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宝高科“独董风波”启示录:蒋大兴为独立董事“指明前进方向”?

邹永勤2022-04-13 18:02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邹永勤 恐怕没有人会想到,在康美事件淡去将近半年后,独立董事这个群体近期却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而这次的导火索,则是莱宝高科(002106.SZ)独立董事蒋大兴博士投出的反对票,以及*ST实达(600734.SH)多位已离职独董的追罚令。

4月6日晚10点左右,莱宝高科终于在限期截止前抛出两份公告,详细披露了蒋大兴质疑的原因、事项以及审计机构的相关回复,并对深交所的年报十二问进行了逐一解答。对此,该公司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随着公告的发布,独董质疑事件算是告一段落了。

事件主角蒋大兴亦通过邮件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感谢大家对独立董事制度良性发展的关注。总有一天,基于维护公司及投资者合法权益需要,独立董事投反对票在中国将成为被理解的正常现象”。

对于莱宝高科而言,这可能只不过是其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但对于独董行业甚至A股市场,其影响或许才刚开始。

4月11日,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朱列玉主任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候表示,“在这次莱宝高科独董事件中,蒋大兴作为独立董事,经得起质疑,又肯持开放的态度应对质疑,是对独董新规的实践,也会因此增加投资者信心”。

他同时认为,这次莱宝高科独董事件可以鼓励更多的独董能够站出来提出异议,有助于防止上市公司“轻症”变“顽疾”。

莱宝高科独董风波

此轮独董风波肇始于莱宝高科3月31日发布的2021年年报。正是在这份看似寻常的年报中,独董蒋大兴对莱宝高科的营业收入、应收账款、存货盘点、利润等等财务数据提出了异议,并表示无法保证该份年报的真实性。

至于原因,蒋大兴解释称“在审计沟通过程中,早期审计机构对本人的关注函仅给予程序性回复,使本人对关注的相关财务数据产生合理怀疑。其后,在本人提议聘请新会计机构审阅财报以及将对拟续聘该审计机构的议案投反对票时,才给予具体回复。由此,使本人对莱宝高科2021年度财报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产生合理怀疑”。

在莱宝高科同日发布的另一则公告中,更是详细披露了蒋大兴为了核实年报数据的真实性,甚至一度提出自掏腰包聘请注册会计师协助审阅年报的要求,在遭到拒绝后毅然辞去该公司独董职务的细节。

这无疑给多年来已经习惯于“独董充当花瓶”的A股市场带来了极大的观念冲击,同时也引发了监管层的高度重视。在3月31日收盘后,深交所立即向莱宝高科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就此事件作出书面说明。紧接着4月2日,深交所更进一步对莱宝高科下发问询函,对其年报中包括前五大客户长期占比过高等12个要点提出质疑,并让其做出书面说明。而两函均要求莱宝高科在4月6日前作出回复。

这并不是蒋大兴第一次在莱宝高科董事会投出反对票。公开信息显示,蒋大兴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中国企业法律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从2016年5月至今,担任莱宝高科独立董事。

在任职5年后的2021年11月15日,蒋大兴即就“关于莱宝高科合作开展南山工厂城市更新改造项目事项”发表了“不予支持”的独立意见;而这次年报质疑,则是其再次强势表达独立董事的独立意见。

而在年报质疑引发一系列负面消息冲击下,莱宝高科的股价于4月1日大幅杀跌8.6%,其后多天更是连续收阴。种种因素叠加之下,使莱宝高科的不少中小投资者也对蒋大兴的动机产生了某种质疑。

为此,记者试图对蒋大兴进行采访,以便还原事实真相。而蒋大兴则通过邮件对记者表示,关于莱宝高科财报投票事件的原委,他已按交易所关注函的提问进行了答复,所以不宜再接受采访;并强调,“感谢大家对独立董事制度良性发展的关注。总有一天,基于维护公司及投资者合法权益需要,独立董事投反对票在中国将成为被理解的正常现象”。

一位资深市场人士则对记者指出,蒋大兴除了在莱宝高科任职独董,亦同时是南国置业(002305.SZ)的独董;“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不良动机,那为何南国置业那边没有投反对票,而只在莱宝高科这边投(反对票)?说到底,还不是莱宝高科自身基本面的诸多不透明导致了质疑声的存在”。

该人士进一步向记者指出,莱宝高科近年来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一直维持在80%以上的高位,与此同时前五大供应商的占比亦高达70%以上,而更让人诟病的则是其海外收入占比甚至接近90%。

