这四个字,他觉得,从事“市场推广、营销传播”的各界人士都应该从这次黑洞照片事件中学到更多的东西。

但这张照片究竟有什么用呢?难道仅仅是要告诉大家,一个典型的宇宙黑洞,吞噬一切,但它的模样大致上就是一个萌萌哒的“甜甜圈”吗?带着这个疑问,张一帆利用网络资料稍微研究了一下,才发现这张黑洞照片当然有着更大的用处,比如,一个最直接的用处是,它可以用来计算M87*的质量。网络上有专业人士简单推算了一下,以M87*为例,EHT测出它的视张角为42微角秒,与地球的距离约为5400万光年,据此可以计算出它的质量约为太阳质量的65亿倍。

“太阳质量的65亿倍”。张一帆在脑子里想了一下这个数字,完全没有概念,它显然已经超出了一个非天文专业人士的理解范围,让人进入“无感”状态。张一帆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对“无感”这个词儿很无感,现在,却对“无感”这个词儿突然间有了全新的感受。

随着阅历的增长,过去这些年来,在某些词语上,张一帆经历了不少“不足为外人道”的体验:比如,在知道一个同事的妻子在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才发现腹中胎儿因为脐带绕颈而死亡之后,张一帆就再也没有主动使用过“胎死腹中”这个词,他觉得这个词实在太沉重了。即使偶尔在报纸上看到“某某方案胎死腹中”之类的表述,他都有一种“心中不忍”的疼痛感,甚至会产生主动和记者联系,请记者以后不要再使用这个词的冲动。

当然,还有另外一些词也曾经让张一帆产生过长时间“被洞穿”的感受,这种感受至今历历在目。比如,他真切体会过“心花怒放”的实在状态:心脏果然就成了一朵花,在某一瞬间由里到外次第展开、绽放,那是欢乐和愉悦的极致。他也真切体会过“心如死灰”的实在状态:心脏果然就成了一小堆灰烬,在某一瞬间由外向内迅速熄灭变暗、塌缩变冷,最后变成一小撮指甲盖大小,轻若无物的白色灰烬,仿佛轻轻一次呼吸就可以将之吹散到整个宇宙的边缘,那是伤心和绝望的极致……

他甚至觉得,对于大量的已经司空见惯的词语,人们都是在“极度夸张”的状态下使用它们而不自知,类似于对“胎死腹中”的随意使用。其它面临同样境遇的词语包括:“欣喜若狂”、“千钧一发”、“万箭穿心”、“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等等……

“人类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他们有时候狂妄自大、飞扬跋扈,有时候却又谨小慎微、自怨自艾”。张一帆忍不住想,当这样一种生物在同一时间,集体面对一张宇宙黑洞照片的时候,他们各自都在想些什么呢?是激发了他们的雄心,还是助长了他们的虚无?

正在这样想着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剧烈地震动了起来,张一帆拿起一看,发现是大学时代的好基友魏伟。魏伟毕业后大部分时间都在银行系统工作,在国有大行和全国股份制银行都工作过,几年前因为其所在的股份行工作压力太大,跳槽去了一家中流券商的投行部门,但很快就赶上了2015年股灾,券商行业迅速跌入周期性冰河期,用他自己的话说,叫“老子流年不利”。

魏伟在电话里依然是一贯的学校式好基友语气:“你个杂种,还没死吧?老子正在贵阳跟项目,周末你没事儿的话,飞来贵阳吧,咱们一起去看看中国天眼。我就奇了怪了,黑洞照片你看了吧,拍这黑洞竟然不带上咱们这天眼一块儿玩儿,老外太TM黑了。”

魏伟和张一帆两人是真正的学校死党,他们两人甚至一两年都不联系一次,逢年过节都不联系,但偶尔联系一次,就仿佛时光从不曾流动一般,亲密友谊胜似当年。或者说,他们这样的关系,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拒绝对方的可能性,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于是,第二天上午张一帆就飞到了贵阳龙洞堡机场。和上海及深圳的机场比起来,龙洞堡机场当然很小,但却很干净,这给了张一帆不错的第一印象。他大概知道,贵州最近这些年经济发展势头相当不错,尤其在大数据领域的投入和发展也越来越像个样子了,所以魏伟来贵阳寻找可储备的投行项目,其实也挺正常。

