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上市公司2021年春寒未止,摆脱差业绩还需趁早转型

任晓宁2022-03-28 20:24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任晓宁 尽管春天已经来临,但对于直播公司而言,寒冬还在持续。截至3月28日,国内主流直播上市公司都已经发布2021年财报,从业绩表现看,虎牙、斗鱼、挚文集团(陌陌)这三家曾经风光无限的直播公司,在2021年交出了或是营收下滑,或是由盈转亏的成绩单。

2020年疫情期间,随着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上的直播内容崛起,直播公司用户受到冲击,活跃用户数下降。但那年直播公司业绩表现仍然不错,多数呈上涨状态。2021年,直播公司业绩明显下滑。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即使没有短视频的冲击,直播公司也已经到了天花板。如果只靠直播业务,这些公司很难看到未来。

从财报表现看,2021年也有表现不错的直播公司,比如映客和欢聚集团。这两家公司正是因为及早转型,找到了直播之外的盈利点,在2021年收入和利润均实现了增长。

业绩大多下滑

截至2021年底,斗鱼已经连续亏损五个季度。2021年斗鱼全年净亏损6.202亿元,相比2020年全年4.047亿元的净利润,由盈转亏。另外,2021年斗鱼营收91.65亿元,同比下降4.5%。在连续16个季度盈利后,2021年第四季度,虎牙也开始亏损,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3.13亿元,2020年同期为净利润2.53亿元,同比变动-223.72%。

挚文集团2021全年净营收达145.76亿元,同比下降3%。其中直播收入从2020年的96.38亿元降至2021年的83.79亿元。2021年归属于挚文集团的净利润(调整后)为2.8亿元,2020年同期为8.36亿元,同比下滑66.5%。

这三家公司都曾经是直播行业的“优等生”,在2020年,即使面临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上直播崛起的冲击,这三家直播公司也保持了增长。

2021年,以斗鱼、虎牙、挚文集团为代表的直播公司业绩出现大规模下滑。几家直播公司在财报中也分别做出解释。斗鱼财报称,由于直播、广告和其他业务的收入均同比下降,导致了年度营收的同比下滑。直播收入是营收的主要来源,但为主播打赏付费用户减少了。斗鱼2021年四季度平均付费用户为730万,与2020年同期的760万减少了30万人。

虎牙财报称,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平均季度付费用户数量减少,以及最近的宏观环境对用户付费产生了不利影响。2021年虎牙的直播收入下降至101.9 亿元,2020年为103.1亿元。用户层面,2021年第四季度虎牙的付费用户总数为560万,比2020年同期的600万减少了40万。

挚文集团的用户数同比微增,环比下滑。2021年12月陌陌主App月活用户为1.141亿,较上一年同期的1.138亿同比仅微增0.26%,与2021年9月的1.155亿相比则减少了140万人。

张毅告诉记者,短视频平台拥有庞大的用户规模和多元的用户结构,获客成本较低,同时借助自身资本力量对直播平台形成挑战。不过,即使没有短视频挑战,直播公司的用户也已经面临天花板,需要找到新的发力点。

转型要趁早

2021年表现不错的直播公司有映客和欢聚集团。映客2021年营收91.8亿元,较2020年同期49.5亿元增长85.4%。税后净利润4.3亿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113.1%。

欢聚集团2021年营收26.19亿美元,同比增长36.5%。全年调整后净盈利1.09亿美元,这也是2020年出售国内直播业务YY之后,欢聚集团首次实现全年盈利。

这两家公司的共同特色是,都较早进行了转型,目前已经有了直播之外的其他收入。

3月28日映客的业绩说明会上,映客集团董事长兼CEO奉佑生透露,目前映客的直播收入占映客公司总收入不到30%,“相当于我们再造了两个映客。”

映客公司靠直播起家,是2015年首批进入直播赛道的公司之一。2019年,映客开始转型,目前除直播产品外,还做出了社交产品、相亲产品,贡献了新的收入。

奉佑生提到,当时转型的主要原因是,有投资人问,抖音起来之后,你们还有生存空间吗?“映客依靠直播起家,但我们知道,每个产品都有生命周期。”2019年,他在公司内部成立了一个团队,寻找其他领域的机会。

映客找到的新赛道是社交细分领域。2021年其社交产品营收57.4亿元,在总营收中贡献占比62.6%,以积目为代表的多个垂类社交产品,进入成熟商业化阶段。直播产品与相亲产品收入分别为25.6亿元及6.1亿元,占总营收分别为27.9%和6.7%。

“我们没有为了扩充规模而大手笔烧钱,只有通过验收的项目,才会加大投入。我们会严格把控财务,让公司经营达到健康水平。”奉佑生说,在这种把控下,2021年映客公司业绩有了好的表现。

当前中国互联网公司都面临两个显著的趋势:监管趋严,以及流量饱和下的存量竞争。奉佑生认为,未来社交产品的增长动力,一个是国内细分赛道,另一个是海外多语言环境下的红利机会。

欢聚集团2021年业绩上涨,并实现卖出YY后的首次全年盈利,就是得益于海外机会。目前欢聚集团主营业务是海外产品,据App Annie在2021年12月公布的中国非游戏厂商以及应用出海排行榜显示,欢聚集团居收入榜第2位,仅次于字节跳动。

欢聚集团也是转型趁早的一个代表性公司。早在6年前国内直播公司还在“千播大战”的时候,欢聚集团就在内部成立海外公司BIGO,把国内的直播玩法复制到国外,2021年,这项业务收获了回报。

目前欢聚集团正在更多国家和城市运营直播、社交、短视频业务,以降低对单一市场的依赖度。他们在每个国家和地区都聘用更多的本地员工,通过本地员工的工作,把本土化的业务按照本土化的需求做起来,其全球员工数有几千人。

欢聚集团创始人李学凌说,在全球社交和娱乐市场,他认为还有非常大的市场空间。奉佑生也提到,2022年映客将重点布局海外市场,出海战略瞄准海外阅读、海外游戏等强现金流赛道。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TMT新闻部资深记者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
联系邮箱:renxiaoning@eeo.com.cn
微信号:tangtangxiao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