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力士:打造农场操作系统 | 正在发生的农业革命

陈白2020-09-11 19:57

本报记者 陈白、陈伊凡 北京报道 对于雷文勇来说,转折发生在1989年国庆前的一个雨天。

作为如今已达百亿营收的现代农牧食品集团铁骑力士的掌舵者,那一年他还是四川绵阳市粮食局下属饲料厂的技术科长。

秋日的蜀地阴雨连绵,当雷文勇坐着县城的吉普车抵达乡间,穿过车窗外的大雨,他远远看见泥泞小道的前面有一个赤裸上身的老农,抱着一头盖着衣服的猪。

“我当时就问他,我说你为什么不怕自己感冒,要把衣服盖到猪上?他说,这是我一年的油盐酱茶,我买油买盐买其它东西的钱都靠它了;如果我病了,我缓几天就可以了;如果猪病了,我一年就没着落了。”

这个宁愿自己淋雨也不让猪淋雨的“抱猪老农”,成为了当年改革开放浪潮下,促使雷文勇选择下海的最坚定的信念。

“就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够改变一些事情。”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雷文勇说。

那一年底,雷文勇带着6个人、凑了35000块钱,开始了创业之旅,他把这家公司命名为铁骑力士——他说这是四川话铁哥们更文雅一些的叫法。

28年后,这家公司从单一的饲料加工发展成为集饲料、畜牧、食品、生物工程为一体的现代农牧食品集团,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其旗下的圣迪乐村,是不多的能够进驻沃尔玛、山姆、麦德隆、家乐福、伊藤等外资商超和盒马、永辉等大型连锁超市的中国民营企业的高端鸡蛋品牌。AC尼尔森数据显示,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圣迪乐村在全国主要24城市大卖场高端鲜鸡蛋销售额占比为60%。

自1992年开始,铁骑力士见证的是销售渠道的不断更新迭代。从跨国公司大卖场进入中国到后来电商兴起,这给农业生产端带来的是极限挑战——长期以来中国农业的非标准化小农作坊式生产模式,如何适应现代零售所要求的大批量工业化生产?

但当今天的中国农业开始进入数字化转型的历史关口,一批互联网和高新技术公司开始重返产业链源头,这一次的科技浪潮能否重塑这一人类历史上最为古老的行业?

作为这一领域的老玩家,雷文勇的答案是:我要把铁骑力士打造成为农业领域的特斯拉。

定义鸡蛋

雷文勇认为,28年来他和他的公司能够穿越零售革命,密码在于对于科技和人才的重视。冯光德,作为公司技术带头人,以他命名的冯光德实验室,曾三次拿下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是行业内唯一一家同时承担国家现代生猪、蛋鸡、水禽三大产业技术体系综合试验站的企业,也是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

每年超过3%的总营收投入用于研发,这样一组数据看起来让人很难相信是来自于一家农业企业。但从生产到运输乃至销售环节的标准化数字化升级,雷文勇对我们说,这是他眼中“正在发生的未来”。

圣迪乐村是雷文勇的第一次探索。

“你们作为消费者,在超市里面买的只是一枚看似非常非常普通的鸡蛋,但孰不知其实我们花了将近19年时间,在背后建立了一整套围绕着鸡蛋跟这个产业链的标准。”雷文勇介绍。圣迪乐村的鸡蛋生产,雷文勇认为已经实现了标准化。他们提出了“品牌+标准+规模”的发展模式,“在标准上,以母鸡喂养为例,圣迪乐村的鸡蛋为了保证鸡蛋品质如一,采取玉米大豆杂粮6:2:2的比例,在母鸡生长不同阶段科学配餐。”

而在产业链的下游,“面对零售渠道的变革,怎么可以配合现代电商物流,其实我们很多年前就在做这方面尝试,最终落地到了现在这个包装上面。在运输上,我们的包装是做了防冲撞测试的,我们还拿了专利;我们采用了珍珠棉,让鸡蛋可以呼吸,所以它不会因为潮湿、闷热而发霉。”

应对渠道变化,雷文勇的女儿雷博有很多想法想要实施,这位90后也是现任铁骑力士副董事长、新兴业务事业部总裁,她和许多的“铁二代”们一起,海外学成归国之后,又回到父辈们创业的地方。

