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猪”从PPP到专项债:一样的脸,一样的钱

杜涛2019-11-15 16:12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杜涛 五年一轮回,从PPP到专项债,同样的故事,同样的人,赚着同样的钱。

张三猪(化名)是中部某省一家PPP咨询机构的负责人,最近他一直奔波于各个地级市之间,只不过做的业务并不是他的主要业务PPP,而是专项债项目。

他最近忙于给各地的专项债项目出具可研报告,也就是论证项目可以实施的报告。可研报告是专项债项目上报必须递交的报告之一,也是最重要的报告之一。

从9月开始,他在各个地级市之间卖他的项目可研报告,同时也在当专家,赚项目评审的专家费。到11月,他给不到十个专项债项目做了可研报告,赚了几十万。

但是他已经准备收手不干了,而让张三猪决定不再大面积做专项债的项目的原因在于,他认为现在从9月份开始申报的2020年专项债的的风险敞口太大,可能要出问题。

“乱,甚至乱都不足以形容,还不如PPP呢。”这是张三猪对这几个月专项债业务的感受。他告诉记者,从9月以后,2020年专项债项目提前批要上报,很多地方政府觉得PPP繁琐漫长,专项债短平快,资金监管松,利率低,于是将其视为救命稻草,一门心思做专项债,不管项目合不合理,是否有收益。

而张三猪并不是独行者,最近差不多所有的PPP咨询机构都在涉足专项债业务,虽然他们或许认为专项债存在短期性,名不副实等诸多问题,甚至因为专项债而赚了不少的张三猪也认为专项债不如PPP。

但这就是风口,就是一只猪,在风口上也能吹起来,更何况是一堆精通规则玩法,又经历了前几年PPP磨炼的人。

转身

近日,张三猪在一家地级市作为专家评审了一批专项债的项目,这也已经是他从9月份开始,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其实在9月之前,他还在微信里向记者“炫耀”他接到PPP业务。到了9月,风向一变,他也随着大势迅速转身,从PPP投向专项债。

2019年下半年的“网红”绝对是专项债,张三猪经常这样调侃自己赚钱的生意。而专项债成为“网红”则是源于9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

9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一是根据地方重大项目建设需要,按规定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额度,确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见效,并扩大使用范围,重点用于铁路、轨道交通、城市停车场等交通基础设施,城乡电网、天然气管网和储气设施等能源项目,农林水利,城镇污水垃圾处理等生态环保项目,职业教育和托幼、医疗、养老等民生服务,冷链物流设施,水电气热等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

上述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是提出专项债资金不得用于土地储备和房地产相关领域、置换债务以及可完全商业化运作的产业项目。二是将专项债可用作项目资本金范围明确为符合上述重点投向的重大基础设施领域。以省为单位,专项债资金用于项目资本金的规模占该省份专项债规模的比例可为20%左右。还要求加强项目管理,防止出现“半拉子”工程。

于是,之前在面临PPP走下坡路的从业者们看到了新的机会,无论是咨询机构、律师事务所还是会计事务所,乃至金融机构都看到了新的商机,纷纷杀进专项债市场。

这其中就有张三猪,当然也有张三猪的同行们。其实在PPP机行业发展的时候,虽然说同行是冤家,但是因为主管单位成立了专家库,而这些有着商业身份的专家们,还要互相评对方的项目,所以这堆赚快钱的冤家们,一方面在互相攻击,同时又互相妥协。

用张三猪的话来说,有赚钱的机会就要抓住,而且未来这样的机会多了,但是现在来了,如同五年前的PPP一样。尽管张三猪们心底里认为专项债可能还不如PPP,他告诉记者,PPP多少还会带来一点现金流,但是专项债可就是纯粹政府债务了,哪怕要求项目收益要覆盖专项债。

“怎么可能覆盖,政府性基金收入大部分都是土地收入,怎么覆盖?”张三猪告诉记者,要审视专项债资金的回收,同样要看专项债的效率和社会效益,以一个同样厂房的租金收入标准为例,PPP需要可行性缺口补助,但是专项债模式下所以项目都要自平衡,所以在PPP模式下,租金如果是6—15块钱每平米每月,专项债可能会是25—45元每平米每月,相差甚大。

但是,PPP经历两年多的规范,在已经不知道出路在何处的时候,专项债来了,甚至让PPP的从业者们都没做好准备。

做可研

专项债的东风来得有点快,快到让张三猪有些目不暇接。当然,这一切也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如同当年的PPP一样。

9月,专项债风刚刚开始之时,他决定放弃专项债业务的其他环节,只做可研这一块,当然他也想赚其他的钱,但他评估风险后,认为可研报告这块性价比较低,风险与收益比较能成正比。

每份可研报告,张三猪便宜的卖十万、二十万,贵的卖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一切都看工作量,当然有很多工作量是在以前的基础上再做修改

为什么只做可研这一块?

