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产品,诽谤攻击,为了针对TikTok,Facebook都做了什么?

每日经济新闻2020-08-04 12:25

美国当地时间7月29日,美国四大科技公司CEO——Facebook的扎克伯格、Amazon的贝索斯、Google的皮查伊以及Apple的库克首次一同出席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接受议员对其垄断市场、侵犯消费者权益等一系列问题的质询。

其中,扎克伯格和贝索斯是在此次听证会中被问得最多的两位,贝索斯被问了61个问题,扎克伯格62个问题。面对质询者是否相信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取技术”的诱导,库克、皮查伊和贝索斯都表示没有。

只有扎克伯格声称: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据技术“是有证据的”。除此之外,扎克伯格就围绕抖音国际版TikTok等议题大做文章,先是污蔑中国科技公司有“危险性”,之后则标榜自家公司“对赢得与中国的网络军备竞赛至关重要”。

从曾经在天安门广场晨跑、学习中文,到如今毫无根据地指责中国企业,扎克伯格和Facebook究竟都做了什么?

Facebook和扎克伯格做了什么?

TikTok在全球范围内大受欢迎,但去年11月以来,美国政府开始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其展开调查,尽管TikTok采取了多种方式“自证清白”,但特朗普还是多次威胁要进行封杀。据媒体报道,当地时间7月31日晚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将尽快采取行动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

而TikTok被封杀,正是Facebook和扎克伯格乐见的。在7月29日的国会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就极力围绕TikTok来大做文章。在听证会上,四家公司的CEO都被议员问及“是否认为中国企业窃取了美国技术”,只有扎克伯格言之凿凿的说:“这是毫无疑问的”。

早在2019年10月19日,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演讲中数次点名攻击TikTok,据观察者网,扎克伯格称,在社交媒体领域,中国公司的影响力也在增强:虽然WhatsApp“凭借其强大的加密和隐私保护功能”被世界各地的抗议者和活动分子采用,但在TikTok上,即便是在美国市场,提到这些抗议的内容也会遭到严格审查。“这是我们想要的互联网吗?”

据媒体报道,三天后,扎克伯格赴白宫与特朗普共进晚餐,双方未公开的谈论细节引发外界猜想。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今年6月1日,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正式出任字节跳动COO和TikTok CEO。然而就在这位高管上任不久后,TikTok和Facebook之间的紧张关系开始加剧,因为Facebook播放了特朗普竞选活动投放的一系列广告,暗示TikTok“监视”其美国用户,而TikTok否认了这种说法。私下里,有投资者猜测Facebook在幕后游说反对Tik Tok。

7月29日,凯文·梅耶尔指责Facebook,称其把爱国主义作为幌子,试图以不公平的方式将TikTok赶出市场。

梅耶尔在一篇博客文章中称:“在TikTok,我们欢迎竞争。我们认为,公平竞争让我们所有人都变得更好。但是,请让我们把精力集中在公平、公开的竞争上,为我们的消费者服务,而不是竞争对手Facebook的诽谤攻击。Facebook把自己的行为伪装成爱国主义,旨在结束我们在美国市场的存在。”

此外,梅耶尔还抨击了Facebook打造TikTok山寨应用的努力。他说:“对于那些希望推出有竞争力的产品的公司,我们欢迎。在短视频应用Lasso失败后,Facebook又推出了另一款山寨产品Reels。”

本月初,Facebook宣布关闭Lasso。本月中旬,Facebook称将在美国和其他50多个国家推出短视频应用Instagram Reels,从而向TikTok发起挑战。

8月2日,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在其今日头条官方账号发布了一条动态,点名Facebook抄袭和抹黑。

扎克伯格为何针对TikTok

据深网腾讯新闻,扎克伯格如此针对TikTok,或许是因为后者的快速崛起威胁到了Facebook的地位。

最近两年,TikTok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全球蹿红。AppTrace的调查显示,TikTok在2019年2月的全球应用下载量排名中从269位跃升至第四位(2020年以来排名一直保持在前四)。截至2019年底,TikTok总计下载了16.5亿次下载,其中2019年的下载量占总下载量的44%。

来源App Annie :2010年-2019年,iOS App Store和Google Play商店中下载次数最多的应用

今年第一季度,TikTok成为全球单个季度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累计下载量超过3.15亿次。在美国市场,TikTok也已经成为今年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累计下载量超过1.65亿次。

要知道,此前Facebook系的四大App,一直垄断应用商店下载的前四把交椅。扎克伯格直言不讳:在美国,增长最快的应用就是TikTok。

TikTok在全球市场迅速增长,首当其冲影响的正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TikTok每新增一位用户,都在夺走Facebook产品的应用时长。

