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民出击“虫口夺粮”:一场影响两亿亩农田的草地贪夜蛾歼灭战怎么打? 

李紫宸2019-07-19 23:3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石浩天 已经“打入”中国南方绝大部分省份的草地贪夜蛾还在继续北上,6月份,它进入了山东省。

6月20日,临沂市郯城县一处农田捕捉到了山东省第一只草地贪夜蛾。7月16日,临沂市植保站站长徐德坤回忆:“自5月末、6月中旬的两次全国草地贪夜蛾视频会议之后,当地农业部门、植保系统,对此事反应非常迅速,立即布置了监测工作,购置大量诱捕器,布好网点进行检测,并在6月20日捕到了第一只草地贪夜蛾。”

徐德坤希望能将草地贪夜蛾狙击在往北迁飞的通道上。根据农业农村部近期公布的防控方案,临沂介于迁飞过渡区和重点防控区,是害虫南北迁飞的通道之一。

在最早发现虫害的云南省,当地植保系统在进入3月份之后,便开始频繁应付在各个地方蔓延的草地贪夜蛾。进入6月,下属县市的虫病情报每天传至云南省植保站。从省到市、县再到镇、村,层层防治宣传与培训、监测以及物资准备工作,在各地紧接着密集展开。

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书记魏启文在7月6日到达广西省南宁市武鸣区宁武镇一个村庄调研,在那里他看到了香蕉树上的草地贪夜蛾:当地3000亩香蕉,发生危害的有600亩,它们主要食用香蕉嫩芯,百株有虫率5%左右,平均每株有虫1-2头。

全国农业技术推广中心防治处研究员赵中华拿出了一张草地贪夜蛾迁入路径图,这张图显示,今年1月中旬,草地贪夜蛾在云南首次发现,2月份基本上停留在云南,3月份开始在华南往西迁徙进入广东,到5月份,草地贪夜蛾开始进入更多的地方,6月份进入山东,7月份进入甘肃、山西。

赵中华提供的数据显示,到7月8号,全国大概1070个县发现草地贪夜蛾,受害面积约830万亩,根据测算,当其到达黄河以北至内蒙古南部,大概会有2亿亩农田受到影响。赵中华判断,草地贪夜目前的基数比较大,尤其是华南和周边繁殖区和过渡区的虫量都很大。

7月中下旬黄淮海会进入高风险期,东北地区因为有玉米和大豆,也存在一定的风险。此外,陕西、河南、甘肃、陕西等西线扩展速度很快。魏启文介绍,在草地贪夜蛾发生较早的云南、广西等部分田块,玉米受害率达到10-20%,高的达到40%,同时还有部分甘蔗、高粱受害。

这是一场形势严峻的战役。草地贪夜蛾是外来物种,最早来自北美洲,2016年,草地贪夜蛾从美洲入侵非洲,短短3年时间,蔓延到非洲44个国家,造成埃塞俄比亚、赞比亚等国家玉米减产30%。2018年入侵亚洲,当年亚洲8个国家玉米受灾1400多万亩。

5月24日,农业农村部召开全国草地贪夜蛾防控工作视频会议,全面安排部署草地贪夜蛾防控工作。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对会议提出明确要求,强调做好草地贪夜蛾防控工作,坚决遏制其暴发成灾,事关实现全年粮食生产目标,事关稳定经济社会大局。

青岛市农业农村局史跃林巡视员则向经济观察报表示:“防控草地贪夜蛾是国家决策,是必须完成的政治任务,特别在中美贸易前景不明朗、国际经济风险不断加大的情况下,一定要守住‘三农’战略后院,发挥压舱石和稳定器的作用。”

在魏启文看来,中国具备从中央、省、到县,乃至乡镇的一套完备的植保工作体系,特别是病虫害的测报体系,同时,中国门类齐全、品种繁多的农药工业在全球亦屈指可数,草地贪夜蛾能够做到可防可控。