在到达厅出口处,魏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甫一见面,两人免不了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又搂又抱。稍微消停之后,张一帆打算通过手机叫上一辆网约车,但被魏伟制止了,说是自己包了辆奔驰320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张一帆打趣他:“行啊,土豪呀!”魏伟则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两臂高举伸向天空,回应道:“最近股市不错,金融民工又活过来啦!”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奔驰车也没有漏油,大约两个小时后,就到了大窝凼附近。魏伟也已经提前订好了酒店,其实在这个地方,如果不准备住民宿的话,也只有这一家酒店可住。酒店名叫星辰天缘,准五星,设施服务都还不错,位置离天眼也够近。

当然,在后来返程离开酒店去龙洞堡机场的时候,两人就遇到了麻烦事儿:酒店方面并不提供往返机场的车辆,但由于这个地方相对来讲非常偏僻,想自己叫辆车去机场就变得相当困难:或者是当地司机随意要价;或者是即便你申明是包车前往,他们也会再加几个人拼车;更糟糕的是,当地司机的时间观念极其不靠谱儿,答应中午12点出发,但可能到了下午两三点钟他都还没出现。

大窝凼正是中国天眼的所在地,更准确的地址是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克度镇大窝凼。中国天眼就坐落在大窝凼的喀斯特洼坑中。“中国天眼”是一种俗称,它的正式名称是“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英文是Five-hundred-meter Aperture Spherical Telescope,所以也简称为FAST。这个工程是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由我国天文学家南仁东于1994年提出构想,历时22年建成,于2016年9月25日落成启用。

FAST牛逼的地方在于,它具有我国自主的知识产权,是目前世界上最大单口径、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其设计综合体现了我国高技术创新能力。就张一帆自己的理解,它有三个非常牛逼的地方:一是太空测控,FAST能把中国空间测控能力由地球同步轨道延伸至太阳系外缘,将深空通讯数据下行速率提高100倍;二是脉冲星计时阵,FAST能把脉冲星到达时间测量精度由120纳秒提高至30纳秒,成为国际上最精确的脉冲星计时阵,为自主导航这一前瞻性研究制作脉冲星钟;三是寻找外星人,基于FAST的强大功能,如果银河系(直径约为15万光年)内存在外星人,其信息就很可能被发现。

尤其是在脉冲星计时阵和脉冲星钟方面,FAST将为未来的宇宙航行时代探索建立宇宙路标。因为人类要走到火星,或者走出太阳系,甚至银河系,地球上的GPS导航系统就成了废物,但如果能知道宇宙中很多脉冲星的位置,就可以通过它来定位、导航。因为脉冲星会不断地发出脉冲信号,而这种信号非常稳定,找到这种脉冲星信号以后就可以把它应用于深空探测、星际旅行,建立脉冲星自主导航系统。而且,截至2018年9月12日,FAST已经已经发现了59颗优质的脉冲星候选体,其中有44颗已被确认为新发现的脉冲星。

FAST的天线口径为500米,与号称“地面最大的机器”德国波恩100米望远镜相比,其灵敏度提高了约10倍,如果天体在宇宙空间均匀分布,FAST可观测目标的数目将增加约30倍。与美国Arecibo 300米望远镜相比,FAST灵敏度高2.25倍,而且Arecibo 20°天顶角的工作极限,限制了观测天区,特别是限制联网观测能力。相关预测认为,FAST将在未来20-30年内保持世界一流设备的地位,并将吸引国内外一流人才和前沿科研课题,成为国际天文学术交流中心。

至于“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为什么要把FAST定址于“大窝凼”,则大概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地貌最接近“天眼”的造型,像一口天然大锅,工程开挖量最小;二是这里的喀斯特地质可以保障雨水向地下渗透,不会在表面淤积而损坏和腐蚀望远镜;三是射电望远镜需要一处“静土”,大窝凼附近5千米半径之内没有一个乡镇,无线电环境理想。

