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地产商造车的误区

王国信2019-07-12 12:40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王国信/文 在地产商造车的名单上,又增加了一个富力集团,而富力瞄准的目标是在汽车行业内口碑不佳的华泰汽车。简单来说,富力其实只是买了一个造车的资质,拿到了一张入门券。在双方的合作声明中,富力明显对华泰的现状并不满意,它说要开发全新的制造平台和产品,当然技术也得更新到“富力级”。这几乎和恒大买下国能汽车后的情形一样。

尽管收入囊中,但恒大对国能之前“研发”的新能源汽车并不满意。而客观的说,国能依托于已经倒闭很久的萨博的产品,其技术实力等诸多方面已经严重落后,不知道恒大是否知晓此情况。恒大在收购后,将之前已经下线过一次的产品重演了一次下线,以此来彰显恒大的速度。但在这番表演背后的,恒大仍不忘强调,国能这次下线的产品并非真正的“恒大造”。由此来看,其心里也有点发虚。

如果说宝能之前收购观致,让汽车行业见识了一个地产商的“凶猛”——那时候人们特意还沿用“宝万之争”的“野蛮人”来称呼宝能,那么随之而来的恒大,才算地产造车的登峰造极。当初姚老板一出手百亿的阔绰让汽车行业惊诧不已,钱还能这么花?而恒大决意要造车才仅仅半年多时间,许老板的预算已经花去3000亿元左右。相比之下,号称“野蛮人”宝能又算个啥?

但不论是宝能,还是恒大,又或者是新加入的富力,还有已经抽身退出造车的华夏幸福,他们对造车似乎都有一点误解。宝能虽能撬动“地产一哥”万科,让万科创始人王石头疼不已,但却摆不平小小的观致汽车。旗下的联动云(汽车租赁)使观致在短时间内销量大增,但很快又归于困顿,甚至更加艰难。今年宝能渠道危机、工厂危机、供应商危机接连爆发,观致像是捏在手里的烫手山芋。

华夏幸福此前也一定感受过这种棘手,所以造车不到两年就选择“止损”退出。汽车与房地产行业有着鲜明的区别,严格来说,房是一个卖方市场,而汽车是一个买方市场,这是本质区别。卖方市场的定位决定了房地产行业的利润远高于汽车产业,比如恒大2018年净利润665亿元,毛利率达36.24%。而中国最赚钱的上汽2018年净利润360亿,毛利率仅11.45%。

恒大的成功是典型的房地产商模式,迅速拿地迅速扩大销量,只要资金链不断,这就是一种滚雪球式的增长。而汽车行业不是这样,汽车企业的生产需要匹配相应的市场,其规模扩张更是谨慎。制造业的成长,是一个缓慢积累的过程。因此在汽车行业,没有三五十年的积累,就难言品牌和技术竞争力,就会缺少精密制造的基因。这和快速的盖房子显然有所不同。而现在,恒大似乎把盖房子的模式用到了造车身上。

实际上,恒大在此前的矿泉水、粮油等领域也曾经复制过这种模式,结果并没有成功。不过对于恒大来说,其在房地产上的利润足够多,这点亏损就像是“毛毛雨”。至于这种模式在汽车产业上能否见效,从目前来看,结果并不乐观。其实在宝能身上,已经明显的出现了这种思维的痕迹。宝能在2017年的大扩张,气势汹汹,但无法打开的终端市场成为其噩梦的开始。宝能要每年自己消化十几万车,恐怕得再建几个租车公司。

但造车失败对地产商们会有很大的影响吗?不会。在房地产的暴利支撑下,造房的依然会活的好好的,但对整个汽车产业来说,又是一地鸡毛。汽车产业是智能制造的典型代表,产业的进步依靠的是坚守,包括持久的投入和对行业的敬畏。习惯挣快钱的企业,只会给行业带来浮躁和浮夸。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汽车新闻中心总监
长期关注汽车(汽车、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后市场等上下游)产业领域。擅长于深度分析报道、调查报道、以及行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