AI养猪

雷文勇嗓门洪亮,一口川普和时不时的爽朗大笑,他说他是“穿着牛仔裤的农民”,像是传统印象里的“农民企业家”。但他说他不喜欢外界对于农业企业属于传统行业、要在农田里“面朝黄土”的刻板印象。铁骑力士总部办公楼所坐落的成都市中心的太古里,是西南区域的时尚中心。

雷文勇向我们展示他在这里六十多平米的办公室里满墙的书,“我几乎把国内的商学院上了一遍”。他认为商学院对他的影响是巨大的,“在长江商学院十年学习生涯中,我刚入读长江商学院EMBA项目时,公司不到20个亿,读企业家学者项目前,我把它变成了60亿,读完企业家学者项目之后,我把公司增长到120亿,员工变成13000人。”

朱睿现为长江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社会创新与品牌研究中心主任,她所著的《未来好企业》是雷文勇推荐的必读书目,他认为朱睿所提出的共益实践对他启发良多。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经济学及人力资源学教授王一江,是雷文勇的博士论文辅导教授。

雷文勇每年都会组织企业高管一起学习王一江的《民富论》,“我想顺着一江教授的脚步,摸索出一个看得见,摸得着,可丈量的‘农富论’的研究。2016年,我们与西昌市人民政府成立‘大凉山产业扶贫研究院’,正是希望通过建立商业逻辑与社会责任逻辑之间的连接帮助极度贫困地区发展起来。”

在商学院学习之后,铁骑力士展开了优食谷的探索。优食谷是铁骑力士在引入国际智慧工厂科学管理体系基础上订制的一套生产管理流程及资源整合互助平台,从食品溯源、安全生产、共享平台、效率提升和成本指标等五维度,通过规范化建设与管理,使其达到相应标准,并最终实现对食品安全与品质控制、合理的生产与供应配置,以及科学的成本管理等目标。

当数字化的赋能开始沉淀到传统领域,不止是BAT早就下乡“刷墙”,诸多行业原本的玩家都在提速布局。2019年末,当我们对话知名纺织商汉帛时,其总裁高敏也曾解释了汉帛试图通过数字技术为传统纺织业的改造故事。

相比本就处于工业端的传统纺织业,农业的转型更为复杂。农业生产分为产前产中产后三个环节,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的改变,主要集中在产后农产品流通环节,如盒马、美菜、每日优鲜等等,但其中很多只是替代了传统流通环节中的一环,这也是多数创业者扎堆的领域。

相对而言,在产前和产中环节的变革门槛更高,这也给原本这一领域的玩家带来了机会,雷文勇希望通过搭建一个类似“工业互联网”的操作系统,为农业企业的现代化标准化提供解决方案。通过产前产中环节变革农业供给链核心,以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机械化,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最终将会影响整个产业链变革。

鸡蛋成功之后,雷文勇正在努力通过科技赋能更广的畜牧行业,为了实现科学生产管理。

王森,铁骑力士智慧养殖项目负责人,2017年,这家公司正式开始做智慧养殖系统,实现自动化智能养猪、全程可追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不仅要追踪到每批次的猪,从哪个养殖场出来,什么时间分娩出来,哪个品种,什么时候交给育肥场,或者代养户,成长周期、养殖时间,还要追踪到用什么品牌和规格的饲料,是否有兽医对它进行监管,用药记录,有没有使用违禁药品,是否发生过较为严重的疾病等等。这些工作量都很大,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数据打通。如今,铁骑力士与三台县合作,和政府一起建了一个县的溯源平台,打通了养殖端和县域范围内屠宰企业、生猪加工销售企业的数据。

他们与国内的芯片企业一起研发了养猪的芯片,用在两类猪上,这一芯片能够动态帮助养殖人员跟踪种猪生长状况并根据不同情况做出不同决策。

“我们有两款自己的‘芯片’,一个是川藏黑猪、一个天府肉猪,这个是我们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猪配套系,不受国外制约。”谈到这里,雷文勇有些激动,他说他一直有一个理想,在2004年铁骑力士邀请德国人力资源专家来为公司做管理咨询时,他对这位德国顾问说,“过去,我们中国人用大把的钱换成马克买你们的宝马、奔驰。以后,我们要用中国人的技术、用中国人的团队、用中国人的组织、用中国人的匠心,让我们的产品把你们兜里的钱揣到我们中国人的口袋里。”

以下为对话内容:

全程可追溯 

经济观察报:对于农业来说,目前看到的现象是,我国的农业现代化程度还不够,铁骑力士在这方面做得如何?

