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与日本人的“根”在哪里

近藤大介2021-11-22 16:44

【东瀛视角】

近藤大介/文

11月11日,全球科学权威刊物、英国《自然》杂志刊发的一篇学术论文指出,日语起源于中国的辽河流域,随着中国农业在日本的普及而逐步传播到了日本全境。这一论述迅速在日本引发了热议。

以下是这篇论文的主要内容:

泛欧亚语系(Transeurasian languages)——包括日语、韩语、通古斯语、蒙古语、突厥语——可能全都起源于约9000年前的中国,并在农业发展的促进之下传播开来。泛欧亚语系广泛分布于东起日本、韩国、西伯利亚,西至土耳其的整个欧亚大陆。但是,这个语系的起源及传播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其中,人口的流动、农业的发展以及语言的传播等都让问题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此次科研由德国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牵头,科研团队由德国、中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美国等国家的语言学家、考古学家、人类学(遗传学)学者组成。利用98种语言中与农业相关的词汇、从古代人类的遗骨中提取的DNA、考古学数据库中的资料等众多领域的庞大资料,对泛欧亚语系共同祖先的居住地、人口流动路径及相关时期进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高精准度分析。

研究结果表明,泛欧亚语系的共同祖先是约9000年前(日本绳文时代早期)居住在今中国东北地区辽宁沈阳北部西辽河流域、以种黍、粟为生的农耕人群。后来,经过了数千年的迁徙,他们向东北移居到了阿穆尔河(即黑龙江。编者注)沿岸地区,向南移居到了辽东半岛、朝鲜半岛以及其他南方地区。在这一过程中,他们不但传播了农业知识和技术,同时也把语言带到了途经之处。

自此,朝鲜半岛的农作物中,多了水稻和麦子。日本3000年多前的“日琉语系”也是伴随着水稻农耕,从朝鲜半岛传到了日本九州北部。

关于泛欧亚语系的传播,曾有人提出过“牧民假说”,即出现于公元前2000至1000年左右,由从东部草原向外迁徙而来的游牧民带来了传播。此次研究的结果动摇了这个假说的可信性。

众所周知,中国之所以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国,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农业的普及。根据古书《汉书·地理志》的记载,西汉平帝2年(公元2年)中国在册人口总数为59594978人。从那时起,中国就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同时也是世界第一农业大国。今年5月11日,中国公布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人口总数1443497378人,继续稳居世界第一。

对于《自然》杂志刊载的这篇“最新科研结果”,我只能接受其中的部分内容。

比如说,从古至今,文明和文化就像河流一样,从高处流向低处。所以,不仅是农业,从国家制度到佛教、医学、服装、音乐、天文学……古代日本的一切文明、文化都源自拥有压倒性文明力量和文化力量的中国。

在这种文明、文化的流动之中,包含着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汉字文化圈”,日本也被纳入其中。因此,语言从中国传到日本,就不言而喻了。

只不过,现如今的日本存在着这样一种情况。很多日本人认为,学起来最轻松的外语不是汉语而是韩语。这主要是因为日语和韩语的语法规则基本相同,汉语语源词汇(即源自汉语的词汇)也非常相似。

对此,我的一位专门从事日韩语言比较研究朋友学者说;在比较邻国语言的时候,一般来说选取表示人体器官、部位的词语作为样本。按照这个方式来比较日语和韩语的话,“眼睛”在日语中的发音是“me”,在韩语的发音是“nun”。“鼻子”在两种语言中的发音分别是“hana”和“ko”,“嘴”是“kuchi”和“ipu”。除了以上这些词语,人体其他器官和部位在日语和韩语中的发音也完全不同。

换句话说,日语和韩语并没有明显的语言同质性。关于这两种语言异质性的问题,两国的语言学家们讨论了100多年,但一直没有得出结论。

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即使加上汉语,身体相关词语的发音仍是各不相同。所以,我们不能单纯地说汉语转化为韩语,韩语转化为日语。

还有一个和语言起源非常类似的问题“日本人是从哪里来的?”。对于这个问题,相对比较自然的答案是,近则来自朝鲜半岛,远则来自中国大陆。

那么,在广阔的中国大陆上,具体哪里才是日本人的“根”呢?我既不是语言学家、考古学家,也没有什么证据确凿的科学见解。我所依赖的,只有积蓄在自己体内的、从远祖时代传承下来的DNA的表现形式——本能。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所以“本能”告诉大脑的东西应该才是最正确的吧。

到目前为止,我几乎走遍了中国全境。但遗憾的是,对于这个“最新科研结果”中提到的辽河流域,我的“本能”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对于我来说,它只不过是我到达的一个外国地区。

我去很多中国城市的时候,差不多都是这种感觉。想必有很多中国人去日本旅行时,心情也是如此吧。

但是,中国有一个地方让我的“本能”做出了激烈的反应。那就是纳西族的故乡、云南省丽江市。

一到丽江,我和同行的两个日本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好像穿越到了古代的日本小镇。在街上逛了一个小时,我们三个日本人就达成了共识“这个城市就是日本的‘根’”。后来,纳西族的翻译简单地教了我们一点他们民族的语言和习俗,竟然也与古代日本的语言和习俗很像。

所以,根据“本能”,我认定日本人的“根”就是丽江的纳西族。有没有哪位学者能科学地验证“本能假说”的真伪呢?

 

日本《现代周刊》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