“这样的财务结构是很容易滋生造假温床的,尤其是在前五大客户大部分涉及国际贸易导致不透明的情况下。因此,抛开年报数据最终的真假与否,蒋大兴能够及时对此提出质疑,这才是一名合格的独立董事应该做的事”。该人士如此表示。

莱宝高科于深交所限期截止前两小时抛出的回复公告中,详细披露了蒋大兴质疑的原因、事项以及审计机构的相关回复。其中,蒋大兴就营业收入、应收账款、存货、货币资金、在建工程、资产减值、其他事项等七个事项提出质疑,而“公司大量交易为国际贸易,现场调查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则是其提及最多的原因。

此外,回复公告中还就深交所的年报十二问展开了详细的逐一解答。对此,莱宝高科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这两份公告是经深交所认可才能发表出来的;因此,随着公告的发布,独董质疑事件算是告一段落了。

上述市场人士则认为,“事件对莱宝高科的影响虽然告一段落,但他对独董行业的影响或许才刚刚开始。因为自康美事件后,很多人都认为独董行业‘亚历山大’,前景不明。而蒋大兴正确履行独董职责的方式,或许可为其他独董们指明前进的方向”。

从“花瓶”到“尽责”

莱宝高科独董风波之所以备受市场关注,是因为此前独董的存在,更多的是给人“拿钱签字不干活”的花瓶印象。

“独立董事制度起源于美国,其产生的根源是为了解决公司治理的代理人问题,通过引入有资深经验的独立董事,制衡公司管理层,防止管理层利用权力谋取私利,维护股东权益”。在深圳某投资机构任职风控总监的路晓青向经济观察网记者指出,我国从2001年开始推行独立董事制度,目的就是希望其能够发挥作用,从而促进我国上市公司内部治理结构趋于完善。

“当独董沦落为花瓶,已经完全有违初衷。像蒋大兴这样基于维护公司及投资者合法权益而正当行使独董权利的却被当成异类,确实让人唏嘘”。路晓青表示。

公开信息显示,要在A股市场任职独董,得具备上市公司运作的基本知识,且拥有5年以上法律、经济或者其他履行独董职责所必需的工作经验,并需要参加交易所的培训以及取得证书等条件。按理,这样的高知人群更容易在资本市场发挥作用,为何常被视为花瓶角色?

对此,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的朱列玉主任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为发挥好独立董事在上市公司治理中的监督作用,保证独董的独立性、胜任力,其实有关法规对独董的选任程序、任职条件、任职时间等均有明确规定,可惜在实际操作中,其作用未能按照预想发挥。

“首先,独立董事的任职资格和选任制度缺乏独立性”。朱列玉指出,依据相关法规,独立董事不得与上市公司的任职人员和主要股东存在关联关系。但实践中,大多数独立董事因私人关系由公司管理层或大股东提名、推荐,身处人情关系网中的独立董事,在审核议案、发表意见时,往往倾向于与推荐人保持一致,不愿‘唱反调’,这意味着这部分的独立董事的独立性从一开始就会受到损害。

其次,朱列玉亦指出,独立董事的薪酬来源缺乏独立性。独立董事的薪酬由董事会制定,上市公司直接支付。独立董事在行使监督职责时,就会考虑到其监督董事会或股东大会的行为可能会直接影响薪酬标准,从而无法作出客观、公正的判断。

此外,大股东为了保持自己对公司的控制,会有意聘任更愿意配合他们决策的人士来担任独立董事的职位,解聘与他们意见相悖的独立董事,所以难免会出现独立董事不独立的现象。

实际上,蒋大兴也并不是今年第一位投反对票的独董。早在1月28日,ST顺利(000606.SZ)的两位独董陈胜华和吴亚便曾联袂对ST顺利于当晚发布的2021年业绩预告提出异议,只因其年报还没发布,故而并未在市场引起较大关注。

为何此前在A股市场充当花瓶角色的独立董事今年以来却普遍活跃起来?对此,路晓青向记者表示,这是去年康美事件重罚独董后带来的正面效应,“注意,蒋大兴第一次投反对票的时间点,其实与我国首例证券集体诉讼案即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宣判日期十分相近”。

公开信息显示,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是于2021年11月12日宣判的,52037名投资者共获赔24.59亿元(该赔偿金额为A股历史最高金额),是A股市场投资者维权胜利的典范。但由于其中5名曾任或在职独立董事被判需要承担巨额赔偿金额,从而引起市场对于独立董事权责制度极大的关注和激烈的讨论,更是有声音认为“巨额赔偿金将引发独董离职潮”。

但是半年过去了,所谓的独董离职潮并未出现。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显示,2020年11月至2021年3月,每月的独董离职数量分别是213、308、245、174、和161位;而2021年11月至2022年3月这5个月时间里,每个月的独董离职数量则分别是224、324、224、158和169位,数据并未出现太大的变化。