雷博:数字化转型的风潮也波及了农牧企业,但我最近在一个行业峰会上发现,在农牧行业、食品行业,全面实现数字化,或是走在前面的企业很少。

未来我们会非常开放,今年我们启动了“533数字化转型项目”,搭建5个平台:研发平台、营销平台、供应链平台、财务和HR平台,通过搭建这5个平台进行改革。另外是进行3个变革,供应链拉通、经营透明、产业链拉通,然后实现一个铁骑力士、一个梦想和一个体系。未来我们每年大概会投入1个亿去做数字化转型。这是一个不断投入的过程,我们现在做的只是第一步,把数据搬到云上,之后还要学习如何应用这个数据,下一个阶段我们要学习如何驾驭。

目前我们做了一些应用和尝试,例如我们现在的猪业事业部,在我们亚洲单体最大的一个养猪场,已经完全实现了智慧化养殖,1个人可以同时养5000头猪。智能化还包括我们实现了周边配套环保的措施。

我们专注肉禽蛋板块,也跟阿里、京东这些企业一起探讨数字化农业转型的工具。

经济观察报:在全程可追溯上,铁骑力士是怎么做的?

雷博:我们做的是全产业链,面向消费者,我们需要将全程可追溯做到极致。所以我们在猪场、鸡场等生产养殖端、饲料端都普及了AI智能化。

全程可追溯上,我们也和业内很多做这方面的企业交流过,但我们发现,目前很多公司说自己用区块链技术或者其它技术来做全程可追溯,但真正能够做到的很少。铁骑力士要保证的是,上链之前的数据是真的,上链之后也是真的,能够让消费者实时看到,追踪这个产品。

经济观察报:难点在哪里?

雷博:最难的是全产业链拉通这件事。铁骑力士的全产业链拉通,需要深入到各个板块,例如饲料板块、食物的供给、养殖板块,最后到食品的深加工,这几个板块是完全不同的产业形态。例如饲料,专注的就是整个配方、技术端,养殖面临的挑战就更多了,例如猪场的安全,我们现在对抗非洲猪瘟,还有整个饲养的环境等。到食品加工,又是另外一个维度,我们农牧行业、食品行业全程可追溯做起来更加复杂,因为业态非常丰富,每个细节要做到极致,同时也需要整个物联网化、数据的收集、分析,通过AI智能去学习,这是最大的挑战。

经济观察报:如果拿养猪来说,其全程可追溯的数据要如何来做?

王森:消费者关注更多的可能是我们的育肥猪和商品猪,我们一般不会追踪到单头猪本身,我们会追踪到每个批次,现在我们与农户们合作,采用代养模式。我们会追踪这批猪从哪个养殖场出来的,什么时候分娩出生,成长周期、养殖时间、饲料品牌和规格,再追踪到饲料的品质,还有就是养殖场是否有进行规范化管理,有没有使用违禁药品,有没有发生较为严重的疾病。

经济观察报:饲料追踪和猪的追踪是两套体系?

王森:是的,饲料只要是合理合规都没有问题,后段我们也会对每个批次的猪的生长过程、疾病情况和用药记录进行追踪。

经济观察报:不同体系之间,养殖场、屠宰场再到销售端等等,这之间的数据打通难点在哪里?

王森:养猪场出来的猪会进入屠宰场或者一些收猪的企业,这个环节就存在数据连贯性的问题,后期的这些中间交易企业也好,屠宰场也好,需要把我们前端的养殖系统数据进行对接,例如我这批猪是1001批次,那么到屠宰场后,屠宰场必须把这个编号保存下来。但还会面临一个问题是屠宰环节中,最大的是生产效率的问题。因为屠宰场可能一天屠宰1000头猪,这个过程中是否能够保证每个批次是严格区分开,并且对每个批次都做了独立的标记,如果前面这批猪是1001批次,那屠宰场需要把这个批次做一个独立的屠宰线,所以对于屠宰场内部的流程管理要求很高,也会影响效率,因为每个批次的猪屠宰完了之后要做清场,甚至包装完了,才能进行下一批次,所以生产成本会提高,消费者是否愿意为这个产生的成本买单,这是一个问题,屠宰企业也会考虑,他们是不是愿意去做这件事。

经济观察报:铁骑力士有自己的屠宰场吗?还是外包给下游的环节?

