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爆雷”有哪些教训值得吸取

杨三喜2020-10-23 11:51

杨三喜/文 近日,老牌教育机构优胜教育“爆雷”事件持续发酵。从今年年初开始,全国各地就传出优胜教育拖欠员工薪水、学员退费困难等消息,多个校区“人去楼空”。10月19日,优胜教育北京总部一度被维权家长围得水泄不通,他们的待退费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有人估算,北京校区应退费可能达上亿元,全国范围内更多。

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营收大幅下降是“爆雷”的原因之一,但一家有着20年历史的校外培训机构说倒就倒,早前并不是没有症候。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优胜各地的校区就陆续曝出退费难、拖欠教师工资、办学不规范等问题,资金链的问题在那时就已经浮现。过去几年,优胜在全国急速扩张,在全国一度拥有上千家校区,1.2万余人全职员工及近万兼职员工。但由于发展过快,导致接近50%的校区不符合国家相关规范,被迫重新选址装修,这也导致许多校区出现现金流问题。疫情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盲目扩张、不规范办学才是主因。

作为一家资深、老牌教育机构、一对一个性化教育细分领域的第一品牌,优胜爆雷对校外培训行业以及家长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虽然创始人陈昊宣称自己不会跑路,要解决问题,但在很多家长和网友看来,这不过是“骗子”戏法,能否像罗永浩那样上演“真还传”还很难说。而且,即便现在还有一些地方分校属于独立运营的品牌加盟店,其经营状况没有受到总部事件的太大影响,但优胜教育的品牌价值已经一泻千里。要重建民众对优胜的信任,其难度并不亚于解决教师工资拖欠以及家长退费问题。

去年韦博英语等多家机构也发生了跑路事件,家长损失惨重,孩子的学习也被耽误,这种机会成本的损失甚至高于经济的损失。而在优胜的学员中,有的家长甚至提前支付了40多万元,损失很大。

从家长所支付的高额费用中,可以看到家长的疯狂以及背后的教育焦虑。一些家长为了给孩子报培训班,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贷款、卖房都在所不惜。而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资金监管形同虚设。教育部和地方教育部门曾明确规定,严禁超出服务能力收取预付资金,预付资金只能用于教育培训业务,不得用于其他投资;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但是否执行,基本靠企业自律。

优胜的爆雷,再一次提醒家长在选择、购买校外培训服务时,要量力而行。要衡量自身消费习惯和消费能力,选择与自身情况相匹配的消费模式,在选择培训机构时了解该机构的资质,综合考虑其注册时间、公司规模。面对各类营销套路,要坚持理性消费,尤其是要尊重孩子的成长规律,避免让他们在过度参与校外培训时被弄得精疲力尽。

今年以来受到疫情影响,由于校外培训机构普遍采取预付费模式,一旦挪用资金投资失败,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老板跑路,消费者退费就基本无望。从目前法律现实来看,不管是报警还是向法院起诉都非常艰难,最终只能认载。

所以,这也就要求加大校外培训机构的日常监管,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防止类似事件发生,严格执行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等规定。日前,杭州教育局等6部门出台文件,加强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应在本市范围内选择1家银行,开立唯一的培训费资金专户,校外培训机构向学员收取的培训费均应缴入专户管理。显然,对校外培训机构来说,这一规定影响甚大,但从行业的健康发展、消费者的权益保障来说,严格监管势在必然。

校外培训行业火爆,相关机构都想做大、做强。优胜教育的“爆雷”也提醒广大教育机构,不管是从孩子的成长还是自身的健康发展来说,急功近利都是办教育的大敌。不管是公办还是民办、校内还是校外,办教育都是一个慢活,急不得。“寅吃卯粮”,一味追求把规模做大、做强,用工业化的、流水线的思维去开办校区、扩大规模,“爆雷”就是一种必然,只不过时间的问题。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关注教育领域)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观察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