诱捕

“上面是高空灯,下面是诱捕器,据说在高空这蛾子可以飞到800米的高度。”7月16日,徐德坤向经济观察报回忆说,“农业农村部视频会议之后一周,草地贪夜蛾来了。”

6月20日,诱捕器捕捉到了一只雄蛾,诱捕器设在郯城县的一块玉米田,那是整个临沂市布下的几十处监测点之一。徐德坤所在的植保站当天将其送至省专家处,经确认,正是草地贪夜蛾。在此之前,他们每天对监测点进行筛查,这只蛾子,他们已经等了多时。

这是山东省发现的第一例草地贪夜蛾,临沂市植保站此后开始加密诱捕器。徐德坤预计,按照虫害发生规律,这个月月底下个月初,会查到这种蛾的幼虫,届时田间会出现危害症状。

徐德坤形容,这就像钓鱼:“现在钓到了一条鱼,你知道,这么大一片湖,意味着这条鱼以外,不止这一条。”

6月21日,临沂市植保站给临沂市政府打了一份发现草地贪夜蛾的紧急报告。“我们报给市政府,市长当天晚上11点多通知了我们。第二天一早,市长带着我们去了现场督导草地贪夜蛾的监测与防控。”徐德坤说。

植保站申请的防治经费很快到位,那是从“减灾防灾”资金当中拿出的一笔钱,用于购置诱捕器等设备,开展监测工作。

干了三十多年植保工作的徐德坤在当地是农业领域的专家。在草地贪夜蛾到达山东之前,他已经听闻这种虫害入侵南方省份的情况,加之进入5月份后从中央层面的会议和文件精神,让他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临沂是这种害虫南北迁飞的一个通道,关系到北方、东北玉米产区,山东地区的防控非常关键。”徐德坤说。

根据农业农村部的防控方案,全国分为华南地区为主的周年繁殖区,该区域的重点是要控制当地的危害损失,减少迁出虫源数量,实施周年监测发生动态,全力扑杀境外迁入虫源,遏制当地孳生繁殖,减轻迁飞过渡区的防控压力;迁飞过渡期包括了整个江南地区,该区域的重点是减轻当地危害,压低过境虫源的繁殖基数,4到10月份全面监测害虫发生动态,诱杀成虫、扑杀幼虫,遏制迁出虫口数量,减轻北方玉米主产区防控压力;重点防控区则涵盖了大部分华北地区,该区域重点保护玉米生产,降低危害损失率,5到9月全面检控虫情发生动态,诱杀迁入成虫,主攻低龄幼虫防治,将危害损失控制在最低限制。

6月下旬,徐德坤去往济南参加全省草地贪夜蛾培训班。回来之后,临沂市紧接着组织了市一级的草地贪夜蛾培训班,各县区的农业分管局长,植保站长、重点乡镇的农机站长,以及部分种粮大户,一共二百多人,培训了两天。“通过培训、发技术手册、张贴挂图、下基层讲解,搞电视讲座等方式来进行,争取做到家喻户晓。”徐德坤说,“临沂市9个县3个开发区,整个植保体系100多人,每个县都有植保站,都有专业人员给进行指导,都是广泛的发动宣传,实际上整个农业系统的人都在战斗。”

头部有一条Y字形的纹路,这是草地贪夜蛾幼虫最显著的特征,徐德坤为首的植保系统工作人员需要教会当地农户知道有这样一种害虫,同时学会识别它。

徐德坤认为,在草地贪夜蛾的监测与防控工作当中,要打一场“人民战争”。

北京普惠三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戴勤海刚刚经历了创业这么多年来最忙碌的一个夏天。过去一个多月里,他经常一天睡四个多小时。手下30多号人,熬了40多天的夜,一款用于对付草地贪夜蛾的手机智能防控平台终于马上要上线。

6月1日,戴勤海去接一个外地调研贪夜蛾回来的政府官员,听闻对方提及草地贪夜蛾识别难、培训效率依然不够理想的问题。戴勤海提议,可否由他负责,来做一个更加高效的智能防控平台。