王森:我们有自己的屠宰场和分销环节,包括销售、熟食加工,目前我们自己是唯一可以来做到全程可追溯的。但我们也会把猪供应给下游的一些屠宰场或者中间商,这个数据打通会比较困难。我们目前在三台县,和政府一起建一个溯源平台,打通养殖端和整个县域范围内的屠宰企业、生猪加工销售企业,可以做到全程可追溯。这就需要政府的推动。

经济观察报:目前铁骑力士在养殖方面参考的是什么标准?

王森:鸡蛋方面我们的标准是参考欧盟标准来做,猪肉我们从生产管理流程上面是参考国际的标准,因为猪肉这块我们主要合作对象是加拿大,所以整套养殖标准也是高于国内的。

AI养猪

经济观察报:这几年很多互联网科技企业都提出做“AI养猪”,这是什么概念,如何实行和操作?

王森:2018年我们把它定义为“AI养猪的元年”。我们大概是在2017年正式做AI养猪,没有标准定义,2018年之前,可能大家更倾向于是通过视频、音频去分析和监测猪的行为和生产过程中的一些情况,但我认为,AI养殖基于音视频的分析仅仅是其中一部分。

我们现在在AI养猪上做的事,远远超过了这个部分,整个生猪养殖环节重点分成了几个方面,第一,生物安全防控,这是一个重点,因为当前非洲猪瘟的形势是比较严峻的,生物安全防控上面就制定了很多标准和系统,这方面也借助AI算法和模型来做。

我们要对整个猪厂猪圈的环境进行分析控制,防止外部动物和人员进入到我们的生物安全防控区域,同时对进出的人员、车辆、物资都要进行全程的监控和分析,包括人员,会通过身份识别进入猪厂。这个身份识别能够识别目前疫情期间隔离时间是否达到,有没有严格消毒、洗澡,是否进行了我们的消毒风干,包括车辆轨迹等等,都会进行AI管控。这是养殖的重要环节。另外,我们在生猪养殖过程中的三个方面也很关键,例如饲喂、环控和疾病与生猪健康监测,我们都用智能化手段管控,包括温度、湿度、二氧化碳、氨气、硫化氢(对于养殖环境有害指标),甚至我们还研究监测我们细菌和有害病毒的分布。

我们需要让环境处于最佳状态,因为跟我们生猪的生长周期、体型都有一定关系。举个例子,小猪我们就会把温度适当调高,大猪的话我们就会把温度适当调低,实现智能化精准控制。

饲养环节,我们也利用一些算法来进行,例如我们的猪去采食的时候,如果没有数据采集,我们很难知道哪些猪今天吃了多少饲料,这方面我们会通过传感器,我们有检测开关,红外的也有触碰式的、标签识别的,去检测猪是不是想吃东西,什么时候来吃,该给他吃多少饲料。在肥猪上,我们使用电子耳标的方式来检测,让猪去触碰上面的传感器,给它投料。

种猪饲养,这个环节就很精准了,会根据猪的不同阶段,猪有没有怀孕,怀孕多少天,在不同怀孕阶段,还会分析猪的采食料应该是多少,特别是分娩之后,哺乳高峰期,我们会增加采食量,调整水喝饲料的配比,让猪保持最佳的泌乳能力,这些都是AI饲喂的。

猪每天的活动量大不大,如果长时间不活动,我们可能认为它健康上是不是出了问题,就会去做进一步的分析。

后端还有智能化排污,猪的排泄粪尿,会定时收集起来,当它的液位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我们会集中把它抽到我们粪污的处理区域,我们会去监测处理指标是否达到标准排放。所以其实智慧养殖是涉及到方方面面。

经济观察报:您有没有去了解过国外同样的养殖厂的情况,有没有一些差别差距还是说没有?

王森:从目前来讲,从我们饲养生长的指标上,我们其实是落后于国外的,包括我们的饲喂成本,包括我们的PSY指标和料度比,我们其实都落后于国外,这是个现状。

PSY是我们衡量一个猪厂生产效益的关键指标,它是指一头母猪一年提供的断奶仔猪数,我一头母猪一年给猪厂提供多少头小猪,这个指标影响猪场的效益和成本。举个例子,如果一个猪厂养了1万头母猪,如果1头母猪一年提供30台小猪,假设你的指标非常好,提供30头,1万头母猪一年就能提供30万头小猪。如果1头母猪只提供20头小猪,理念就提供20万头。但是都是养1万头母猪,成本实际上差别并不大,但是你比30万头小猪卖的价格和20万头比起来,实际利润差距就非常大了。

所以,PSY是衡量一个猪厂效益、生产成绩重要的关键指标。这个指标在国外目前做的好一点的厂是接近30了,但是我们国内根据国家统计的数据,我们现在才勉强能达到20。

经济观察报:原因是什么? 

