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票房破20亿,但生产方说他们不赚钱

徐露2019-08-03 14:37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徐露 上映不到一周,《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就打破了《大圣归来》在5年前造就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纪录,向20亿元票房进发。

国产动画电影一直面临着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投资成本是否可控的质疑,《哪吒》的出现无疑是一个证明。

导演饺子和他带领的70余家制作公司,一时之间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明星,《哪吒》对观众的感染力和票房成绩成为这一制作班底技术能力的背书,在特效师离职率高、品质要求严格、时间节点紧迫等一系列压力下,按时保质完成电影更加重了传奇光环。

据特效师稻子在知乎上说,“这个片子的同一个镜头并不是仅仅发给一个乙方的。而是同时发给多家公司同时制作,哪个觉得满意,就用哪个。”在现有的电影工业水平下,《哪吒》出品方和制作公司为了保障电影质量,只能不断扩大创作队伍,以至于片尾字幕上出现的人名超过1600位。

经济观察网走访部分制作公司发现,《哪吒》的诞生背后有一群为了梦想不计成本劳动的人,有的公司负责人接到修改意见后,一边痛哭一边修改;有的公司负责人面临工期拖延,不得不抓紧时间招募多家团队帮手。

“我们做动画电影的诉求,就是学习经验,尽量不赔本。”某公司动画负责人对经济观察网说,他多年前进入动画行业,一直期盼着能创作出自己的动画IP,但也深知目前动画电影的投资环境还不成熟,距离完善的产业链还需要好几部像《哪吒》这样的动画电影。

以下口述,来自上述这位参与了《哪吒之魔童降世》制作的动画负责人。

哪吒效应

《哪吒之魔童降世》到现在票房已经18亿了,整个动画行业都振奋起来了,我也去电影院看了好几遍。看着片尾字幕上自家公司的logo,内心是无法言喻的激动。

观众对《哪吒》的追捧,是动画行业的一件喜事,我们也希望哪吒效应能对行业有一定推动,投资方愿意拍更多动画电影,这对产业链上的所有公司都是好事。

如果说《大圣归来》证明中国人可以制作像样的动画电影,那《哪吒》说明这样的成功并不是孤例,可以通过一定的经验和策略进行复制。

以前提到国产动画,大家都喜欢学习好莱坞,但《哪吒》里的很多桥段与港片无厘头是相通的,你去和动画师沟通说这个角色像港片里的谁谁谁,大家也比较容易理解。

2015年《大圣归来》取得9.56亿元票房,所有人都觉得国产动画电影的春天要来了,可这四五年过去了,能说上名字的只有《大鱼海棠》《白蛇·缘起》。考虑到投资成本,赚钱的国产成人动画电影可能只有一部《大圣归来》。很多资本方心灰意冷,不敢再碰动画电影。

2018年行业寒冬,许多动画公司裁员或者暂停项目,2019年以来,从业者每天都在担心,害怕整个行业进入恶性循环。庆幸的是,《哪吒》在这个时间点成为爆款,给从业者带来新希望。

动画行业低迷有一段时间了,很多人觉得做这一行就是付出努力,也不一定获得回报,但我们不甘心啊!你可以说是梦想,也可以说是赌徒心态,要赌也要赌自己最擅长的领域。

我们之所以参与到《哪吒》这部电影,除了自身技术水平达到导演要求,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想证明自己。毕竟在动画领域有多年积累,有一定的基础知识和经验,别的更赚钱的领域我们也不会。

每人一年只能制作一分钟动画电影

动画制作,大概可以分成三个阶段,前期策划、中期制作、后期制作。一般前期策划,需要确定整部动画电影的人物形象、美术风格、分镜头设计等;中期制作则是把纸面上的人物动起来;后期制作则涉及到配音、配乐、特效等。

《哪吒》这部电影前期策划主要由导演所在的可可豆动画完成,中期制作一开始由包含可可豆动画在内的5家公司合作。按照全片110分钟来算,每家公司的工作量在20多分钟。但是随着制作难度加大,工期顺延,为了保障时间节点,后来又加入了几家动画公司。

我们接到出品方邀约后,并没有马上开始制作,因为2017年这部电影的前期筹备还没有完成。那时候,大家经常在微信群里讨论使用什么毛发效果,什么渲染引擎,过程中遇到技术障碍应该如何解决。

