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欧洲管理发展基金会CEO柯尼埃尔:商学院未来最大的挑战

李思2019-04-27 10:3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思 埃里克·柯尼埃尔(EricCornuel)坦诚陈述着自己的想法,不会让人觉得他这句话掺了水,还有些话没有讲出来。

对话刚开始时,柯尼埃尔语速很慢,字斟句酌。作为法国人,柯尼埃尔说到激动处偶尔就会蹦出一两个法语单词。随着对话的进行,柯尼埃尔语速在加速,对话开始半小时后,他会说:tellyouthetruth(说实话)。

柯尼埃尔是欧洲管理发展基金会(EFMD)的总理事兼CEO。EFMD是管理教育和培训的全球性合作组织,总部位于布鲁塞尔,近900个成员组织来自88个国家,包括商学院,大型企业、公共事业组织及管理培训机构等。此外,EFMD创办了EQUIS、EPAS、CLIP等高等教育认证体系,同时也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的两家办学机构之一。

采访当天,现场嘈杂,我们要穿过正在社交的人群,找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在去往休息区的路上,柯尼埃尔被一个身材高大的朋友拦住,对方激动的拥抱了他,寒暄了几句。

柯尼埃尔对世界的态度是开放的。他支持全球化,认为人、货物、服务在全球范围内的自由流通是有益的。他对于知识传播的态度也是开放的,他认为只要是正确的,不存在误导性的知识,都应该得到传播。

柯尼埃尔事业的起点始于创业,90年代初,柯尼埃尔在法国建了一座水电站,开启了企业家生涯。最终,柯尼埃尔还是选择了学术道路,在成为EFMD的CEO之前,1997年至1999年间,柯尼埃尔是哈萨克斯坦管理经济战略研究院(KIMEP)的院长。

2000年,柯尼埃尔加入EFMD担任CEO,谈起18年来EFMD的发展,柯尼埃尔坦言发展远超他的预期。18年前,EFMD只有16名工作人员,12所会员学校。如今,EFMD在全球范围内有将近900家会员机构。

回顾18年间全球商学院的发展,他难掩欣喜之情。对于商学院未来的发展,他也是信心十足。

在柯尼埃尔看来,商学院未来最大的挑战,是对于学术研究的认定过于狭窄。教授也不应仅基于统计数据做分析研究,应该走出校园,参与城市管理,去为政府、企业出谋划策,去为报纸写专栏。

【对话】

经济观察报:您很早开始创业,随后将更多精力放在学术研究,后来又如何成为EFMD的CEO?

埃里克·柯尼埃尔:我在学术上的追求并不意味着放弃企业家(创业者)的身份。在社会的每个方面,你都可以做企业家(创业者)。我试着将企业家精神应用到所承担的不同社会角色中,先成立了公司,之后开始学术生涯。在此过程中,我设立新项目做院长等。在当下的职位上,我仍是一个企业家,通过开发更多服务、更多会员、新认证等等。我认为企业家可以在任何职位上。

经常发生的情况是,事情是偶然发生的。非常重要的一点,你应该保持寻找机会的状态。当时我是商学院院长,对自己的工作非常满意。收到这个职位面试邀请时,我知道这个机构,当时规模还很小。和董事会成员面试沟通时,他们告诉我有很多发展的可能,新活动、新项目,他们想让EFMD上一个台阶,这是让我对这个机会感到兴奋的地方,也是我决定搬家并成为EFMDCEO的原因。

2000年担任CEO时,EFMD只有16个人,12个会员学校,EPAS、CLIP认证体系等都还不存在,我们只在布鲁塞尔有一个办公室。现在,我们在日内瓦、布拉格、香港、迈阿密都有办公室。EMFD的发展超过了我的预期,现在我对行业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在全球范围内,EFMD的规模可以更大,也可以变得更重要。

经济观察报:您怎么看待世界经济格局正在发生的变化,这些变化将怎样影响商学院?

埃里克·柯尼埃尔:经济与政治紧密相连。现在有一些不是很积极的现象,比如美国的川普总统想要关闭边境等。实际上,我们应该尽可能开放,交换产品和服务。在欧洲,脱欧很像是英国的态度,将自己孤立起来,认为自己可以不依靠他人存在。

在经济和社会方面,我们应该尝试朝更加全球化、集成化的世界努力。每个国家可以共同发展,而不是分隔开来站在对立面上。我们应该朝着和谐的世界努力,人们可以平和生活,没有战争。

管理方面也是如此。我认为全球范围内最为欠缺的不是想法、经济学理论、管理学理论,而是能够帮助世界进步的全球性组织。

商学院在一定程度上免于受此影响,并一直得益于国家间的融合,在世界各地拥有尽可能多的商学院作为合作伙伴而变得越来越国际化。

商学院希望世界是开放的,人可以从一个国家搬到另一个国家,在所有国家进行商品和服务的交换等。一般来讲,人、货物、服务在国家间的自由流动非常有价值。学术自由、学术流动、学术合作交流,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不仅是对商学院,对普通的学校、医学院也都有好处。

经济观察报:不同国家、学校间老师和学生的流动,如何使学校、学生、社会受益?

