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股份董秘实名质疑,巨额资金来源不明

洪宇涵2019-07-07 21:38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洪宇涵 7 月 5 日,一位名为“金盾股份管美丽”的新浪微博用户发布了《金盾股份在河南遭受司法不公!董秘请求共同维护上市公司合法权益!》一文,经记者核实,该用户系金盾股份现任董秘管美丽。

伪造印章

2018年1月30日下午五点,位于浙江上虞的金盾股份原董事长周建灿,在当地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坠楼身亡。截至目前,金盾股份因为原董事长周建灿去世引发一系列事件,造成公司面临了40宗诉讼案件,合计标的金额25.60亿元,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了金盾股份印章被伪造案、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集资诈骗案、浙江金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张汛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其中也包括了牵涉到的原告为单新宝、白永锋、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的案件。

2018年2月1日,金盾股份收到长葛法院财产保全裁定书,该院以受理4宗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为由,冻结了金盾股份的多个银行账号。金盾股份在收到案件材料后,发现原告举证的证据上加盖的金盾股份的印章是伪造的,立刻向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报案,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公司印章被伪造一案。

接到报案后,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于2018年2月5日对上市公司印章被伪造一案立案侦查。2月28日,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周建灿持90%股权)立案侦查,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张汛(金盾集团投融资部部长)立案侦查。

金盾股份随即就案件管辖权向长葛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但被驳回。金盾股份向许昌中院上诉,许昌中院依旧驳回了金盾股份的上诉。许昌中院及长葛法院认定本案构成表见代理。2018年年报显示,金盾股份已对上述四宗案件的预计负债7359.30万元,涉案金额为5998万元。

提出申诉

7月4日晚,上市公司金盾股份发布了一份《关于收到裁判文书的公告》,案件审判涉及长葛、许昌两级法院。公告显示,金盾股份因印章被伪造在河南长葛法院被诉,牵涉到的原告为单新宝、白永锋、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此前,公司因不服长葛法院一审判决,向许昌中院提起上诉。近日,金盾股份收到许昌中院下发的民事判决,判决驳回公司就四宗案件提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金盾股份在公告中称,在公安机关已有明确的印章鉴定结论的情况下,许昌中院二审判决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且存在审判程序违法的情形,公司将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其中,单新宝案的主要申诉理由包括事实认定方面、审判程序方面和适用法律方面。

在事实认定方面,金盾股份称,许昌中院和长葛法院对单新宝自行或委托他人代收的高额砍头息未予认定,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同时,两级法院未对单新宝是否属于职业放贷人进行审查,直接认定借贷行为合法有效,违反了银监会、公安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及央行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以及河南高院发布的《关于严格依法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的相关规定。

在审判程序方面,许昌中院及长葛法院对公司的调查取证申请未予理睬,程序违法。因涉案的借款均是由张汛办理,付息及退息也是经由其个人账户操作,而该证人因涉嫌刑事犯罪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其在侦查机关的供述公司难以调取,更无法向其调查询问相关事实,其供述对于本案的关键事实有着决定性作用,属于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案件关键证据,长葛法院及许昌中院对公司调取证据申请不予理睬,而且在判决中不予评判,属于程序违法。

董秘喊冤

在管美丽的文中,主要提及了四个方面的问题。

管美丽首先认为金盾股份是无辜被牵连的。管美丽在文中称,2018年2月1日,金盾股份收到长葛法院财产保全裁定书,该院以受理4宗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为由,冻结了金盾股份的多个银行账号,原本诉讼金额只有5998万,但查封额高达1.5亿。与此同时,金盾股份陆续收到了全国各地法院因周建灿跳楼而被起诉的民事诉状,在其他省、市诉讼案件或被法院驳回起诉,或中止审理,裁定结果都是民事诉讼案件应适用先刑后民的司法规则,驳回起诉并将案件及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处理。特别是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就此事件的一份再审审查民事裁定书,更是明确指出了民事案件需以刑事案件审理结果为依据的,民事案件应该驳回原告起诉。长葛法院一审中,上虞公安机关向长葛法院发出了情况说明等函件,明确指出上述案件均属于刑事案件的侦查范围,依法应当驳回原告的起诉,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但长葛法院无视了这一情况,抢先进行民事审判。

二是管美丽质疑在此次民间借贷中,暗含砍头息。周建灿在实施该些借款时,出借人均收取了高额砍头息,而这些高额砍头息要么直接汇给出借人,要么汇给出借人指定的第三方,长葛法院对于这些主张,均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采纳。根据单新宝等人和周建灿发生的借款以及砍头息支付金额计算,这些借款的日息实际上在1%左右,年化达到360%左右,是名符其实的“超级高利贷”和“砍头”息。目前看来,根据两级法院的判决,单新宝等人的砍头息收入无疑是被合法化了。

管美丽还质疑了巨额资金来源。公安机关曾多次想找到借款人之一的单新宝要了解周建灿与其发生的民间借贷的真实情况,但单新宝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连公安机关都无法找到。甚至公安机关要求债权人提供借款合同原件以对金盾股份的公章进行鉴定时,那些债权人都拒不提供,长葛法院也是找各种理由进行推诿,最后连公安机关都只能在长葛法院现场开庭时才取得那些合同进行鉴定,所有合同上的金盾股份的公章都是假的。

管美丽最后还对河南众合的股权结构提出了质疑。在长葛四宗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代表单新宝、河南合众以及芜湖华天与公司谈判是张伟民等人。单新宝、张伟民、张爱民、芜湖华天、河南合众等个人、公司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令人难以厘清。需要注意的是,河南合众注册资本为52200万元,其中张爱民出资2150万元,河南省中小企业信用担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1295万元,长葛市国有资产监督委员会出资48755万元。长葛市国有资产监督委员会处于绝对控股地位。还需要注意的是,河南省中小企业信用担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后面共有125名股东,全部都是河南省下辖各县市的财政局或国资委或国有企业。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华东新闻中心记者
重点关注华东地区企业的业务发展与资本运作。
联系邮箱:hongyuhan@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