因为来时匆急,张一帆和魏伟两人办理了酒店入住之后才知道,新的《贵州省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电磁波宁静区保护办法》已经在4月1日起施行,距“中国天眼”半径5公里内的核心区严禁携带手机、数码相机、智能穿戴设备等无线电发射设备或可以产生电磁辐射的电子产品。这意味着,两个人只能“亲眼目睹”中国天眼的雄姿,而没有办法用手机拍照。

“你看,胶卷相机这个已经淘汰的东西,在这里突然又有独特的价值了!”看到有其他的游客脖子上挂着胶卷相机,魏伟难免有些愤愤不平。经过一段大巴接驳之后,就到了上山台阶。通往瞭望台的台阶依山势而建,挑战性并不大,每段台阶路线的转弯处,都会有一些科普资料供游客参考,两人就这样边走边看,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人已经站在了瞭望台上。从瞭望台往下看,“中国天眼”就稳稳坐落在一个天然喀斯特大坑中,那个大坑就是大窝凼了。

“确实壮观!”张一帆不禁发出感叹。身临其境之后,中国天眼让他想到西安兵马俑大坑,这两个著名大坑在感官上给人的印象竟然颇为相通,只不过一个是遥遥两千年前的古代专制奇迹,见证的是一个封建帝国的衰亡,而另一个却是历历在眼前的当代科技奇观,正在见证的却是一个东方现代大国的全面崛起。从心理上,张一帆对后者感同身受。

站在瞭望台上,两人凭栏四下望去,才真正体会到天眼的选址之妙:以天眼为中心,像一颗石头落入平静的湖面,群山波浪般一环一环向外荡漾开去,层峦叠嶂此起彼伏,绿意盎然,直至天边;视野所及之处,山峰皆不算太高,但疏密有间错落有致,偶尔出现的喀斯特孤峰和嶂谷,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更是宛如仙境……

两人沉醉于这种视觉享受,互相都没有说话。少顷,魏伟长吁了一口气,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也仿佛是在和张一帆说话:“南仁东还是太伟大了”。张一帆深有同感,他相信,任何一个亲眼看到中国天眼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并对他产生全新而崇高的敬意,这种感受是在其它地方看图片看新闻时所难以真正理解的。

南仁东是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的研究员,是FAST工程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他的主要研究领域就是射电天体物理和射电天文技术与方法。自从1994年起,南仁东就一直在负责FAST的选址、预研究、立项、可行性研究及初步设计,并全面指导FAST工程建设,主持攻克了索疲劳、动光缆等一系列技术难题。在项目选址过程中,南仁东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图,跋涉在中国西南的大山里,先后对比了1000多个洼地,花了长达12年的时间,才选中了现在的这处大窝凼。

2016年9月,“中国天眼”落成启用前,南仁东已罹患肺癌,并在手术中伤及声带。但他患病后依然带病坚持工作,尽管身体已不适合舟车劳顿,他仍从北京飞赴贵州,亲眼见证了自己耗费22年心血的大科学工程落成。2016年9月25日,FAST工程落成启用,并开始接收来自宇宙深处的电磁波,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工程竣工之日发来贺信,刘延东副总理亲临现场致辞。2017年9月15日,南仁东因肺癌突然恶化,抢救无效逝世,享年72岁。2018年12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授予南仁东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

“像南仁东先生这样的科学家,把生命中22年的时间全部贡献给了天眼项目,心无旁骛高度专注,没时间写学术论文,评不了院士,但却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魏伟转头对张一帆说,语气竟是十分动情:“我辈高山仰止啊,和南仁东先生比起来,我们屁都不是一个。”

“是啊,南先生不仅是位射电领域的大科学家,还是位优秀的总工程师,这就太牛了,天眼项目的工程难度是非常大的,包括索网结构,要把项目成功完成,需要解决太多的工程施工中的实际难题。大概类似于让一位金融学教授去炒期货赚钱,这中间需要跨越的各种实际障碍超乎想象。”张一帆接口道,“现在觉得,和南先生比起来,在股市当中乱炒一通‘边缘计算’概念什么的,实在太无聊”。

