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解读任正非的5•21采访,我们应该真正关注什么

邹卫国2019-05-22 10:4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邹卫国/文 任正非在5月21日的采访讲话,得到了广泛共鸣,这是这两天民众最为关注的事件。

任正非的访谈讲话,得到了各种赞扬,这是他应得的美誉。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在各种情绪化的表达之下,很多真知灼见反倒被淹没了。

重新审视任正非的意见,有助于我们理清现实,更正确地正确应对复杂局面。

在接受记者采访中,对于应对当下复杂局面,任正非一直在强调:要把华为自己的事情做好,但是,如何才能够“做好华为自己的事情”?

这就需要正视自己的问题。除了华为自己的问题之外,还包括外部环境条件。于是自然而然地,对中国国内社会问题的关注就不可避免了。

对于中国国内社会环境,任正非提出了建设性的观点和批评。如下文我们将引述的,相关意见覆盖了改革开放、自主创新、教育、税收等等热点领域。

当然,任正非强调,“我从来没有研究过我们国家的具体社会问题,现在也是让公共关系逼着对外”。任正非说,拿我来当盾牌到处挡枪子,“我就上战场,我老了,打死了就算了,不在乎了。”

人才是关键

如何才能与美国竞争,在贸易战中取胜?

他强调要靠人才。

任正非说,第一次世界人才大转移,是苏联的三百万犹太人转移到以色列,以色列成为了一个科技高地。

任正非还引述了德国和日本的例子。二战之后,德国和日本工业基础都被摧毁了。当时有一个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整雄风”,没多少年德国就振兴了,所有房子都修复得跟过去一样,日本的经济也快速恢复。

“得益于他们的人才、得益于他们的教育、得益于他们的基础,这点是最主要的。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

所得税需要再调整

对于人才的来源,一是国内的人才,一是国外的人才。

任正非说,现在新的机会来了。“第二次人才大转移又来了,美国排外,大量人才进入不了机密研究。”

对于国外人才引进。面对人才引进的困难,他对高税率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强烈批评。他抓住了中国企业吸引人才、技术创新最关键的痛点。

任正非说,很多科学家在美国丧失了工作信心,为什么不拥抱他们进来呢?他们问“怎么进来?孩子上学难,没户口买不了车,还要缴很高的税收。”应该调整我们的政策,拥抱这个世界。

他说,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雷锋是把一切都献给国家、献给党。”

任正非认为,一些措施并不符合科学研究的规律。他说,最近听说大湾区可以降到15%,实施措施是什么,是不是要在大湾区有户口,是否要在大湾区有工作?换一个地方就不行,这个政策有什么用?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只在这里上班八小时,还是科学家吗?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回国的路。

提升教师地位

对于国内的人才,离不开教育。他对教育的定位非常高,充满期待。

对于教育,任正非说:“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他说,国家发展要靠文化、哲学、教育,这是“发展国家的基础”。

由此,他对我国教育与科研现状,提出了强烈批评。

“我亲身经历了他们政治地位低、受人歧视、经济待遇差的窘境,我们自己跟着他们,也亲身体会了这个苦,所以没有选择去当老师。”

而“基础教育是国家的责任,企业要做好企业自身的事情。”“教育手段的商品是另外一个事情,我认为最主要还是要重视教师。”只有教师的政治地位提升,经济待遇提升了,我认为才可能使得教育得到较大发展。

经济泡沫化与学术思想泡沫化

如何才能实实在的坚持企业理想、发展中国自己的高科技企业,他对整体的国内环境提出了批评,尤其是对过度金融化、过度互联网化(特征就是:赚短期、赚快钱的短期行为风潮)带来的经济泡沫化现实提出了批评。

任正非说,就我们公司和个别的企业比,我们认为已经没有多少差距了;但就我们国家整体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这与我们这些年经济上的泡沫化有很大关系,P2P、互联网、金融、房地产、山寨商品……等等泡沫,使得人们的学术思想也泡沫化了。

他说,一个基础理论形成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如果大家都不认真去做理论,都去喊口号,几十年以后我们不会更加强大。所以,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做学问。

经济泡沫化是与过去的国家发展方针有关。“国家发展工业,过去的方针是砸钱……我们国家修桥、修路、修房子……已经习惯了只要砸钱就行。”

“我们有几个人在认真读书?博士论文真知灼见有多少呢?” 任正非说,其实中国五十年代也有很多原创科学家,但是现在都是毛毛糙糙、泡沫化的学风,这种学风怎么能奠定我们国家的基础科研竞争力呢?所以,还是要改造学风。

