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凯思博投资创始人郑方:SPAC是资本市场的一场“婚姻革命”

田进2022-01-28 13:37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田进 在经历急速扩张的两年后,2021年1月1日,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即Special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上市制度正式落地香港。在凯思博投资创始人郑方眼里,“港交所吸取美国资本市场经验引入SPAC带有跨时代的意义。疫情期间,SPAC作为资本市场一种创新商业模式,为中小企业的上市提供了一个非常便捷的渠道。过去两年,美国资本市场60%以上的IPO通过SPAC来完成。”

24天后,郑方作为发起人的SAPC公司(名称:Keyarch收购公司)也正式在美股上市,上市项目集资金额为1.15亿美元。

谈起发起此次SPAC项目的契机,郑方表示启发点是激光雷达公司Luminar通过SPAC实现快速上市。“凯思博从种子轮开始投的Luminar在2020年通过SPAC合并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高达40亿美元。上市前Luminar还未形成大规模销售额,如果想拿到足够资金去发展,传统做法更多需要通过VC来融资,这个过程通常是两三年,而SPAC使Luminar的上市时间比我们预计的提前了3-5年。于是我们也开始探寻这一条路”。

在郑方入局SAPC的过去两年,SPAC在美股也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态势扩张。数据显示,2020年共有248家SPAC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累计募资833.35亿美元,首次超越传统IPO上市模式,两项数据分别增长320%和510%。2021年,美国SPAC的IPO数量为613家,总募资额1623.94亿美元。

从运行模式来看,不同于借壳上市、买壳上市,SPAC是自己造壳,即首先成立一家特殊目的的公司,公司只有现金但没有实业。这家公司上市后,将在一段预设时间内(通常是18到24个月,最多36个月)并购有增长潜力的标的企业,然后与投资者分享回报。借壳上市就像是旧改,SPAC是建新房,没有旧改的历史包袱。

在郑方看来,SPAC上市制度就像资本市场的一次“婚姻革命”。

“公司传统IPO过程像女生出嫁,需要通过媒婆(投资银行)去见各种相亲对象(投资人),而相亲对象也需要具备充足资金等资格。这个过程比较漫长,同时受到很多外界因素影响。如市场行情不好、相亲对象资金未准备好,女生可能就嫁不出去。而SPAC模式是,相亲对象(投资人)提前准备好资金,同时房子也已准备好(已是上市公司)。相亲对象的任务就是在预设时间内去寻找心仪的女生(标的公司)并娶回家”,这个过程是一对一的,完全自由恋爱,不由媒婆(投资银行)决定命运。真正做到婚姻自主”,郑方表示。

但在规模繁荣之下,SPAC项目良莠不齐等问题仍等待着市场的检验。

郑方表示:“任何事物,当大家发现这是一个好的方式,便会一窝蜂的涌入。此时良莠不齐的现象就会出现,从而导致一些SPAC项目在后期运作过程中出现各种问题,其实这是事物发展的普遍规律。这些问题并不能说明SPAC是一个不成功的商业模式。当市场回归理性状态,通过传统IPO以及SPAC两种渠道上市的方法会齐头并进、共同发展。”

SPAC是什么

从时间发展线来看,SPAC上市机制由来已久。

上世纪90年代SPAC便首次出现,彼时在资本市场还处于非主流地位。2003年,SPAC规模开始逐步扩大,而近两年发展规模更是高歌猛进。

郑方表示:“疫情是SPAC发扬光大的一个契机。受疫情影响,很多企业无法去世界各地路演,因此正常从资本市场融资的路被堵住了,为解决此问题SPAC应运而生。SPAC最大的优势是有资金且已是上市公司,不会因为疫情、市场下滑等因素冲击企业的上市过程。某种程度上,可以说SPAC不受大环境的影响,有非常好的抗压性。其实SPAC以前就存在,只不过没有很好的运用,疫情使得SPAC的优势被挖掘出来并被大家认可。2021年通过SPAC融资的资金规模已超过传统IPO。”

与此同时,对于投资人而言,SPAC模式可能意味着更短的回报周期。

”公司若采用传统IPO上市方式,对于投资人而言回报周期比较长。传统VC投资回报周期一般要七年以上,有的甚至要到十年以上。并且公司不一定能成功IPO。但SPAC模式不一样,SPAC公司若找到合适的兼并公司,投资者在度过一年的禁售期后即可在市场上交易,实现变现收益。在并购之前,若投资者不同意并购,股权会按照原价回购。对投资人有充分的本金保障”,郑方表示。

