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集自救2个月后寻求破产清算,又一次验证烧钱时代终结

任晓宁2019-12-10 19:31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任晓宁 自救两个月后,社交电商公司淘集集宣布即将破产。

12月9日凌晨,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发出公开信,宣布本轮并购重组失败,接下来其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2个月前,淘集集暴雷,当时张正平寄希望于国内某大型集团公司对淘集集重组并购。2个月后,并购失败,公司面临破产局面。

破产后的淘集集还留下一些亟待解决的难题。一位淘集集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11月员工工资还没发。更大的损失方在于供应商。2个月前,淘集集的供应商到上海总部堵门讨债,有供应商在社交平台称,被欠债的供应商有数千个。2个月后,供应商面对即将破产的淘集集,只能等待法律程序。

北京市鑫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江华告诉记者,破产程序是一种对债务人全部财产的概括性清偿程序,是对债权人而言相对最公平的做法,尤其在债权人数量较多时,可以给全体债权人提供尽可能平等的保护。

破产程序何时会有结果,要看具体情形。他手中处理过的最长的破产清算案例,由于各种各样原因法院经历了漫长的18年审理历程。不过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根据管理人提交的财产状况报告,一般可以对破产财产清偿率有个初步的判断。

淘集集的破产原因,张正平在公开信里详细解释了前后因果。他归因于融资失败。在一些电商人士及业内专家看来,是一起在不应该烧钱的时代继续烧钱,而最终导致的失败故事。

暴雷始于10月

国庆节刚过,被视为电商黑马的淘集集被爆供应商集体上门讨债。

其实7月就已经有了初步端倪。今年7月,淘集集销售额出现停滞,9月,淘集集供应商集中上门要求支付货款。10月,事件进一步发酵。

10月暴雷后,张正平发出一封公开信解释了部分原因。他说,他“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策略上边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

今年6月,淘集集启动B轮融资,拟融资2亿美元,融资完成后估值预计达到8亿美元,当时淘集集称已经与投资方达成意向协议。

但这笔钱最终没有到账,而淘集集为了这次融资,在用户增长上继续烧钱。

犯错的结果是,淘集集没有能力及时支付商户货款。按照张正平的说法,到10月15日,淘集集余款三到六个月后平均落到商户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货款。

当时仍有一丝希望。淘集集称,国庆节期间,已经谈妥国内某大型集团公司进行重组并购。记者当时向淘集集方面咨询并购时间,对方回应还没有具体公布时间。

10月16日,一些供应商与淘集集联合发出声明,愿意重铸淘集集。11月19日,淘集集官博称融资重组已经进入收尾阶段。12月3日,淘集集发布公告称,已经达成重组协议,处于等待打款的阶段。

12月9日,淘集集迎来了最坏结果。自救失败,宣布即将破产。

新融资疑云

从10月到12月,淘集集最大的希望,在于那笔重组并购的新融资款项,这笔交易最终没有成功,成为压倒淘集集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笔交易到底存在不存在,是外界对于淘集集的质疑点之一。

愤怒的淘集集供应商在社交平台指责张正平是“骗子”,认为他在忽悠债权人。

张正平在12月9日的公开信解释说,本轮淘集集共有两个潜在投资人,都是在国庆左右开始沟通。其中已有投资人签完投资协议,并接管了公司的财务、法务工作(收走所有公章和银行密钥),但多次拖延打款时间,超出了公司能承受的最后时间期限。

一位电商从业者向记者说,曾经在10月左右听到过有大型电商公司有意收购淘集集的风声,可惜的是,之后淘集集暴雷,影响了这笔交易。该电商从业者说,当时,淘集集还有一定的DAU和流量,这也是该公司愿意收购淘集集的原因。但暴雷事件爆发后,对淘集集影响很大。

模仿拼多多失败

淘集集曾是“明星创业企业”,2018年8月上线,10月获得4200万美元A轮融资,估值2.42亿美元,是当年的黑马公司。

淘集集商业模式类似拼多多,以“下沉市场+社交电商”为主要模式。其采用“现金补贴+分销返利”双重补贴,注册新用户就可以获得1元现金奖励,一小时内消费成功最多可获得20元现金奖励,此外邀请好友业可返现。

经济观察网记者曾在淘集集上买水果,一箱桃子15颗,9.9元包邮。比拼多多还便宜。

这些优惠和补贴让淘集集短时间内便取得了1.3亿的注册用户。《2019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淘集集上线9个月,用户月活量超过4000万,而拼多多用了21个月才达到这个程度。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院执行所长崔丽丽告诉记者,淘集集的模式,是以低廉价格切入下沉市场,但问题在于,淘集集没能依托这些客户形成有效、稳定的客群资源以吸引更多商家入驻或者购买增值服务,同时也没有足够的资本能够维持平台高速规模增长所产生的成本。崔丽丽说,这种商业模式的关键,在于是否有能产生价值的业务。从淘集集目前结果看,并没有出现。

淘集集的模仿对象,拼多多也曾因亏损被外界质疑。2018年,拼多多曾因为百亿亏损被称为“亏损王”。但拼多多在2018年上市,并在2019年股价大涨。目前,拼多多市值436亿美元,是中国第五大互联网公司。

并且,拼多多现金流充沛。根据第三季度财报,拼多多可动用现金总额为人民币403亿元。

淘集集没有等到转机。10月18日,张正平接受央视采访时称,淘集集负债16亿元左右,负债主要分为供应商的货款和广告代理投放的欠款两部分。

对于淘集集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的处理思路,张正平表示,一是破产重整,将淘集集所有权转交给债权人;二是破产清算,团队依然会通过个人创业,归还欠款。

烧钱时代终结

2019年年初到10月,淘集集共计亏损近12亿元,第三季度每月亏损2亿元。

一位投资人看到淘集集事件后向记者感慨,现在早不是烧钱的时代了,“连巨头都减少广告投放了。”

淘集集的失利,不仅是一个公司的倒下,更是一种烧钱拉用户时代的终结。“很多互联网创业都有这样的问题,看着热闹,但实际并没有形成有效的盈利模式。”崔丽丽说,如果平台在高速发展过程中,特别是没有形成能够产生利润的稳定寄生业务时,必须有资本的维持获客,否则可能面临现金流问题。

淘集集从诞生到倒下,仅用了1年多时间,成于快速增长,死于快速烧钱。在互联网蓬勃向前的时代,唯快不破。现在,那个时代过去了。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TMT新闻部记者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
联系邮箱:renxiaoning@eeo.com.cn
微信号:457997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