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平高科董事长:近年来中国粮食安全风险边际有所抬升

2019-12-01 08:50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勃逖 2019年11月30日,中信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信农业)总经理、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0998.SZ,下称:隆平高科)董事长毛长青,在第十一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上述表示,由于种粮成本的上升以及粮食价格走低,种粮效益在下降,这使得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粮食安全的风险边际,似乎有所抬升。

2019年10月1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提出“中国正处在历史上粮食安全形势最好的时期”。

毛长青称,他完全同意这个判断,但是最近在实际调研中,有一些思考,感觉还是存在一些隐忧。

他认为,中国粮食安全要坚持“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的基本原则。这其中基本的逻辑是,如果大规模依赖进口粮食,则需要面对三个问题:

首先是买不买得起?这个中国没问题;

其次,买不买得到?这个就存在问题了。今年中国市场猪肉价格大幅上涨,核心原因是,这次中国猪肉的缺口超过全球猪肉的贸易总量——全球猪肉的贸易总量只有我们需求的1/7。中国的一部分粮食,像稻谷,全球的贸易量只有中国消费量的1/6。

此外,在2007、2008年全球粮食危机的时候,全球主要粮食出口国还关闭了其粮食的出口。俄罗斯2007年11月份小麦出口关闭,泰国是全球最大的大米出口国,也缩减了它的出口份额。再往前看,1973年全球粮食危机的时候,日本主要是依靠进口美国的粮食,那次日本吃了苦头,美国就切断了粮食的出口。所以买不买得到确实还是一个问题,因为中国的需求体量太大,关键时候有一些粮食出口国不一定会正常出口。

第三,是运不运得回的问题——现在肯定没问题,但遇到极端情况,这又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毛长青认为,中国坚持粮食安全“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的原则。同样要解决这样几个问题:

谁来种粮?目前,这还不是突出的问题,但却是未来值得担心的一个问题。

现在最要担心的问题是什么?谁愿意种粮。

毛长青说,他们研究国际粮食市场发现,像日本、韩国,人多、地少,其耕地资源比中国还要紧。但是,日本在2018年世界粮农组织发布的主要国家的粮食安全水平排名里,排在第18位,韩国排在第25位,中国是排在第46位。

日本、韩国的条件比中国要更差,人均资源更少,但是他们粮食安全保护得比中国好得多,原因何在?

这就在于日本、韩国,采取了一系列做法,保障农民种粮合理的收益。比如,通过加征粮食的超高关税,日本的粮价是国际粮价的8到10倍,韩国是5到8倍。这样一来,日、韩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得到了很好的保护。日本的大米自给率超过了98%。

毛长青说,他们根据测算,中国的粮价需要比国际粮价高50%以上,才能保障中国农民的种粮积极性。

但是近年来,中国农民种粮的收益在下滑,让中国的粮食安全存在一定的隐忧,风险边际有所抬升。

毛长青介绍,他们的实地调研发现,情况总体来讲也不乐观。比如,2019年水稻的亩均收益在23块钱,基本上处在盈亏边缘——而现在农民工打一天零工的收入都在150块钱以上。

他认为,中国农民种粮收益下滑的最核心问题是两个:

一是成本的刚性上升,成本跟2016年比上升了11%。他们调研的4个省——湖北、湖南、江西、安徽,这4个主要水稻的种植区——总体感觉种粮的积极性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二是最近粮食收购价格普遍也低于国家的最低保护价格。保护价格本身,从2016年以来也做了两次下调。

为此,毛长青提出三点建议:

其一,要确保粮食生产成本的控制,特别是利用好像粮食生产保险的政策——这符合WTO规则约定,应该把这个政策用足、用好,目前还没有用到最好;

其二,粮食最低收购价的合理性要延续;

其三,进口方面,要适当控制粮食边境贸易的体量,这样才能够保障中国国内粮价处在合理的水平。

隆平高科是中国最大的种业公司,目前第一大股东为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农业。生于1972年的毛长青,在2019年1月,出任隆平高科的董事长。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