2015年戴勤海开始进行做人工智能识别,将目光转向了农业领域,开发农业领域的数据服务平台。

根据预测,到5月份,草地贪夜蛾会进入江淮地区,并将很快来到他的老家山东。

戴勤海需要和草地贪夜蛾比拼速度。6月3日,戴勤海带上几个人飞赴云南省元江县,他要亲自去找这种蛾子,采集数据。通过农业农村部与当地的植保站取得联络,戴勤海获知某些地块容易捕捉到草地贪夜蛾。

戴勤海回忆,草地贪夜蛾警觉性高,并不容易捕捉。直到第五天,他亲手挖了22个蛹,将其孵化为蛾,并拍下了照片。他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只要农民发现了蛾子,拍张照片,他的智能防控平台就能立即识别出这是别的蛾子,还是真正的草地贪夜蛾。

统防统治

“6月19日,下午1点30分,久雨初晴,空气有些燥热。松滋市草地贪夜蛾防控现场,八架极飞P30一字排开。随着指挥一声令下,全部腾空而起,满载‘歼灭’害虫的‘弹药’(飞防药剂),冲向在向它们欢呼的玉米地。”

这是湖北省农业农村厅在6月21日发布的一则消息。湖北省早于山东省发现草地贪夜蛾,根据6月18日的统计,仅松滋市虫害发生乡镇个数已经达8个,已占半数,发生面积达6000亩。

进入6月,该省农业农村厅几乎每天会更新下属县市防治草地贪夜蛾的举措与进展。

6月5日,农业农村部、财政部紧急安排中央财政专项资金5亿元。约20天后,分配到山东省的资金已经到位。徐德坤说,接下来,他们要准备防治物资,这包括购置药剂、器械,这其中有空中的无人机,也有地面使用的小型喷雾器。“只要是草地贪夜蛾一来,我们的药、械就都有了,就组织人员去进行防控。”徐德坤说,临沂市此前成立了市一级病虫害统防统治服务协会,把所有跟病虫害相关的农药经营户、基层的植保专业合作社,农药经营单位、农药生产企业都整合到一个平台,为防控做了更好的准备。

5月24号和6月13号,农业农村部分别召开全国草地贪夜蛾防控工作视频会、防控推进落实会,确立了“严密监测、全面扑杀、防治结合、分区施策”的工作思路,提出了“重点发生区防控处置率达到90%以上,危害损失率控制在5%以内,确保草地贪夜蛾不大规模迁飞、不大面积造成连片成灾”的防控工作目标。

据魏启文介绍,事实上,早在草地贪夜蛾进来之前,也即2018年的10月、11月,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就已经对草地贪夜蛾的形势进行了分析、研判,并在云南和广西等地加设了监测点。1月11日,该中心接到云南报告虫情,第2天即派遣工作组赶赴现场查实情况,并向农业农村部上报《云南省草地贪夜蛾发生危害情况调查报告》,研究制定《草地贪夜蛾监测调查方法》,5月上旬,该中心再会同种植业司召开了专家会商会。

据魏启文说,根据农业农村部的部署,从6月份起,全国植保体系建立了信息周报制度,其后将周报改成了日报。与此同时,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等科研单位编印草地贪夜蛾防控技术挂图,制定草地贪夜蛾防控技术方案,全国各地由此掀起草地贪夜蛾防护技术培训的高潮。“7月6日,我们到广西的香蕉园调研,从全面防控的情况来看,防治效果达到了95%。”魏启文告诉经济观察报。

湖北省植保站负责人称,中央紧急拨付的5亿元专项防控资金,根据各省农作物种植面积、不同受灾等级、公平性等几方面的因素,在全国进行分配。6月底,湖北省也拿到了这笔专项资金。

作为一名地方植保系统的工作者,该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他对这场“虫口夺粮战”充满了信心。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科创新闻部记者
长期跟踪工业、信息化领域产业政策和发展动态,重点关注钢铁、能源、通信等相关产业,相关领域上市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市场等。擅长深度、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