“关键的问题还是对生命的理解不同,”魏伟似乎忽然有些“开悟”,“不同类型的投资者对市场的操作方法不同,表面上看是因为他们各自对市场的理解不同,但本质上是因为他们各自对生命的理解不同。举个例子,比如巴菲特,他为什么是一位价值投资者呢?是因为他从小家境优渥,并且其成长过程刚好叠加了美国的上升期,所以他会认为生命是可以把握的,未来会比现在更好,得出的结论自然就是长期价值持股。再比如索罗斯,他为什么是一位投机大师呢?是因为作为一个出生于匈牙利的犹太人,他从小就颠沛流离,为了躲避纳粹的追捕而东躲西藏,四处逃命,所以他会认为未来是不确定的,或者说未来是有风险的,那么他得出的结论自然就是‘有机会就赌一把,没机会就藏起来’,他肯定不会搞什么劳什子‘长期价值持股’”。

这种说法倒是颇有新意。张一帆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但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魏伟:“记得前两年格力电器打算收购珠海银隆的时候,你深度研究过这个项目,对格力也算比较熟悉了,最近格力电器的大股东格力集团准备把控股权转让出去,这件事是现在绝对的市场焦点,几乎所有的猜测都认为,作为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的董明珠会成为接盘方,至少是接盘方之一,你有什么自己的看法吗?”

“这件事目前可以获知的有效信息还是太少,只能靠猜。但我最近几天确实也在关注这个事儿,有些话题我们可以交流下。比如吧,董明珠到底值多少钱?她值30亿还是50亿?或者值1000亿?”魏伟把话题导向了一个自己最近几天一直在思考的方向:像董明珠这样的明星职业经理人,市场该怎样给她定价?她到底该价值几何?

格力电器(000651.SZ)最近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格力集团拟以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所持有的格力电器总股本15%的股份,转让价格不低于该公告日前30个交易日的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的算术平均值,最终转让价格以公开征集并经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批复的结果为准。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可能将发生变更,格力集团后续将进一步研究制定公开征集转让的具体方案。本次公开征集转让,尚需取得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等有权机构的批准,是否能取得批准及批准时间存在不确定性。

而按照格力电器最新发布的财报信息,格力集团是格力电器的第一大股东,持有格力电器18.22%的股份,而作为格力电器第二大股东的经销商联合体河北京海担保投资,则持有格力电器8.91%的股份。如果最终如公告所示,格力集团成功转让所持格力电器总股本15%的股份,则格力集团将丧失对格力电器的控股权,而沦为持股比例仅为3.22%的小股东。

“在格力电器的发展史中,在董明珠对格力电器的持股过程中,我先告诉你三个关键点,这三个关键点值得特别关注。”魏伟首先向张一帆提示:“第一个关键点是,格力集团长期以来都是集体所有制企业,在格力电器的相关公告中,许多年来也都是这样表述的,比如在2008年年报中是这样表述的——‘格力集团属于集体所有制企业,受珠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但在2009年年报中,这个信息的表述变成这样了——‘报告期内,公司控股股东珠海格力集团公司更名为珠海格力集团有限公司,其股东为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有格力集团100%的股权,为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也就是说,在2009年,格力集团在公司的所有制性质上完成了从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到一家国有独资企业的转变,但对于具体的‘转变’过程,我没能查询到更多的细节。”魏伟继续说他的重点:“第二个关键点是,格力电器在2005年末推出的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中所配套的管理层股权激励方案,这是董明珠所持有的格力电器股份的根本来源和最主要的来源。而根据格力电器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中的信息,董明珠作为格力电器第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为0.74%,持股数为4448.8492万股。以最近的股价初略估算,董明珠目前持有的格力电器市值约为25亿元。”

“第三个关键点是价格。”魏伟调整了一下身体靠着瞭望台栏杆的姿势,继续他的话题:“根据格力电器在2005年末发布的《股权分置改革说明书》,格力电器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的股票来源,是从格力集团所持股份中划出的2639万股股份——在2005年、2006年、2007年中的任一年度,若公司经审计的净利润达到承诺的当年应实现的数值,格力集团将按当年年底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值作为出售价格,向公司管理层出售713万股的股份;若以上三个年度均达到承诺的净利润水平,则向公司管理层出售的股份总数为2139万股;剩余500万股的激励方案由董事会另行制定。”