王森:原因有非常多,首先是跟品种有关系,猪的繁殖能力怎么样,还有就是生产管理精准度的问题。举个例子,你同样养了1万头猪,但是你能不能找出来其中某一头猪,是繁殖能力最好的,把繁殖能力不好的猪淘汰出去,这头猪的生产成绩特别好,可能就把它留下来。

这个是一个综合能力,PSY是最终的结果,这个指标我们跟国外是有差距的,这个差距就是属于我们的环境,可能有一些病源是控制不了,有一些疾病你就是净化不掉,那肯定就会影响你的生产成绩,也跟你的生产管理水平相关,就是你的工人去接产的时候或者治疗的时候是否认真负责、有经验,这都是有关系的。

我刚才讲到国外目前肯定是超越国内的,因为养猪的历史,我们现在养的很多猪都是国外进口的,确实有一定的优势,但是我们也有自己品种的猪。

经济观察报:在智能化养殖上我们是否有自己的优势? 

王森:智能化养殖这一块,其实我们现在正处于弯道超车非常好的时机,我们有几个优势:

第一,我们网络信号的覆盖率实际上是大于国外的,大家都知道现在农村基本上家家户户都能上网了,包括电力设施设备这些信号都是很好的。我们有了通信能力了,我们就可以实现各个厂的精准数字化管理,我就可以去分析你,我在某一个地方,我可能在总部,我就能知道我现在下辖的50个厂或者100厂各种生产成绩是多少、生产的现场环境是否达标,我们可以进行这种现场的精确数据采集和监测、控制。

第二,国外现在网络的不发达,使用的智能化设备其实大部分是单机的,这个设备必须要在现场去控制,只能在现场使用,数据大部分也保留于现场,但是我们现在由于网络的优势,实际上所有数据我都可以拿到总部来,我总部数据的样本数就非常非常的大,这个样本数很大的情况下,我就能进行多维度大量的数据分析,这种分析就会找出我们在生产成绩当中的一些差距在哪里。

目前我们也在解决智能化设备的更新问题,因为我们国内面临的市场非常大,我们中国差不多占到了全世界养猪总数的一半,中国的养殖量和消耗量都是特别大的,我们做这种智能化设备研发的市场就比国外更大一点。

市场空间非常大,很多人就愿意去干这个事,包括我们自己,我们之所以愿意去做这种AI的分析、智能化的设备装备,这些其实都是看好了它的应用价值,它的量大,它应用的设备研发成本均摊下来相对就较低,我们现在也在做基于一个厂,我们一个厂可能占地面积是几百亩到上千亩,这个厂我们能否用一台设备或者少数的终端设备就能够覆盖到整个全厂的智能化终端上面去。

举个例子,我们一头猪要做成每一头猪的精准饲喂,每一头猪上面就会有一个控制器,这个控制器要实时地上传数据去执行我们大数据平台的一些指令,在国外他的办厂规模就是几百头或者一两千头,但是我们国内可能就是上万头,我们去研发这种设备的成本均摊下来更低,而且使用的效果在这种大范围情况下也会更好。我觉得我们有这种规模优势,能促进设备的快速研发实现。 

管理问路 

经济观察报:圣迪乐村的鸡蛋,会供给麦德龙、山姆这些外资零售企业,铁骑力士是如何成为它们的供应链?

雷博:铁骑力士是全国第一家做品牌蛋。我们做品牌蛋,也是基于对消费者的观察。2001年,雷总去北京,发现北京开了大大小小很多超市,超市里已经有很多品牌的农副产品。雷总想,这么多超市,消费者们应该有非常大的诉求买到高品质的鸡蛋,所以雷总回来后就创立了全国第一家品牌蛋。

当时他提了几个要求,做中国品质最好的鸡蛋,卖到全国去,卖得最贵,这也是一直驱动我们不断在鸡蛋这个产业精进的动力。

我们在这个行业深耕很久,麦德龙、山姆,包括我们和麦当劳、肯德基合作的时候,他们对供应端的选择是非常苛刻的。消费者在超市里买的一枚看似非常普通的鸡蛋,其实我们花了将近19年的时间,在背后建立了一整套围绕鸡蛋和这个产业链的标准,圣迪乐村的标准已经做了15年,这个标准是高于行业、高于国标,也高于欧盟、日本和北美标准的。