埃里克·柯尼埃尔:学生不是商学院的客户,不是社会的客户,他们不是商品。但他们是产品,是正被塑造的人,然后成为社会的代理人。商学院对学生的培训,必须使得他们成为良好的社会代理人,迫使他们做好人,生产价值的同时能够分享价值。

商学院要确保参与项目学习的人,深入认识到他们在社会中应该做什么。公司要创造利润,但利润不是全部。我们在社会中必须有强大的社会价值,我认为这是商学院应该争取的。

让人们意识到他们在社会中的责任也非常重要。比如在亚洲,人们善于让他人不丢脸,是尊重他人的一种表现。我认为这非常好,因为如果你不尊重某人,也许这个人会因此抑郁、甚至崩溃,对他人的责任也非常重要。

学生在完成学业后进入社会成为代理人。如果给商学院机会,他们可能会让学生获得新概念、新思维模式,甚至是更加利于社会的思维模式。我知道排名对商学院很重要,学生满意度对排名很重要。但我认为,学生满意度可以从很多维度测量,不仅是提升学生工资等标准,也应包括学生毕业后职位的变化。

经济观察报:没有排名的新兴商学院应该如何打造声誉?

埃里克·柯尼埃尔:排名是教学质量的重要体现,但也是一个问题。

有些规模较小的机构,比如在对当地经济的影响等方面做得非常好。CEIBS是一所非常好的学校,但世界上不能只有CEIBS和与之类似的学校。世界需要不同的学校,学校要满足不同社会不同层次的需求。所有事情都相联系,我们应该打造新的方法识别他们的优点。

学校刚成立时,加入相关组织非常重要,比如EFMD,我们同等尊重全部成员学校。新学校可以尝试接触更成功的学校,向他们寻求帮助。我们不是互相竞争的学校,大机构可以帮助小机构,我认为这方面需要加强,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事。

经济观察报:当下社会需要商业与科技等领域更加紧密的结合,而一些研究人员是否过于专注于某一细微领域的研究?

埃里克·柯尼埃尔:非常对。同时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研究领域的联合项目,“管理+医疗保健”、“管理+房地产”、“管理+科技”等等,这是一场革命。重要的是我们在进步,没有停滞不前。这是商学院非常重要的特性,能够随环境而改变。

研究是学术机构的核心,但商学院应该做更具实用价值、对社会有价值的研究。细分领域的学术研究不应是唯一被认为是高质量研究的标准。评判学术研究的标准,应该扩大到对社会有益、对组织管理有益的研究。学术研究的认定需要更宽泛的概念。我们要接受好的应用研究、案例研究、与非盈利组织、政府相关的研究也是好的学术研究。

问题是当下的体系非常封闭。我们需要博士项目做出改变,需要和排名机构沟通,以便他们对学术研究有更宽泛的接受程度,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一步一步努力,未来一定会改变。我们要确保这么多优秀人才,他们的智力用于能给社会带来益处的研究。

经济观察报:您认为商学院的未来和挑战是什么?

埃里克·柯尼埃尔:商学院应立足于社会、服务于社会,能够吸引不同社会成员,从希望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到有一定年资想要重新学习的人。通过商学院的教育,让人们树立不将利润视为唯一目标的意识。生活中除了金钱,还有非常多值得关心的事物。

过去18年,我看到商学院在质量上、教学技术、技能上的提升,更多社会性的途径意味着商学院真正参与到社会生活中,确保我们在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我看到亚洲商学院的强势崛起,出现很多非常优秀的商学院。

商学院的未来是光明的。管理是结合性很强的学科,我认为未来会看到越来越多跨学科学习、数字化学习与当面授课相结合。未来希望看到管理教育对社会、政治起到更大的影响。向人们解释如何更好的管理,更好的执行项目。

商学院所面临的挑战,除了研究问题的范围应该更为宽泛,否则管理学业可能面临类似经济学逐渐衰落的境况;我们需要更多参与到社会活动中,教授们不应总是在办公室里做基于数据库的研究,他们应该向报纸投稿、写专栏;他们应该参与城市的管理,应该给公司、政府做顾问。工作人员和学生也是如此。

我认为商学院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应该打开大门,参与到社会中去。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管理与创新案例研究院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