“而且,在这个管理层股权激励方案中,成为激励对象的管理层只有4位:董事长朱江洪、总经理董明珠、副总裁黄辉和副总裁庄培。之后,格力电器在2006年、2007年与2009年3次授予限制性股票,并伴随着公司利润分配方案的实施,公积金转股及送红股等,到现在才有了董明珠的25亿元的持股市值。”说到这里,魏伟稍微停顿了一下,试图做个总结:“回头看格力电器上市后这23年的发展,从股权的角度,可以发现,大股东格力集团一直在让出自己的利益,尤其在股权分置改革过程中,格力集团不仅向流通股东给予了补偿,而且还以每股净资产的价格向核心管理层让渡了大笔股份,使得自己在格力电器中的持股比例不断降低。”

“要知道,上市之后,格力电器的净资产回报率基本上每年都处于15%-40%之间,这个数字是非常高的,这就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利润奶牛型公司。”魏伟看了一眼张一帆,耸了耸肩:“我查过,2005年格力电器的净资产收益率大概在19%左右,四位核心管理层以经审计每股净资产的价格受让这样一家高成长公司的大笔股份,当然是占了大便宜。”

魏伟一口气讲了这么一大通,然后问张一帆:“有啥感想?”

张一帆当然有感想,因为他从魏伟的讲述内容中,近乎本能地意识到一个敏感问题:“伟哥,把你说的这三个关键点互相联系起来思考的话,你是不是重点想说,格力集团由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变身’为一家国有独资企业,和格力电器核心管理层的股权激励计划之间,有着某种联系?你看,在2009年,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实施完毕,格力集团也由集体所有‘变身’为国有独资,不是吗?”

魏伟看着张一帆,忽然笑了一下:“这是你猜的,在这方面,我只能说我并没有看到更多的材料,也不知道任何相关细节。接下来,我跟你单独说一下董明珠个人在格力电器中的利益体现,我们都知道,董明珠是明星销售员出身,事实上,在格力电器IPO的时候,董明珠作为销售公司经理,已经持有股份了,500股。在格力电器1996年11月发布的股票上市公告书中,对董监高的持股情况有过详细列示,在列示的共16位董监高人士中,董事长苏结宏持有10000股,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江洪持有6000股,监事长石小磊持有1500股,董事梁华应持有1000股。在剩余的12位董监高中,只有7位有持股,包括董明珠,而且持股数都一样,都是500股,其他的5位董监高持股数就是0了。总的来说,当时这批董监高们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2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0.029%。”

张一帆发现,做投行的人对数字似乎都有着惊人的记忆力。

“这至少说明,格力电器从上市第一天起,就不缺少激励基因。”魏伟继续分享着他的数字密码:“而且,从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出发,我们可以看一下董明珠在过去这些年的薪酬变化,看看她的薪酬水平是否处在一个受到‘体制压制’的状态,如果她的薪酬水平明显受到了压制,那么这种情况对她就是不公平的。但如果她的薪酬水平没有受到明显的压制,而公众依然觉得她应该被‘被激励’,这就是公众的错觉了。”

根据格力电器的年报信息:

2001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2.73亿,主营收入65.9亿,董事兼总经理董明珠期末持股数为5070股(合市值约5万元),她和董事长朱江洪两人合计在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37万元;2002年度,董明珠持股数无变化;2005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5.1亿,主营收入182亿,董明珠持股数无变化;

2006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6.28亿,主营收入238亿,且因股权分置改革、管理层股权激励及上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实施,格力集团持股比例降至40.84%,董明珠的持股数由5070股一举上升为225.97万股(合市值约2682万元),董明珠当年在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66万元;

2007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12.7亿,营业收入380亿,由于格力集团履行股改承诺通过股权转让引进战略投资者河北京海担保投资公司,及管理层激励股份让渡等,格力集团的持股比例进一步降至22.58%,董明珠的持股数则由于股权激励的原因,进一步上升为476万股(合市值约为2.35亿元),董明珠当年在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133万元;

