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网公司成立在即,燃气公司好日子到头开始洗牌

高歌2019-10-12 09:39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高歌 城市燃气企业近来所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10月9日,深圳市博轶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常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国家坚定推进油气体制市场化改革的大背景下,特许经营权体制下的城燃公司正面临着来自宏观环境、微观市场、行业变革、跨界竞争四大方面的压力。”

7月初,国家发改委等三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规范城镇燃气工程安装收费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中即指出,应合理确定城镇燃气工程安装收费标准,原则上成本利润率不得超过10%,现行收费标准偏高的要及时降低。

另一方面,国家管网公司成立在即,对城市燃气公司而言,机遇与挑战究竟孰轻孰重,尚需时间观察。而城市燃气行业已经切实感受到的“冲击”:来自上游企业对下游终端市场的强势进攻。面对重重考验,城市燃气行业正在尝试突围。

日子不好过

不同于其他的能源品类,城市燃气行业从产生之初就是“一盘散沙”,由各个城市自行解决。

一位在城市燃气行业具有十余年从业经历的人士告诉记者:“90年代之前,城市燃气公司大都是亏损的,是各个地方政府的包袱,改制之后这些公司开始赚钱,而且赚的钱还不少。”

但上述情况在近年出现了转变。杨常新告诉记者,自2017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下发《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后,宏观层面对于城市燃气行业的监管愈发严格。而在“三去一降一补”的背景之下,配气价格和接驳费用都受到了相应的限制。

城燃企业在民用天然气销售业务方面利润偏薄,上述行业分析人士表示,一方面是存在价格管制,终端售价由政府确定,不能随便调动。此外还存在交叉补贴,“比如说从大客户那边多收的部分,又通过交叉补贴补到亏的那块儿去了”。

由此,燃气公司会开展一些别的业务如工程安装或者接驳增厚利润,燃气工程安装费(初装费、接驳费等)则是城燃企业的主要收入来源。但这一块的利润空间随着宏观层面的监管趋严变得愈发有限。

一位燃气行业分析人士表示:“原来这部分的利润率可不止是10%,能达到20%、30%或者更高,城燃公司想靠这块业务来补一补,但以后也越来越难了。所以对于这些公司而言,日子就不好过了,卖气本身就赚不了多少钱,其他的业务的利润空间也越收越紧。”

具体来看,燃气公司特许经营权少则25年多则30年,民用气开户费用约在2000~3000元,一次性收取上述费用之后后续30年的服务都是免费的,而民用气对全国大部分的燃气公司而言售气毛利微薄,甚至会有倒挂的情况。若将燃气工程费一次性计入财务报表,毛利率自然就很高,但如果分摊到30年,则不尽然。

今年城市燃气行业发生了几件大事:其一是中石油将金鸿控股17家燃气公司收入囊中,后者在城市燃气公司中算是第二梯队的领头羊,其二是宏观层面对于初装费和接驳费利润的控制;随后在9月中旬,新奥股份发布的重组预案。

9月10日,新奥股份发布公告称,拟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向新奥国际及精选投资购买其持有的新奥能源合计3.69亿股股份,并拟募集配套资金用于支付标的资产的现金对价。

新奥方面称此次重组旨在将其总体战略由此前的“定位于天然气上游资源获取,成为最具创新力和竞争力的天然气上游供应商”,进一步延伸为“成为创新型的清洁能源上下游一体化领先企业”。

多位行业观察人士对记者表示,上述重组虽是企业自身的资本运作行为,但在某种程度上也能反映出,头部企业面对城市燃气行业正在发生的变化作出相应的调整,即向增值服务转型。

“上下求索”

下游企业试图向上游进发是大势所趋,目的在于在获取气源的维度能有更大的话语权,但是难度极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不管是参与上游的勘探开发,还是参股LNG接收站,难度都很大,一般的企业能够拿到路条或是参股接收站、新建接收站的比例都较低,没有更多参与的空间资源留给下游的企业,尚存诸多的限制条件。”

他进而提出了几个问题:“下游企业进入上游领域进得再多,能有几个LNG站?现在主流的都在三大油手上,别人的项目都很小,就算是新建也不会那么快,在用力较大较快的情况下,最多三五年可以投入使用,但这对于下游几千家企业而言,能够做到的又有几家?大家报的项目很多,想投的项目很多,真正批下来的不会有那么多,而陆上勘探开发更是难上加难。所以说这个方向理论上说是没有问题的,大家都想自己能更好得掌控气源,不过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会比较难。”

