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科云链研究院:中国数字经济10年超4倍增长,引领全球数字化转型

2022-01-14 15:41

1月12日,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明确了“十四五”时期推动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根据《规划》,到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0%,数据要素市场体系初步建立,产业数字化转型迈上新台阶,数字产业化水平显著提升,数字化公共服务更加普惠均等,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更加完善。

一、中国数字经济高速增长

对于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现状,欧科云链研究院近日发布的《经济格局重塑,一起向未来 —— 2021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及政策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1年至2020年的10年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总量增长4.12倍,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7.06%。而同期我国GDP增长2.08倍,年复合增长率仅为8.49%,我国数字经济规模总量保持持续高增长。【关注欧科云链官方微信公众号“欧科区块链”,后台回复关键词“数字经济”获取完整报告】

而根据“十四五”规划,我国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将由2020年的7.8%提升至2025年的10.0%。假设将2021年至2025年的年均GDP增长率设定为5%,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比重若要完成“十四五”规划中设定的预期目标,年增长率需要达到11.57%,将需是同期GDP增速的2.3倍。

图: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走势图

1

来源:中国信通院、欧科云链研究院

产业数字化是当前驱动数字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疫情以来,传统企业的生产经营模式遭遇严峻考验,数字化运营能力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诸多传统行业纷纷加速数字化转型步伐。同时,电子商务、共享经济、云办公等数字化新业态加速涌现并持续发展,我国产业数字化程度不断深化。

从细分产业看,我国数字经济最早是从服务业发展起来的。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消费互联网在过去数十年间保持高速增长,并拉动移动支付、快递物流、网络服务等配套产业发展,同时推动供应链上下游产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升级。2020年,我国服务业数字化比重为40.7%,制造业及农业数字化比重分别为21.0%、8.9%。

与此同时,数字产业化占比逐年下降,但长期前景积极向好。2020年我国数字产业化规模约为7.5万亿,同比名义增速5.3%,但占数字经济整体比重逐年下降,到2020年仅为19.1%。不过,2021年以来,以区块链、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创新实践持续深化,NFT、元宇宙等为数字业态和数字概念不断涌现,数据要素和数字资产等交易流通与数据治理稳步推进,数字产业化发展前景逐渐清晰,整体态势长期向好。

图:数字经济的产业渗透率

2

来源:中国信通院、欧科云链研究院

二、数字经济建设获广泛政策支持

此外,数字经济建设还得到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广泛支持。欧科云链研究院认为,中国国家层面的数字经济政策发展具有比较明显的两阶段特征。第一阶段是从互联网开始进入中国到电子商务开始在中国蓬勃发展的时期,政策上比较注重的是围绕互联网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部分产业的信息化改造;第二阶段以201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为开端并持续至今,政策上更加注重新型信息技术与实体产业的结合,到2017年“数字经济”的概念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被提及,数字经济正式开始成为引领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重要形态之一,推动数字经济发展逐渐上升为重要的国家战略。

紧跟党中央、国务院的步伐,地方层面近两年也不断加强了对数字经济发展的政策引导。据欧科云链研究院的不完全统计,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有28个发布了与数字经济相关的专项政策,专项政策总数达59项,其中浙江省、北京市、广东省和陕西省这四个省市相比其他省市推出了更多的数字经济专项政策。根据欧科云链研究院的数据,预计“十四五”期间,京津冀、江浙沪闽以及广东省等三大地区或将引领中国数字经济发展。

在政策“微观”数据方面,5G基站建设数量在各省级政府相关政策文件中均有体现,截至2020年底全国共有90.2万座5G基站,其中广东省、湖南省、江苏省与全国其他省份相比拥有更多的5G基站;预计到2025年,全国5G基站数量将超360万座,为“十三五”期末5G基站数量4倍,其中江苏省、广东省、四川省、河南省及浙江省的5G基站数量都将超20万座。

图:十三五期末全国5G基站分布

d9b0ba014d09ea4eece6dece79e2b08

来源:欧科云链研究院根据各省数字经济相关政策整理

图:预计十四五期末全国5G基站分布

65e78e57bce22d952e03eef921a71e9

来源:欧科云链研究院根据各省数字经济相关政策整理

三、四方面工作亟需部署

关于中国数字经济的未来,欧科云链研究院在《报告》认为亟需做好四方面工作:

1、重研发。即进一步加强数字经济相关的基础理论与核心技术创新研发投入,提升数字经济核心产业比重,力争早日实现核心技术的国产自主可控,紧紧握住数字经济发展的主动权,提升在全球数字科技和数字经济领域中的核心竞争力和实际话语权;

2、重融合。加强各类数字技术的交叉融合,以技术集群的发展模式或许能极大拓宽数字技术应用边界,实现多技术协同效益递增,进而引领技术变革和产业升级;

3、重合规。未来数字经济相关业务发展应以合规为前提,在现有监管框架中厘清行业方向,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竞争活力,有序地进行各项技术与业务创新。

4、重创新。政府部门需密切关注数字经济市场前沿动态,推动数字治理模式创新,解决好数字经济发展中出现的数字鸿沟、数字垄断和新型贫富差距等问题,在保证市场有序竞争的前提下,提升社会生产效率,让更多人享受到数字经济繁荣带来的成果。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经济社会的数字化程度加深,中国将依赖庞大的国内市场和快速将数字技术商业化落地的能力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技术投资方和应用方。而政府通过各类政策积极鼓励创新创业,为企业提供数字经济试验空间等,将逐步推动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市场力量参与创建涉及生产、消费方方面面的数字经济生态。

中国的数字化转型不仅会对自身的经济产生深远影响,还可能对全球数字化发展格局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今天,中国的数字经济正蓬勃发展,通过不断在新经济模式领域的出口和技术合作,中国将引领未来数十年世界数字经济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