据近日Facebook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二季度公司整体实现收入186.87亿美元,同比增长10.7%,其中,广告收入183.21亿美元,同比增长10.2%,其他收入3.66亿美元,同比增39.7%;此外,Facebook每股收益1.8美元,与去年同期的0.91美元相比增长98%。

可以看到Facebook的营收几乎全部来自广告,“移动社交+广告”是理想的商业模式,但前提是用户一直增长,而且愿意在平台上消耗时间。而TikTok在美国市场的高速增长显然让Facebook感到了危机。

据海外网,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的报告显示,2019年,TikTok在美国市场用户规模增长了97.5%,2020年美国用户数量预计将达到4540万人,而在2021年,这个数字将突破5000万。疫情导致的宅家模式更让TikTok的用户迎来爆发,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在疫情期间,TikTok变得越来越受欢迎。4月份下载量达到20亿次,超过了竞争对手Facebook和Snap。

d4212534.jpeg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晓庆 摄

与此同时,Facebook在经历了疫情期间的一波用户大幅增长后,随着美国逐步开放经济,其用户增长将会出现放缓的迹象,三季度月活和日活预计都会下降,或者维持。另一方面,疫情给美国经济造成了严重打击,宏观经济风险对于中小企业的打击更甚于基础牢固的大型公司。号称自己更依赖中小企业广告支出的Facebook后市仍然面临由于疫情无法获得有效控制,导致经济复苏受阻,广告主缩减开支的风险。

并且,随着美国和欧洲各国对Facebook的监管越来越严格,公司势必面临更为复杂的外部监管环境,短期内合规成本料将维持高位,相关开支也会挤压公司利润。

8月2日,9名TikTok知名博主,其粉丝数加起来超5400万人,他们联名在美国自媒体平台Medium上发表了一封致特朗普的公开信。

信中一开头写道,Z世代(00后)是在互联网上度过了童年时光,“但我们到青少年时期所接触到的互联网与过去成长阶段的有所不同。互联网大企业的垄断,令我们牺牲了网络中立和信息自由。Facebook和Google已经取代了数百家公司,他们缩小了世界对互联网的定义”。

他们表示,TikTok是第一家挑战那些终结开放互联网的公司,实现了Facebook和INS等网站上永远无法实现的互动。

Facebook从中国抄了多少东西?

一边指责中国企业窃取美国技术,另一边,Facebook却不断被质疑抄袭别人。

据中国日报CD君,2012年,Facebook就被一家叫做立方网的中国互联网创业公司起诉,控诉的理由就是抄袭。立方网公司CEO熊万里认为,Facebook的“时间线”是抄袭了本公司的“时间轴”功能。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熊万里称,时间轴功能由其公司立方网发明,2008年该公司推出了“时间轴”概念,即按时间顺序展示用户动态。

熊万里在斯坦福大学发表过一场关于“时间轴”功能的演讲。据信,Facebook创始人、美国大学校友马克·扎克伯格参加了这场演讲。之后,扎克伯格于2011年在F8开发者大会上发布“时间线”的概念,这是大约在立方网发布“时间轴”功能的三年之后。

在2018年,Facebook推出的短视频分享应用Lasso也被传抄袭抖音。Lasso立志于争夺年轻用户的市场,但是在很多国人眼中,它与抖音大同小异。

Lasso软件的功能几乎和抖音一样,用户可以创建编辑短视频,并为视频添加滤镜或者配乐,然后再将其分享到Facebook或者Instagram的账号上。

据《福布斯》报道,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推出的短视频应用TikTok“激励”了Facebook推出了自己的版本Lasso,该软件被形容为“百分之百”复制了中国的短视频软件抖音APP。

据《福布斯》报道,2019年,Facebook在计划创建能够实现线上交流的私人群组时,借鉴了中国的微信群组模式。同时,微信推出的线上红包功能也”激发”了Facebook推出类似的现金礼物功能。7月29日,美国国会议员质问扎克伯格,其公司是否复制竞争对手的应用和功能,更有甚者在并购商洽中以此作为谈判手段。对此,扎克伯格被迫承认这一明显事实,他说:“我们肯定会在我们的产品里使用别人首先做出的功能。(we certainly adapted features that others have led in.)

据凤凰网科技,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的文件显示,扎克伯格在与一些中国公司CEO会面之后,与其他Facebook高管热烈地讨论了中国某些公司存在的“快速克隆文化”,并鼓励Facebook向其借鉴。

扎克伯格在邮件中写道:“中国一些公司热衷于开发许多不同产品,而不是一次只专注于一款产品。这使得他们能够广撒网,尽管短期内开发出的产品质量较低。随着他们不断克隆,市场迅速成长、成熟,克隆出来的产品和原创之间的差距似乎就会变小。”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海外网、中国日报、深网腾讯新闻、凤凰网科技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