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空机构第二弹来了 澳优乳业能扛过去吗

阿茹汗2019-08-19 20:34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阿茹汗 面对做空,有些公司扛不住了,有些公司熬过去了,这次澳优能从容应对吗?

8月19日早间开盘后,澳优乳业最高股价达到11.3港元,后出现微跌。这是澳优乳业遭受沽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以下简称“杀人鲸”)狙击的第三个交易日。8月15日沽空报告来袭,澳优乳业临时停牌;8月16日澳优发布针对性澄清公告后股价恢复上涨。

不过,杀人鲸并没有打算就此罢休,8月19日早间,杀人鲸的反击来了。杀人鲸在最新报告中称,该公司还将展示新证据,用澳优的环境、社会及管理报告中的数据证明澳优财务数据的造假,并展现澳优的澄清公告中的问题。

澳优乳业方面向记者回应表示,杀人鲸的第二份报告,相关指控无根据,澳优将发布相关数据支撑予以反驳,另外澳优也表示,将继续认真做好企业,这将是最好的回应。

从股价表现看,杀人鲸的第二轮报告似乎并未带来太大波澜,澳优乳业收盘价11.02港元,而当日开盘价为11.08港元。

第二回合

杀人鲸的第二轮报告首先聚焦在对澳优首份针对性澄清的质疑上,杀人鲸仍然指控澳优虚报业绩、压低人工成本以及虚假交易和秘密输送利益的子公司等问题上,即便澳优乳业在8月16日给出了回应,杀人鲸仍然表示不服。

以虚报业绩为例,杀人鲸的首份报告根据2016年和2017年澳优的进口代理商披露的进口额,计算出澳优虚报了52%的中国区配方奶粉销售额。针对该指控,澳优乳业澄清称,杀人鲸的计算依据存在问题,即杀人鲸报告只计算了进口代理商的装运数目,而并非实际进口值。

不过,杀人鲸在最新报告中喊话,如果澳优有官方海关数据来支持其进口披露数据的话,请立即提供,以让市场来测试和衡量这些数据。

杀人鲸进一步称,该机构的依据来自社科院的报告,表明2017年上半年,澳优只进口了954吨佳贝艾特品牌羊奶粉,这比澳优所称的2016年上半年的进口量少了56%。

就该质疑,澳优乳业在投资者会议上已经澄清,佳贝艾特2017年上半年报关进口量为1362吨,并且所有数据都有海关数据可查。

这只是杀人鲸与澳优之间相互反驳的一点,在人力成本、产品宣传等方面,双方目前仍处在举证反驳阶段。

除此之外,在第二份报告中,杀人鲸还就澳优环境、社会及管理报告披露与披露的收入和生产增速不符提出了异议。报告称,从2016年开始,澳优开始披露年度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其中披露了澳优每年资源使用量和包装材料使用量。杀人鲸认为,包装材料使用量与该公司的生产量和收入增长应形成正比,或者至少往同一方向移动。然而,澳优的包装材料使用量在2017年下降了41%,而同期澳优披露婴幼儿奶粉生产产值增长了37%。

针对此,澳优乳业还未发布针对性澄清。

如何应对

在澳优遭遇机构做空之时,另一家港交所上市乳企辉山又被市场频繁提及。2016年年底,做空机构浑水发布报告,直指辉山乳业财务报告虚假、夸大资产价值及负债颇多,并得出结论:辉山的估值实际接近零。不幸的是,辉山没能抵御住此次狙击,这次做空也成为导火索,该公司陷入债务危机,至今没能化解。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介绍,做空本是成熟资本市场的一部分,是机制允许下的正当手段;其次,做空往往是针对企业的财务数据展开,因此企业要尽可能严格遵守信息披露的要求,消除信息不对称可能给做空机构带来的空间。

也正是由于机制允许,“做空”也往往被一些机构利用,成为恶意做空行为。由于信息不对称,不成熟的投资者面对恶意做空,无法准确分辨利空信息,从而加剧市场的波动。

针对澳优被做空事件,沈萌进一步表示,不论是否恶意,只要企业经营稳健、数据真实可靠就不用担心做空给企业来的影响。“另外,港股多以机构投资者为主,它们自己的分析师会判断企业与做空机构双方的理由谁更可信,所以只要澳优的回应有理有据,足够服众就可以淡化影响,”沈萌说。

澳优方面向记者进一步表示,经过此前的沟通,公司的投资者已经对澳优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澳优的业绩经得起验证。此外,收市后该公司也将以公告形式,请第三方会计事务所出具证明以示海关数据的真实性。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消费新闻部记者
专注快消、健康行业报道,深度聚焦产业、公司、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