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仅4个员工半年赚2.51亿元遭问询 易见股份高管释疑

张晓晖2019-12-07 10:55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短短十个交易日里,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600093.SH,下称“易见股份”)的股价从18元/股跌落至13元/股,跌幅高达28%,市值蒸发超过50亿元。

这家以区块链概念而受资金密切关注的地方国资上市公司正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尤其是业绩增速、员工数量、薪酬水平和子公司的经营情况等。在外界质疑的同时,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也对易见股份下发了问询函,询问公司供应链业务和商业保理业务的情况,以及下属子公司是否存在人员规模不匹配的情形。

12月5日,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同时,易见股份董事长任子翔、总经理冷天晴、财务总监李笑非、易见区块链首席技术官刘天成向经济观察报解释了易见股份的商业模式以及相关受到质疑的问题。

区块链布局

在易见股份的官方介绍中,易见股份是一家现代供应链管理企业,专注供应链和供应链金融服务。在此基础上,易见股份融入了时下最热门的区块链技术,将自己定位为一家可以溯源的供应链金融公司,以供应链金融底层资产管理者为企业定位。

2012年6月,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云南九天”)收购四川禾嘉股份有限公司(易见股份之前身)。2015年6月,禾嘉股份引入云南省内三大国企实现混改,并完成非公开定向增发,募集资金48.48亿元,公司向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业务转型。此后,禾嘉股份与IBM中国研究院合作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供应链金融”系统开发,进军供应链金融科技领域。2017年3月,禾嘉股份更名为易见股份。

2018年8月,易见区块2.0正式上线运营;2019年3月,易见股份获得网信办首批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目前,易见股份正在上线易见区块3.0以及打造可信数据池和线下实体的易见可信仓库。

易见区块链首席技术官刘天成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详细解释了易见区款链、可信数据池和可信仓库的商业模式。

易见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其供应链管理,由最初的供应商、核心企业、金融机构三者之间的单一供应链数据,演变至目前的供应商、核心企业、物流企业和金融机构之间的网状区款链数据。

用通俗的语言来描述就是,在供应商与核心企业之间形成网状的数据链,数据归于核心自己所有,并储存于云端,如果核心企业需要寻求资金支持,可以单独授权给金融企业查看其供应链数据,而查看这一数据引入了区块链技术,每一次查看都会留下记录。另外一方面,核心企业与供货商之间的发货订货,以及物流数据,也会被以区块链技术的方式完整记录下来,完全体现企业真实的生产制造行为,生产订单作假、供应商作假的情形可以被规避,以令金融机构对核心企业、供应商两者的信贷风险更加可控。

总经理冷天晴演示了身在昆明如何远程操控位于四川的易见可信试验仓库,以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技术打造的这个仓库可以实现货物进出仓实时监管、货物实时盘点和查封货物异常报警。“这就将企业生产的产品,立刻转换为数字化、实时可监管的资产,对金融机构、供货商、物流企业和生产企业都有很好的应用,我们的供应链业务都是线上运营。”冷天晴说。

对于以供应链为主营业务的易见股份而言,2018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45.06亿元,归母净利润8.14亿元,其中收入主要来源于供应链管理业务,占比达到93.22%。“但供应链收入利润微薄,还产生亏损,目前我们的主要利润来自于商业保理。”冷天晴表示。

高管回应质疑

2018年10月,易见股份的控股股东变更为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滇中集团”)。

滇中集团是云南省重点国有企业,在易见股份因为商业模式、下属子公司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下称“霍尔果斯商业保理公司”)无员工而又有高额净利润被质疑为“皮包公司”之后,滇中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纳非也表达对易见股份的支持。

目前易见股份的股权结构中,滇中集团以29.40%的持股为控股股东,云南九天持股38.11%(但只有19.11%的表决权),还有另外两家云南国资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01%和云南国鼎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16%。(数据来源于易见股份三季报)

虽然供应链收入占了易见股份90%以上的收入,但易见股份的商业保理板块支撑起了其几乎全部净利润。

易见股份的商业保理板块由深圳滇中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和霍尔果斯商业保理公司构成,金融科技板块由易见天树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和深圳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榕时代”)构成。而遭受质疑的是,是霍尔果斯商业保理。2019年半年报显示,仅有4名员工霍尔果斯商业保理公司营业收入3.58亿元,净利润2.51亿元,毛利率70%,为易见股份上半年净利润贡献了一半。

交易所在问询函中要求易见股份说明媒体质疑的霍尔果斯商业保理公司的员工数量、业务真实性、盈利模式、毛利率水平等业务情况。这也是易见股份在本次风波中受到质疑的核心问题。

财务总监李笑非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霍尔果斯商业保理确实仅有4名员工,净利润高的原因是该公司的自有资金高,加之保理业务都为线上运营,在霍尔果斯设立企业本身实际上是税收规划(合理避税)的行为。

在对上交所的回复中,易见股份也是作此描述:霍尔果斯保理的业务模式为基于买方支付信用的保理业务,是以供应商将其对核心企业产生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公司,由保理公司为其提供贸易融资、应收账款管理、信用风险控制等综合服务。线上平台保理业务的开展是通过线上业务系统和“易见集成管理平台”系统。公司将保理业务线上化,并大力推广,同时公司选择税收优惠力度较大的霍尔果斯市设立新的保理公司。

员工方面,易见股份回复上交所称,截至2019年10月,霍尔果斯保理参与保理业务的运营人员28人,因大多数员工在业务发生地招聘,为方便员工使用家庭所在地社保(如医疗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社保在业务发生地购买。其中:24人在业务发生地缴纳社保,4人在霍尔果斯市缴纳社保。

冷天晴解释,目前商业保理业务都是线上业务,虽然员工在全国各地,但线上业务的公司载体是霍尔果斯商业保理公司。

这跟易见股份回复上交所的问询一致:2018年霍尔果斯保理可用于投放的资金达到72.95亿元(这是易见股份用于商业保理业务的绝大部分资金),且大部分资金是自有资金,投放资金充足,业务人员完备,内控体系健全,有较好的业务发展基础及可持续性。

另外一家公司榕时代的情况大同小异,榕时代承接了易见股份的全部线上业务包括供应链和保理业务。

除此之外,股东云南九天的问题也被投资者关注,云南九天陷入了流动性危机。

云南九天是易见股份的最大股东,目前持股38.11%,但这些股份已经全部被质押,同时也被司法冻结。不排除云南九天后续转让手上持有的易见股份股权的可能性。

在发出回复问询的公告之后,易见股份近三个交易日实现了小幅上涨。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资本市场部记者
从事新闻行业超过12年,专注于时政、公司新闻报道,擅长采访、调查、取证和突破。2006年起在经济观察报华东新闻中心(上海)工作,2008年派驻重庆,负责西南地区新闻报道。常驻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