举个例子,我们会去检测、控制鸡蛋中的代氨物质,这涉及到鸡蛋的腥味,我们把这些元素数据化,确保每颗鸡蛋做出来都是营养、健康、美味、安全的。另外除了我们在风味上,把涉及到风味的物质数据化之外,从饲料配方上,给鸡吃饲粮,我们也推出了2:2X的黄金秘密配方,去改善鸡蛋的口感。

另外,我们的我迷家鸡蛋,是用亚麻籽去喂养的,而且中间加了蔬菜,我们在上万名儿童中做口感测试,对我们的鸡蛋口感进行评估,他们都觉得很香。

还有一个细节,现在市面上大家看到的鸡蛋外壳包装,是圣迪乐村拿到专利的,如何让鸡蛋不被压坏,如何配合现代电商物流,当时我们做了很多种测试,

经济观察报:目前在食品领域,铁骑力士的国际竞争对手还很多,比如雀巢、正大等,铁骑力士跟他们相比,差异在哪? 

雷文勇:雀巢、正大这些都是世界上非常优秀的公司,我们则更加中国化,用中国人的逻辑和理念创造世界性品牌。

这三年,我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重构铁骑力士的全球化战略,用全球化战略重新我们组织要素。

经济观察报:现在铁骑力士的组织结构是更偏于扁平化还是传统科层制这样一个模式? 

雷文勇:我们过去是事业部制,将来会更加扁平化,用这种方法让它更加优化。现在我们事业部中有两个变化,一是扁平化,二是年轻化。

经济观察报:在管理的过程中,和首席科学家交流,和年轻人之间的交流过程中,是否有一些和您的想法冲突的地方,如何处理这些问题? 

雷文勇:1992年到1996年,我什么事情都做,1996年以后,我就做两件事,读书、读人,我是一个充分授权的董事长。首先,我会看授权的人有没有能力做这件事;其次这个人是不是代表铁骑力士“科技,为人”的理念;第三是否符合我们集团的战略。我一般用这三条来取舍。

我们也允许冒险和失败,我和我的女儿说,大胆去干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因为我们公司建立了非常好的国际创新生态,他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自由发挥,做自己想干的事。另外,他们引领方向。

经济观察报:有没有和其他干部想法遇到冲突的地方? 

雷文勇:冲突肯定有,铁骑力士有三个原则,是不是有利于铁骑力士的生存;是不是有利于铁骑力士的发展以及是否有利于整个战略发展。所以我们会将是否有利于这三点作为决策中的根本点。

经济观察报:还会到畜牧一线去吗? 

雷文勇:1996年以后我都不管具体的事务了,包括我们在很多地方投资,我都没有亲自去过。我扮演的其实就是文化奠基人的角色,另外站在更高的位置来看未来的洞见、商业等洞见。 

经济观察报:铁骑力士在商业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上都有动作,如何看待这两种创新的影响?

雷文勇:商业要讲规模,还要成为一个引领时代的企业,这很重要。时代企业中的核心问题有两个,一是理念加上创新动力,我们做了一个创新动力中心,寻找正在发生的未来,以此来定义我们今天的目标和战略。商业模式谈不谈我觉得不重要,都是外在的,这是我在长江商学院学到的,全球化、社会责任感,这特别好。 

企业传承 

经济观察报:对于很多名校毕业生,如何吸引他们到农牧企业工作? 

雷博:怎么样去吸引年轻人,这也是我们HR面临的一些难题,而且你要有创新的源动力,企业本身就有创新思维跟创新平台,提供的平台要足够大,才能承载这些年轻人的梦想,而且在平台上他们能够实现他们的价值,这我觉得也是很多90后最期盼的一件事情。

他们的第一印象还是会有固有的成见,你如何去打破他,当然是走近他,跟他们深度去交流并且让他们知道企业是有核心创新能力的,然后把整个规划跟现在做的非常有意思的点,给他们去看,他们会发现原来一家农牧企业有这么多创新玩法。

反过来,比如说要吸引一些海外人才、精英团队,就要提出更宏远的目标未来是要走向国际化、全球化的食品企业,让他们感受到来这里,未来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管理与创新案例研究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