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首席圈点2021年关键词

欧阳晓红2021-02-12 00:14

京东科技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沈建光:经济将迎五大转变

挥别实属(鼠)不易的2020,迎来扭(牛)转乾坤的2021。回顾2020年,中国经济在新冠疫情之下表现令人欣慰,全年GDP首次突破100万亿大关,经济增速达到2.3%,是全球范围内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展望2021,中国经济相比于2020年或将迎来五个转变:一是经济增长动能由“供给端拉动”向“供给需求协同”拉动转变;二是投资增长动能由“房地产基建”转为“房地产制造业”拉动转变;三是出口增长动能由“防疫需求拉动”转向“海外回暖拉动”转变;四是宏观政策由“抗疫非常态”向“疫后常态化”转变;五是全球经济风险逐步由“防衰退”向“防通胀”转变。五大转变,既是机遇,也有挑战。2021积极适应内外部新变化,加速构建新发展格局,协调推进改革开放,定有助于“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谋好篇。

瑞银财富管理亚太区投资总监及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一帆:宽松回归正常化

为新冠疫情特别出台的纾困措施在2021年逐渐退出。考虑到经济复苏之路崎岖不平,政府政策很可能仍然为增长提供支持。2021年的财政政策将继续有针对性地支持相关行业。预计2021年财政赤字目标将设定在GDP的3%左右。2021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总额度可能位于4.5万亿至5万亿人民币之间。重点支持行业可能与“十四五”规划中强调的主要议题保持一致,包括城镇化2.0、智能基础设施、绿色经济等。货币政策总体上仍具支持性,但2021年料不会进行全面宽松。中国央行将继续保持合理充裕的流动性,并根据经济发展状况,有针对性地进行微调。我们认为,政策利率将大致保持不变,如果经济增长持续保持强劲,则2021年下半年利率有温和上行压力。2021年信贷同比增速将保持在逾11%的相对较高水平,但会从2020年13.5%的多年高位逐步回落。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投资逻辑转向“基本面驱动”

展望下一阶段,从经济视角来看,居民消费和制造业投资的加速回暖有望进一步增强内生增长动力,叠加经济政策的“不急转弯”,有望为2021年迎来复苏的暖春,进而为全年经济的平稳运行奠定基础。2021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在一、二季度强势冲高,然后逐季回归至长期中枢水平,全年增速预计在9%左右。从金融视角来看,2021年的投资逻辑有望从“流动性驱动”转向“基本面驱动”。对于人民币资产而言,2021年风险类资产有望跑赢避险类资产:上半年,以经济“深蹲起跳”为主线,人民币资产中对接周期性的部分将有更好的表现;下半年,以改革红利、数字经济为主线,富含成长性的部分预计将更具长期布局的潜力。虽然海外疫情的不确定性以及美国新一轮刺激政策或将牵动美元指数的反复波动,但是人民币汇率预计将在双向浮动中保持总体平稳,年内有望触及6.40。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汇率弹性将增加

新年伊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应声升破6.50,延续了去年6月份以来的发展趋势,反映了疫情防控、经济复苏、中外利差和美元回调等多重利好共振。其实,过去三年人民币汇率都是 “开门红”,但年内都有涨有跌、双向波动。只是去年先抑后扬,以红盘收官。

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今年内外部存在诸多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这些因素多空交织,势必引起跨境资本流动的大幅波动和人民币汇率的宽幅震荡。年初外汇管理工作会议提出,今年要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就既包括流入也包括流出的风险。

没有最优的汇率选择。汇率更多由市场决定,带来了汇率过度升值,冲击实体经济的挑战。为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提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预计,未来外汇政策组合将是增加汇率弹性、扩大资本流出和调控资本流入。但扩大流出有可能加大境内机构的对外风险敞口,调控流入则可能影响正常经贸往来的便利性。所以,政策实施要权衡利弊,同时不能替代必要的改革。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基建房地产投资增长将放缓

回顾2020年,经济恢复的势头主要来自两方面。其一,全球主要经济体对防疫和远程办公相关物资的需求以及后期一般消费品需求的回升,支撑了我国出口的强劲复苏;其二,受益于政策扶持,基建和房地产投资推动了固定资产投资的较快复苏。展望2021年,随着宏观政策,特别是应急抗疫相关措施的逐步退出,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增长或将放缓,经济动能的维持预计将由制造业投资和消费复苏来承接。对2021年经济的判断主要有五点。首先,随着经济复苏步伐加快,就业和收入增长有望逐步改善,居民的消费支出将继续增加,提振消费。其次,疫苗推出、全球经济持续复苏,将继续利好我国出口增长。第三,在需求走强、产能利用率上升和数字化程度提高的推动下,制造业投资或将加速增长。第四,随着猪肉价格回落,通胀或将维持较低水平。最后,预期政策不会出现急转弯,而是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货币利率大概率维持当前水平,但有望加强精准调控;积极的财政政策基调并不会改变,其中像是科技、教育等重点领域的财政支出仍将保持较快增长。

渣打银行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师丁爽:中国GDP增速将到8%

中国经济运行在2020年底似乎已经达到甚至超过其趋势增长率,但近期应对新冠疫情鼓励就地过年的一系列措施估计会影响春节期间的消费,导致今年一季度环比增长明显减速。如果疫情得到控制,中国经济的环比增速在二季度之后可能会回归潜在水平。受益于去年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滞后效应和低基数,预测2021年中国GDP增速将加快到8.0%。

预计财政和货币政策在2021年会边际收紧,但不会加息。为逐步恢复财政可持续性,广义预算赤字率可能会从2020年实际执行的8.6%下降到6%左右。人民银行则会引导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从2020年的13-14%降到疫情前10-11%的水平。信贷增速和名义GDP增速之间的差距会收窄,杠杆上升速度将显著放慢。我们预测,在经济基本面和资本流入的推动下,2021年年中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将下探6.30;下半年,随着全球复苏和中国经济领先优势减弱,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在年底可能回调至6.45。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下半年利率回落

未来二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在所难免,但冲击强度或在冬末春初有所收敛。在此之前,宏观政策有望平稳,此后回归常态或更为明晰。

展望新年,我国将继续填补海外供给缺口和国内需求缺口。叠加前期货币扩张和财政积极的滞后影响,经济或仍具备半年左右的扩张“惯性”。即使排除基数干扰,真实经济也未必羸弱。不过随着政策收敛,2021年年中过后经济动能或将趋缓。考虑到服务业在我国经济中占比过半,一季度经济环比回升斜率或较为平坦,二季度疫情边际缓解后将有所改观。彻底摆脱疫情困扰仍取决于全球疫苗接种,这也是今年值得期待的。

2020年以来我国宏观政策在逆周期调整过程中保持相对克制,却无碍经济修复回升。在“不急转弯”的政策基调下,2021年在前期政策的滞后影响及外需支撑下,上半年经济走强和利率上行仍将持续;下半年货币运行或实现社融持续收敛,利率随经济而回落。

(文章由欧阳晓红、王涵、老盈盈、胡艳明组稿)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经济观察报首席记者
长期关注宏观经济、金融货币市场、保险资管、财富管理等领域。十多年财经媒体从业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