然后就是一直在等待可可豆动画的《哪吒》样片,它会决定整个动画电影的创作风格,本来按照规划是2017年10月出来,但实际出片日期是2018年1月,他们内部打磨了很长时间。

此后是一个月的测试期,我们用了几个动画师做了几个测试镜头,过程中不断与对方的动画总监沟通,适应角色的表演风格和行为特征,你知道《哪吒》这部电影的成功和它独特的表演风格关系很大。

正式开工的时间是2018年二季度,印象很深刻的是我们做的第一场戏,花了2个月时间。动画环节的挑战在于,一个角色由几十个动画师进行表演,要保持在一个风格就需要不断调整,随着更多动画师不断加入,协调的难度也会加大。遇到动作戏比较多,或者表达细腻感情的段落,就更加考验制作水平了。

因为《哪吒》的整体品质要求比较高,所以实际完成时间比预估有3个月延迟,也就是会有30%左右的成本增加,但实际上投资预算并没有增加。

后来电影发布和公开活动上,制片人也说了,很多公司是凭着一股热情在做《哪吒》这部电影,坚持到最后很可能是赔钱的。

像我们负责的20多分钟,用了20多个动画师,相当于每个人在一年内只负责一分钟动画制作,考虑到一分钟有18个镜头,也就是说,一个人平均每月只需要做2个镜头,就是主角走一步路或者完成一个动作。

这个过程需要按照导演和动画总监的要求,不断修改,要耗费很长时间才能达到理想的品质。因为压力比较大,做《哪吒》的过程中,不断有动画师离职,做到最后,一半人都走了。有的是做到一半扛不住压力,有的是做完了觉得太累,离职了。

中期制作涉及的流程、工种很多,一个环节延迟就会耽误下一个环节,成本难以控制,特别是有些环节超期了,本来4个月,结果用了6个月,那就只能临时找帮手了。我们找的比较少,但在后面的视效环节,实在忙不过来,就请几家兄弟公司过来帮忙。

50%经验+50%临场发挥

很多人讨论《哪吒》背后有70家公司参与生产,其实一开始没这么多,只是随着执行过程中的各种意外、难题,为了保障工期节点,必须把工作量拆分出去,让更多人加入进来。

可可豆动画经过《哪吒》近期的放映,已经名振华夏,但在此之前并没有操盘过大型电影项目,自己的人力资源不足以做完整部电影。好在它在动画圈内耕耘多年,清楚每一家公司的实力,可以直接把故事拆分成几个段落给合适的公司,做好预算,不需要考虑赚差价,所以它给的价格会比较合适找一些优秀的合作方。

在这个多公司、多人协作的行业里,人员沟通是否顺畅,生产阶段有没有明确的技术标准和规范,对动画电影的整体制作水准影响很大。网上现在广为流传的饺子导演示范表演片段,对于动画生产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参考素材,指导着每个镜头的情绪动作变化。

可可豆动画是第一次做这么大部头的作品,但他们的执行力很好,很多问题会扼杀在摇篮里,比如说适时调整内容、调整周期、更新技术手段,这些对项目推进都很有帮助。总结下来,就是50%经验+50%临场发挥。

理想情况下,比如说追光动画做的《小门神》《白蛇·缘起》基本上是独立完成的,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去招聘一个大的团队,还有南京的原力动画,之前一直做游戏的CG,给国外做一些高精动画的加工,他们也有能力去做一部完整的电影。

问题在于,国产动画电影市场在培育期,大多数投资方和生产方都很谨慎,不敢招聘那么多优秀人才。历史上很多动画电影,整体投资加宣发费用,都不超过1亿,这种情况下,整个动画行业都不赚钱。

我们公司也不是光靠动画生存的,如果只有这一项业务,早就活不下去了。现在我们也承接其他业务,来平衡整体成本压力。

为什么《哪吒》的票房这么高,因为市场上太缺乏优秀的国产动画电影,市场处在饥渴状态,什么时候每年出品3-5部票房过5亿的国产动画电影,国漫就真正崛起了。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不动产运营报道部记者
站在地产与娱乐、旅游的交叉点上,记录文旅行业的风起云涌,新闻线索邮箱:xululu@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