诸多优势之外,SPAC仍有系列规则限制。

以港交所的SPAC制度为例,港股对SPAC投资人更具有选择性,即只能由机构投资者或合格投资人去投资,美股则允许公众投资者(即散户)参与投资。SPAC公司需在上市日期后预设时间内(通常是18到24个月,最多36个月)完成SPAC并购交易。

只是,对于SPAC公司而言,在预设时间内找到标的公司并完成并购交易受多种因素影响。

郑方表示:“首先,需要让投资人相信标的是真正的好公司。这与公司的基本面密切关联——是否为成长型公司、管理层是否优秀、业务前景是否向好,在竞争环境是否处在领先的地位;其次,以怎样的估值把标的公司并购进来,对SPAC发起人的能力是一个考验。即使是好公司,也不能以太高的估值去并购。前一段时间市场上就出现几个SPAC去抢一个标的公司的现象,使得标的公司形成一种估值泡沫。最后SPAC公司需要对标的公司提供诸多服务,包括在业务拓展时提供指导、免费做战略规划、寻找合作伙伴等。”

从入局到并购目标

自2006年创立凯思博资产管理公司后,郑方更多将投资集中在两方面业务——以长线基金的投资理念长期投资成长型公司以及VC投资。受2020年Luminar通过SPAC快速上市的启发,便开启了对SPAC的探索。

从开始筹备到SPAC项目上市,郑方花了一年时间,而过程并不容易。

“筹备期间最关键还是要让投资人来认同SPAC发起团队的投资理念,并且相信发起团队能够为找到非常好的标的企业,同时投资人也需要对发起人的背景以及投资案例有充分了解。收购标的一旦宣布,SPAC公司股价将开始对宣布作出反应。所以路演也是非常紧张,我们做了近100场线上路演去让投资人相信我们”,郑方表示。

在过往投资项目上,凯思博投资了包括全球市值最大的激光雷达公司Luminar、中国SaaS第一股微盟、3D打印公司Carbon、B2B跨境电商行云全球汇、人工智能语义交互公司竹间智能等。

在路演过程中,SPAC项目也曾被质疑是“空头支票”。

面对质疑,郑方表示,这样的说法其实是误解。“SPAC是以现金上市的方式。为保证现金的安全性,组建之初,团队建立了非常强的独立董事制度,独立董事都是来自于美国、新加坡等世界各地。加上之前成功的投资案例等因素,项目得以在一年时间内完成上市。即使我们的SPAC在上市那几天经历了市场大跌,投资人也没有失去他们的信心。并且有将近三倍的超额认购,这样的现象在SPAC领域里相对来说比较少。

现在,郑方发起的SPAC公司已上市。对于接下来可能并购的公司,郑方表示将延续凯思博投资改变人类生活科技的投资理念,目标并购企业主要为人工智能、智能制造领域及有创新商业模式的创业公司。

SPAC的前景

按照郑方的规划,他的团队将在预设的时间里分三阶段去完成并购。常规步骤下,SPAC公司一上市,便是寻找并购公司倒计时的开始。

郑方表示:“团队共有18个月的预设时间。团队预计花费20%时间在比较熟悉的领域里去与有兴趣并购的标的公司谈合作;确定好并购标的后,将进入第二阶段,即花时间去做尽职调查,约花费3-6个月;第三阶段则是把相关文件交给股东以及交易所去审核。整体上时间还是蛮紧的。”

面向未来,郑方不仅对自己发起的SPAC项目充满信心,对于SPAC机制的前景他也持积极态度。

从数据来看,行至2021年,SPAC依旧火热。安永发布的《2021年全球IPO趋势报告》显示, 在2021年1月1日-12月7日,全球资本市场共有646个SPAC发行上市,融资总额1611亿美元,较2020年分别增长136%和97%。

在市场火热的另一面,因许多SPAC财务业绩不佳以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牵头的监管打击,SPAC上市机制的发展前景也被蒙上一层阴影。

对此,郑方表示:“SPAC的发展阻碍来自于自身。如果大部分SPAC案例不成功,大家也会对此方式产生质疑。此外,SPAC领域也可能会形成二八原则,这样的头部效应已在VC圈里可以看到。优秀的SPAC发起团队能力将逐步被市场认可并吸引更多的资金,一些投机类的SPAC发起团队将慢慢退出市场。”

与此同时,在港股开始实施SPAC上市制度的基础上,郑方相信一开始很多机构投资者会去积极的拥抱SPAC项目。“我希望有一天,在大陆的资本市场里也能看到这场真正意义上的资本市场‘婚姻革命’”。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国资新闻部记者
关注宏观经济以及人社部相关产业政策。擅长细节深度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