“康美的重罚,怎么可能引发独董离职潮?”路晓青对记者指出,对独董处罚的依据并不是现时在不在职,而是有没有在造假的数据上签字。

她认为,“只要签字了,就要承担相关责任,就算你离职了一样会被处罚。所以,康美重罚威力下,独董们首先考虑的是把此前胡乱签字的提案重新严格把关考究一番,尽量达到新规的免责条件,而不是如外界所推测的离职潮;否则,难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近日*ST实达多年前的造假案东窗事发,几位已经离职的独董被追罚便是明证。”

2022年4月8日晚,*ST实达发布公告称,因2018年和2019年年报造假事发而遭受证监会处罚,而时任独立董事并有份签字的蔡金良、何和平、陈国宏、吴卫明、周芸等5人罚款金额合计约184万元。据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其中的何和平和吴卫明早于2019年7月便已离职,而陈国宏亦在今年3月辞去职务,但同样受到处罚。

路晓青表示,陈国宏等人的被追责,实际上敲响了警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康美重罚案不但不会引发离职潮,反而会促使独董们在未来一段时期内更加尽责的去工作,并尽最大力量把此前有可能造成的过失进行弥补,从而达到新规中免责的条件”。

路晓青向记者介绍,在新规中为独董们确定的免责情形多达五种,“所以,独董并不像大家想像中的高危行业,只要勤勉尽责便能满足条件免责的。比如蒋大兴这次的做法,就满足了第四种情形。若日后莱宝高科被确定造假,那么其余答案的独董需要追究责任,而蒋大兴却可免责。”

如何才能既“独”且“懂”

显然,虽然蒋大兴在莱宝独董风波中遭到了部分股民的非议,但他的行为却受到了业界的一致好评。

其中,朱列玉更是对记者表示,“在这次莱宝独董事件中,蒋大兴作为独立董事,经得起质疑,又肯持开放的态度应对质疑,是对独董新规的实践,也会因此增加投资者信心”。他同时强调称,这次莱宝独董事件可以鼓励更多的独董能够站出来提出异议,可能会起到防止上市公司“轻症”变“顽疾”的效果,使得独立董事制度真正回归其本质,对于中小投资者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那么,以莱宝独董风波为起点,独董行业是否会如蒋大兴所言,“基于维护公司及投资者合法权益需要,独立董事投反对票在中国将成为被理解的正常现象”?

对此,路晓青并不乐观。她表示,虽然蒋大兴的行为为独立董事们指明了方向,但他本人最终也只能以离职收场,“如果监管层能够藉此对独董制度进行完善,比如确立上市公司要为独董履行职责提供必要帮助、独董独立于上市公司等等,只有这样,才能使独董真正的既‘独’且‘懂’;那么,此次莱宝独董风波则有望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里程碑事件。否则,单靠蒋大兴式的反对票,于大局并无多大益处”。

对此,朱列玉则认为,独立董事要发挥作用关键在两点:一是“董事”,要具备担任公司董事的资质、能力和水平,在公司治理上能担负起作为董事的职责,即大家经常说的“独董要懂”;二是“独立”,独立董事区别于执行董事,就在于他是公众股东利益的捍卫者,负有保护所有股东,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即“独董要独”。

“由此可见,独立董事须对其承担的注意、诚信、勤勉义务有清醒的认知,在受聘时,要仔细考虑自身是否具备足够的专业能力、时间精力履行好职责,还要对上市公司的诚信和配合情况进行考量,而不是将任职独立董事视为‘躺着赚钱’的‘美差’”。

“为了进一步促进独立董事发挥应有的作用,我在2022年全国两会上还提出了相关建议,建议鼓励设立独立董事事务所,并由中国证监会对独立董事进行统一管理选聘和授薪,以此提高独立董事这一角色的有效性”,朱列玉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

他同时指出,2020年3月1日,新修订的《证券法》生效,董监高违法成本高企,独立董事履职压力陡增,在担任独立董事时会仔细掂量利益、风险和责任的关系,不再只为了津贴到处任职独立董事。而2020年10月9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对上市公司包括独董在内的董监高责任从国家层面再次明确提出责任要求,增加违法违规处罚措施,严重者入刑,力度空前,显示国家对资本市场主体归位尽责,维护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决心。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长期来看,独立董事的独立性会逐步提升,整体向好”。他说。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访部记者
重点关注金融市场交易主体(主要包括公私募基金、社保基金、证券公司、创投公司等等),以及华南区上市公司的发展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