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国家工信部部长李毅中:为什么中国工业不能被边缘化、空心化

李紫宸2020-09-21 13:36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紫宸 9月20日,在由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主办,商务部中国流通三十人论坛(G30)、中国国际品牌观察中心协办的“2020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论坛”上,原国家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表示,中国工业切记不可边缘化、空心化,同时他分享了对当前中国工业与服务业如何协调、融合发展的看法。

2020年上半年中国工业在经济总比例中占据33.4%,制造业约占29%。李毅中指出,中国工业、制造业占GDP比重在2008年之后明显下降。

数据显示,在过去20年中,最高比例是在2006年,工业占据GDP比重为42%,制造业约32.5%,此后二者所占比例均持续性下滑。

在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经济结构演化上,表现出两种不同的发展路径:从美、德、日、韩四国看,其实现工业化分别是在1955年、1965年、1972年和1995年,到2016年,四国制造业分别占据GDP比重为11.6%、20.8%、20.7%和27.6%。

这其中,美国近两年比例略有上升,在高端制造上,美国仍然占有优势。德国提出,2030年工业占比有23.1%扩大到25%。目前中国制造业与韩国的比例相当,但人均GDP只有韩国的三分之一。

李毅中认为,对于工业的发展,和对一二三产的协调发展,应持有一种更加科学的态度,把工业边缘化是不符合实际的。

“尽管,积极发展服务业符合经济规律,因其能耗低、污染少、吸纳就业能力强。但要清楚,工业为服务业提供了物质和市场,经济仍然要靠工业、服务业一起拉动”,李毅中在会上说。

李毅中分析,疫后国内的经济正在复苏,二季度工业增加值增幅4.4%,拉动了GDP由负转正,服务业的增加值的增长只有1.9,最终拉动GDP增长3.2,当下我国经济仍然是靠工业服务业共同带动。

对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协调、融合发展,李毅中认为,工业经济在数字化转型的同时,还要向服务化转型。

过去,国有企业重组改制,发展了服务业。实践证明,改革的方向是对的,效果也是明显的。

对企业而言,要进入市场,不能锁定在“微小曲线”的中段,也就是说,要向两端延伸,建立自己的研发设计队伍,同时完善自己的营销网络。

另一方面,也要注重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协力提升国家制造业的竞争力。这其中,研发设计要加强产学研结合,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在这方面,中国与发达国家差距依然明显。

向生产服务化转型,还发展现代物流,降低物流成本。全国物流费用与GDP之比十年来由18%降低到了15%,仍尽管这样,仍然是发达国家的2倍。

新销售、新业态联通了产销,活跃了市场,尚需整顿治理市场秩序。这包括,工、贸、金融相结合,线上线下一体化,保护消费者权益,提升工贸产业链现代化,保障循环畅通,提供高效通关便利,打通外贸流程堵点等。

“我们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在出口的货物中工业品占95%,其中主要是机电、电子和纺织。在进口物资中,我们是世界第二大进口国,进口的物资里,72%是工业品和公有物资,因此要提供高效便利的通关流程,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改进。但是我们的出口企业还是有点意见,把通话流程能不能更快一点,更便捷一点,进一步改进服务,打通外贸流程的堵点,这样才能促进国内外双循环。”李毅中说。

李毅中认为,金融需赋能工业,仍需坚守为实体经济服务。这包括,要优化信贷结构,合理提高比重。用“基金”带动民间资本、社会资本支持先进制造、支持“新基建”。降息减费,降低企业财务费用。支持小贷公司、担保公司,改进业务,帮扶小微企业。证券、债券市场更多关注工业企业,产融结合,深化互信。

“金融是服务赋能工业的重头戏,我国的金融增加值占了GDP的8%,高于美国日本一个百分点。金融业在深化改革,改进服务,给工业制造业很大的支持,我们仍然需要坚守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宗旨。”李毅中说。

对此,李毅中认为,一要调整优化信贷结构。“多年以来,在全部贷款余额中,工业占多少呢?工业在GDP中占比年年下降,但是现在还有34%,但在地方,工业贷款可能只占总量的15%~18%,这是需要优化的。”李毅中说。

二要通过基金带动民间资本社会资本来支持工业转型升级,支持经济建设,支持先进制造,支持创新发展。三要有序降息减费,降低企业的财务费用。四要通过支持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银行自身的业务改革来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五要发展企业融资、证券、债券,要更多的关注工业企业。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科创新闻部资深记者
长期跟踪工业、信息化领域产业政策和发展动态,重点关注钢铁、能源、通信等相关产业,相关领域上市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市场等。擅长深度、人物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