据经济观察网了解,可研报告是论证项目是否可行,是项目审批立项的决策性文件之一。专项债的可研不同于一般项目的可研,要计算收入是多少?成本是多少?税费多少?净收益多少?因为专项债需要净收益覆盖还本付息总额的1.1-1.2倍。

张三猪告诉记者,他分析了一圈,发现只能做可研报告这一块。现在很多金融机构基本可以出资金平衡方案、法律意见书,因为银行包圆的前述两个方案中对地方政府是0价格,对会计所和法律所给七、八万元。也就是说,金融机构将后面几个方案免费提供给地方政府,这样,像张三猪这样想给地方政府做类似的方案赚钱的机会也就没了。

“银行也不是白白提供给地方政府。”张三猪告诉记者,银行原因给地方政府免费提供,表明银行认可地方政府的专项债,银行去买了专项债,之后地方政府的专项债又存在了这家银行。

这样,地方政府发行任务完成了,银行拉到存款了,咨询公司赚到了咨询费,地方政府也拿到低成本,唯独不知道项目的真实性有多大,专项债的钱花哪去了。

从9月开始,张三猪就开始了在他所在的中部省份中的各地级市之间到处跑的日子。在十几个地级市全部留下了他的足迹,当然他也遇到了竞争对手,还是熟悉的人,当初一起做PPP的竞争对手。

他告诉记者,从9月份开始要2020年的专项债项目要提前批申报,此时很多地方政府觉得PPP繁琐漫长,专项债短平快,资金监管松,利率低,地方政府当做救命稻草,一门心思做专项债,不管项目真实不真实,合不合理,有没有收益。

而项目的真实性是指项目能不能自平衡,甚至本身是不是一个真实的项目。张三猪从9月份开始到现在,只做了不到十个项目的可研报告。不是他不能做更多的可研报告,而是害怕了。他看到整个市场一哄而上,为了让项目申报,各种手段齐出,他担心风头过后的风险。一个县可以报50到60个专项债项目,且不说项目能不能批下来,光前期费用就不低。毕竟专项债要求自平衡,净收益还本付息的1.1倍,为了让数据达标,一般从可研的时候就可以使编制数据。在资金平衡方案,实施方案中论证。

张三猪告诉记者,专项债的模式下,银行开始学着政府建立咨询机构库、会计所机构库。

因为对未来风险的担忧,原来做PPP,现在做专项债的咨询公司开始将风险向前推导,也就是风险设置在可研报告中。

“ 现在会计所和律所编制报告的时候,引用可研的内容,数据和成本,等于可研报告成了后期的几份方案的基础。现在是可研的数据来源也可能有问题,为了让数据达标,会计事务所会帮可研报告进行数据包装,收入点的挖掘,会计事务所甚至找些同类型的项目进行价格对比。”张三猪这样描述。

效果如何?

当张三猪决定收手的时候,他发现这个风也开始快刹车了,毕竟大部分的专项债项目申报时在11月下旬截止。

进入11月中旬,一些地方发现了专项债的问题,对报批的项目开始提出了限制,比如要求每个项目的自有资金要占比多少,但是只是针对新的项目。

张三猪也发现,原来财政有一个专项债项目库,后来发改委也搞了一个项目库,若是项目发改、财政的项目储备库都入库,可以优先发行,若是只入了其中一个,则要排队。

但是,张三猪担心的是专项债的项目是拍脑袋上,摊派制。比如地方政府要求各个政府部门必须报项目,先报上来,在地方政府初筛下同意后,政府各个部门在做可研和规划。

此外,专项债优先支持已开工的项目,其次是具备开工条件的项目。也就是在递交材料的时候,需要递交开工许可证,以证明具备开工条件。但是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有些项目是现场谋划的,有些项目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没有规划,没有初步设计,甚至选址和规模都没有,都是临时决策。直接编制可研和资金平衡方案、实施方案,为了证明项目本身具备开工条件,又花费资金去编制初步设计,这样项目报成则成,如若不成那么前期费用也就白花了,而前期做初步设计规划可研,也要花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张三猪还看到,专项债的发行,也变相地救活了平台公司,现在上报专项债项目一般由行政机关或者事业单位申报,但是资金使用可以委托给当地的平台公司来负担具体项目的实施工作。这样的低成本的专项债的资金,又辗转进入到了平台公司。

作为PPP专家,张三猪也感觉到,专项债产生了对PPP的挤出效应。现在专项债的范围越来越大,农林水利垃圾处理都成了标准专项债,与PPP的行业覆盖面是一致的,相比专项债的快捷和资金成本低廉,PPP相应的就会被挤出。

其实不止是对PPP挤出,还影响到了PPP项目的进度,特别是那些在融资方面遇到困难的PPP项目。

张三猪告诉记者,虽然专项债不允许PPP项目申请专项债,因为PPP项目融资成本高。但是各地有招数,比如将存量的PPP项目换了一个名字,拿到专项债后,将资金投到PPP项目上。这种情况下,要面临的问题是出现融资主体的变更。毕竟专项债的融资主体是政府,PPP项目的融资主体是项目公司,不同的模式,借款和还款主体是不同的。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财税新闻部主任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财政、货币政策领域。主要关注财税、金融、审计、环保、PPP、大工业等相关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