2008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21亿,营业收入420亿,因实施利润分配方案,董明珠期末持股数上升为714万股(合1.39亿元),董明珠当年在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119万元;

2009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29.13亿,营业收入426亿,因实施利润分配方案,董明珠的持股数首次突破1000万股大关,而上升为1410万股(合市值约4.08亿元),董明珠当年从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210万元。同年,格力电器的控股股东格力集团由集体所有制企业变身为国有独资企业,由珠海市国资委持有100%股权;

2010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42.8亿,营业收入608亿,由于实施利润分配方案,董明珠期末持股数突破2000万股大关,达到2114.88万股(合市值约3.83亿元),董明珠当年从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252万元;

2011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52.37亿,营业收入835亿,董明珠持股数不变,当年从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475万元;

2012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73.8亿,营业收入993亿;2012年5月份,董事长朱江洪和监事会主席石小磊双双退休离任,董明珠晋身董事长兼总裁,并同时成为格力集团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格力正式进入董明珠时代;董明珠持股数未变,当年从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475万元;

2013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首次突破100亿,达108.7亿,营业收入则首次突破1000亿,达1186亿;董明珠持股数未变,依然为2114.88万股,当年从公司领取的报酬总额为499万元;

2014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141.55亿,营业收入1377.5亿;通过二级市场少量增持,董明珠期末持股数变为2120.67万股;董明珠当年从公司获得的报酬总额为719.72万元;

2015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125.32亿,营业收入977.45亿;由于上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实施及二级市场少量增持,董明珠期末持股数突破4000万股大关,达到4382.05万股(合市值约9.8亿元),并以0.73%的持股比例晋身为格力电器第九大股东;董明珠当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697.71万元;

2016年度,供给侧改革元年,格力电器净利润154亿,营业收入再度盘上千亿大关,为1083亿;通过二级市场少量增持,董明珠期末持股数进一步升至4431.85万股;董明珠当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619.83万元;

2017年度,格力电器净利润224亿元,营业收入达到1482.86亿元;通过二级市场少量增持,董明珠期末持股数微增至4448.8492万股(合市值约19.44亿元),以0.74%的持股比例位列格力电器第十大股东;董明珠当年从公司领取的税前报酬总额为702.07万元;

2018年年报截至目前还没有披露,但根据2018年三季报,董明珠持股数未变,依然以0.74%的持股比例位列格力电器第十大股东。以当前股价计(2019年4月15日),董明珠的持股市值已经突破25亿元。

“从这个过程看,我们可以大致总结出一些东西。”魏伟看了一眼瞭望台下方不远处的台阶,有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正跪在地上抄写台阶转弯处资料牌上的科普内容,“第一,从2001年到2017年,格力电器的净利润从2.73亿提升至224亿,是82倍,同期格力电器的营收规模从70亿左右上升至1480亿左右,是21倍,而董明珠同期从公司领取的薪酬则从每年大约17万元提升至700万元,是41倍多;第二,从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核心管理层激励开始,董明珠以每股净资产的价格获得了大量的公司股份,目前其所持股份市值约为25亿元,当然这部分股份的获得是有成本的,但其成本相当低,考虑到现金分红因素,这部分股份的成本可能早就可以忽略不计了,甚至早就是负数了;第三,随着股改配套管理层激励的基本完成,在2009年之后,现金分红就成了董明珠的一大收入来源,比如,2016年度的分配方案为每10股派现金红利18元,这大概就有8000万元。”

“你的意思是,总的来看,在董明珠身上根本不存在激励不足的问题?”经过魏伟的这样一番梳理分析,张一帆大概也有了自己的结论,他觉得,自从格力电器上市以来到现在,董明珠从格力电器身上获得的利益应该至少在30亿元以上,这不是个小数字。但是,这个数字就足够大吗?