与之相对的,上游企业向下游进发则相对容易。

以昆仑能源为例,根据其2019年半年报,在天然气销售板块,要“积极响应国家蓝天保卫战”号召,上下协同,大力推进燃气新用户的开发,积极扩大现有用户用气规模,提升销售效益,实现量效齐升。

报告期内,昆仑能源实现天然气销量 125.9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0.33%,其中城市燃气实现销量89.9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5.17%。期内新增用户数32.7万户,其中居民用户为32.4万户,新增工商业用户2383户,累计用户达1000万户以上。天然气销售收入为440.69亿元,同比增长7.84%。

半年报中也提出“支线管道建设带动终端销售”的策略,上半年,有3条支线投产,5条支线开工,8条支线有序推进。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对于昆仑燃气而言,收购金鸿股份意味着用户数和售气量将进一步提升,7月23日销售公司的半年工作会议气势很足,下面很多公司(燃气公司)都招架不住了。原来跟某些地方燃气谈说要收购小股份,现在对小股份也不感兴趣了,要收购大股份,这样一来,很多‘小不点’就很被动,毕竟前者掌握气源。”

从政策角度而言,对于上游下游的相互流动是不受限制的,但实际操作的结果来看,双方所能达到的效果肯定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下游公司的确很想加速自身上下游一体化的进程,进一步锁定自己的用户,来进一步抵御竞争。

城燃公司也未放弃向上游进发的努力。杨常新举例,新奥,舟山接收站2018年已经投产;港华,金坛储气库亦于2018年投产,在山西经营多年煤层气液化工厂,还参股多家省网公司;北燃、上燃、深燃都已经投资建设了自己的LNG接收站。

但是有行业观察人士向记者指出:“没有好的资源是关键,想做但受限于条件,效果会大打折扣,想做的很多,但是能成气候的不多。如若市场行情大转,光是靠接收站也是有问题的,资源池中可以灵活操作的空间很小。沿海到处都在报项目,当然很多项目也是三大油报的。”

在上述人士看来,多元化的气源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是好事,只不过能成气候的不多。天然气市场能够根据供需形成价格的前提是上下游市场都应多元化,改革的核心就是要让上游主体多元化。但是光是多元化还不足够,还应注意市场结构,市场结构要合理,不能一家独大,还应注意均衡的问题。

国家管网公司机会还是挑战?

国家管网公司成立在即,实质运行之后上下游企业的竞争格局会出现什么变化,下游企业应该提前做什么准备?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毅军告诉记者:城市燃气公司加速上下游一体化的大背景是近年来天然气供应的宽松程度提高,结合未来的发展趋势,城市燃气公司掌握用户的渠道显得尤为重要,在管网分离之后需要更加注意跟用户建立更紧密关系的方式。

他认为,益处在于可以利用管道设施在更大的范围内采购资源,冲击在于上游企业直接争夺下游市场,进入存量市场竞争的时代的城市燃气公司由此也有了更加强大的对手,这也是城市燃气公司增加上下游一体化的原因。

尽管目前国家管网公司将以何种形式示人尚不可知,但是杨常新告诉记者:参照当年国家电网和铁塔公司的经验,国家管网公司的成立对整个天然气行业的影响肯定是非常大的,但具体影响如何,可能需要其运营2-3年后才能显现。

而针对未来的竞争格局,有油气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届时大约会出现三种模式:上游企业可能供给还是跟现在供气一样,自己去跟管道公司打交道,然后把气送到下游的门站,这可能是比较主要的形式。

另外一种是下游企业,城燃公司去跟上游谈好气,然后再去管道公司打交道,自己把气运回去,这种形式对有全国性布局的大公司而言采用的可能性较大,小公司用气量较小,不甚便捷。

第三种则是将来可能会出现一种新的公司,相当于中间商。上游由它为城燃公司找气源,下游谈用户,做一个资源池。未来肯定是要出一些这样的公司,能在中间环节能把有人不愿干的活接了,赚取服务费,类似电力市场化改革出现的售电公司,当然产业也会有震荡有整合,“生一批公司,死一批公司”,就像售电公司的情况一样”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环保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能源、工业相关话题,线索请联系:gaoge@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