要开放,不要民粹

在任正非看来,民粹主义是“害国的”,民粹主义是一个非常大的发展障碍。

“千万不能煽起民粹主义的风”,任正非说,我经常举一些例子,其实就是想泼华为公司的冷水,不能使用民粹主义,这是害国的。因为国家未来的前途在“开放”。

作为全球创新的领先者,任正非并不赞同自主创新。他说,我们的重武器一定要自力更生吗?没必要,打赢就行。

他断言,完全依靠中国自主创新,很难成功。

任正非认为,自主创新作为一种精神是值得鼓励的,站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创新才是正确的。如果能够真真实实把优秀人才引进来,对我们改革是好的。如果还是强调自主创新,就会浪费非常多宝贵时间。

根本上,任正非的观点是“开放晚了、改革晚了”。

“我们还是开放晚了、改革晚了,WTO对人家是有承诺的,我们得到好处以后就要去兑现。如果早一些去兑现,做一些贡献,就能团结更多的朋友。”

(邹卫国系经济观察报副总编辑、管理与创新案例研究院院长)

附:任正非521访谈摘录

唯有提高教育

国家发展要靠文化、哲学、教育,这是发展国家的基础。

中国将来和美国竞赛,唯有提高教育,没有其他路。

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是国家的基本责任,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担负起一个民族素质提升的责任来。

基础教育是国家的责任,企业要做好企业自身的事情。

教育手段的商品是另外一个事情,我认为最主要还是要重视教师。

只有教师的政治地位提升,经济待遇提升了,我认为才可能使得教育得到较大发展。

我亲身经历了他们政治地位低、受人歧视、经济待遇差的窘境,我们自己跟着他们,也亲身体会了这个苦,所以没有选择去当老师。

当时有一个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整雄风”,没多少年德国就振兴了,所有房子都修复得跟过去一样。日本的经济也快速恢复,得益于他们的人才、得益于他们的教育、得益于他们的基础,这点是最主要的。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

国家发展工业,过去的方针是砸钱,但钱砸下去不起作用。我们国家修桥、修路、修房子……已经习惯了只要砸钱就行。但是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但是我们有几个人在认真读书?博士论文真知灼见有多少呢?

个人所得税

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雷锋是把一切都献给国家、献给党。

很多科学家在美国丧失了工作信心,为什么不拥抱他们进来呢?他们问“怎么进来?孩子上学难,没户口买不了车,还要缴很高的税收。”应该调整我们的政策,拥抱这个世界。

最近听说大湾区可以降到15%,实施措施是什么?是不是要在大湾区有户口,是否要在大湾区有工作?换一个地方就不行,这个政策有什么用?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只在这里上班八小时,还是科学家吗?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回国的路。

泡沫化

就我们公司和个别的企业比,我们认为已经没有多少差距了;但就我们国家整体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这与我们这些年的经济上的泡沫化有很大关系,P2P、互联网、金融、房地产、山寨商品……等等泡沫,使得人们的学术思想也泡沫化了。一个基础理论形成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如果大家都不认真去做理论,都去喊口号,几十年以后我们不会更加强大。所以,我们还是要踏踏实实做学问。

基础研究

其实中国五十年代也有很多原创科学家,但是现在都是毛毛糙糙、泡沫化的学风,这种学风怎么能奠定我们国家的基础科研竞争力呢?所以,还是要改造学风。

以中国为中心建立理论基地要突破美国的重围,眼前这个方式比较难,因为中国在基础理论上不够,这些年好一些了。

中国要踏踏实实在数学、物理、化学、神经学、脑科学……各方面努力去改变,我们可能在这个世界上能站起来。

但是我们有几个人在认真读书?博士论文真知灼见有多少呢?这种状况下,完全依靠中国自主创新,很难成功。

自主创新很难成功

自主创新作为一种精神是值得鼓励的,站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创新才是正确的。

如果能够真真实实把优秀人才引进来,对我们改革是好的。如果还是强调自主创新,就会浪费非常多宝贵时间。

我们的重武器一定要自力更生吗?没必要,打赢就行。

为什么不跨国创新呢?可以在很多国家中建立创新基地。哪个地方有能力,就到哪个地方去,我们可以在当地去建一个研究所。

我们同意鼓励自主创新,但是要把定义讲清楚。相同的东西,你自己做出来了也不能用,也要给人家原创交钱,这是法律,谁先申请归谁。

开放晚了、改革晚了

我经常举一些例子,其实就是想泼华为公司的冷水,不能使用民粹主义,这是害国的。因为国家未来的前途在“开放”。

我们还是开放晚了、改革晚了,WTO对人家是有承诺的,我们得到好处以后就要去兑现。如果早一些去兑现,做一些贡献,就能团结更多的朋友。

经济观察报副总编辑兼管理与创新案例研究院院长
以“价值”度量,以内部控制的“底层设计”思想观照,聚焦中国商业领域的公共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