魏伟似乎早就料到张一帆会有如此一问,倒也不慌不忙:“这个问题,我们找几个人简单互相比较一下,答案就清晰了。”

首先,我们可以看一看美的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美的和格力算是同行业的直接竞争对手吧,而且两家公司现在连市值都相差无几,按美的集团2018年第三季度的披露的信息,方洪波持有美的集团约1.37亿股,持股比例为2.06%,位列美的集团第四大股东,这部分股份当前市值约为70亿元。同时,美的集团2017年度报告显示,方洪波当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719万元。

方洪波和董明珠这两个人,其实有不少可以拿来比较的东西。比如,两人服务的公司都是家用电器巨头且市值相当,且两家公司都位于广东;两人都是外地人,“粤漂”,董明珠1954年出生于江苏南京,方洪波1967年出生于安徽省铜陵市;两人前后脚来到广东,董明珠1990年加入格力,方洪波1992年加入美的。

简单讲,这两个人薪酬水平差不多,持股市值有差距:董明珠持股市值25亿元,方洪波持股市值70亿元。

那么,我们就再找个人来比较一下。比如,TCL集团的董事长兼CEO李东生吧。按TCL集团2018年年报信息,李东生持有TCL集团约6.45亿股,持股比例为4.76%,位列TCL集团第三大股东,这部分股份当前市值约为24.7亿元。同时,李东生当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299.11万元。但TCL集团2017年度报告显示,李东生当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486.59万元。

也就是说,董明珠和李东生的持股市值相当,但在薪酬水平上,董明珠明显较李东生高。

我们再来找一个不同行业的类似人士来比较一下。比如,中国平安的董事长兼CEO马明哲吧。中国平安2018年年报显示,马明哲持有中国平安约112万股A股,占总股本比例为0.00613%,这部分股份当前市值仅为9100万元。同时,马明哲当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885.64万元。即便加上其配偶持有的20000股中国平安H股,马明哲在中国平安的持股比例也实在太低。在上面提到的这几位上市公司掌舵人当中,马明哲是唯一一位持股比例没有进入前十大股东行列的上市公司掌舵人。

在中国平安的管理层持股名单中,公司资深副董事长兼常务副总经理孙建一倒是颇为引人关注,他的持股数比马明哲还多,约为427.36万A股,占总股本比例为0.02338%,这部分股份合市值约为3.49亿元。此外,就当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而言,身兼执行董事、联席首席执行官、常务副总经理、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等数职的李源祥所获报酬最高,达1457.88万元。

总之,如果和马明哲相比,董明珠的税前报酬总额稍逊于马明哲,但其持股市值却高出马明哲太多。尤其考虑到中国平安是一家市值近1.5万亿的公司,在体量上高出格力电器几个数量级,马明哲在公司中的利益体现就明显太少了。

“这么看来,在董明珠身上确实不存在‘激励不足’的问题。”经魏伟这样一通分析比较,张一帆有些感慨:“你刚才拿来比较的这几个人,在他们所在的这个位置,其实都已经不存在激励不足的问题,在他们身上,可能更多的是‘理想’和‘欲望’的差别。”

但他真正的困惑似乎依然没有被解答:“伟哥,从市场经济的角度,‘企业家才能’到底该如何定价?像格力电器这样一家三千多亿市值的明星公司,长期的净资产收益率介于15%-40%之间,为投资者带来巨额价值回报的资本市场的宠儿,它的高管团队中的核心人物值多少钱?或者,像中国平安这样,一家市值高达1.5万亿的公司,它真正的核心人物持有的股票市值都不到1个亿,这难道不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吗?”

“那,南仁东值多少钱?”魏伟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然后,两人目视远方,都不再说话。这时他们才发现,天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是浓云密布,远处的山峦被浓云压住,傍晚的阳光从缝隙中努力放出光芒,这景象既无北方大山“苍茫辽阔”的雄浑,亦无江南“远山如黛”的柔媚,但却又似乎两者兼具,别有味道……(完)

华南分社社长
财经媒体人,金融评论家;剑鱼投资系统创始人;著有《做自己的基金经理:给亿万股民的投资忠告》(中国经济出版社,2014年6月),《牛熊博弈:对话中国投资高手》(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9年9月)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