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冠阳性失能老人等待转运

张英2022-04-20 00:01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英 4月19日下午,在华东师范大学第四附属中学空旷的食堂内,90岁的乔寅娣直直坐在凳子上,从头一晚到现在,已经十几个小时了。她旁边有一张行军床,因为腰椎病,她无法在床上坐卧。

12天前,乔寅娣被测出核酸阳性,症状较轻,一直居家隔离。18日,她收到通知要求必须从家中转运出来。她还患有哮喘和心脏病,随身带着熬好的中药,却不敢服用,因为担心上厕所。

为了照看她,她的60岁儿子核酸阴性,也选择一起转到此处。不过即便如此,也无法解决老人如厕问题,这里的蹲坑,让腿脚不便的她很无助,昨夜老人站着小便,撒在裤子上。

一位在4月15日被送至该食堂的老人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她们所在的中学食堂是个中转站,附近的阳性感染者从家中转运到此处后,等待转去方舱或定点医院。据他观察,近日被转到此处的年轻人大部分都会被转去方舱,但像他这样的老人一直未收到转运通知。

截至发稿,该中转站有部分老人开始被转运至区级集中隔离点。一位此前在家长期卧床的华东师范大学90岁退休干部,患有严重支气管炎,需长期吸氧,目前已收到街道通知将从该中转站转至酒店隔离。该教授的家人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街道已有专人对接,明日还将负责将家中的制氧机送入隔离酒店。

图片1

受访者供图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针对大于60岁老年人等重型高危因素的病例应在定点医院集中治疗,而轻型病例实行集中隔离管理。不过,上海的新冠感染者数量对定点医院床位数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4月9日上海市新闻发布会介绍,已有8个定点医院,床位数8000余张。而根据4月8日公布的数据,当时上海新冠感染者中60岁及以上占16%,若以此比例推算,上海近10天日新增约2万例的感染者中每日有超3000例60岁以上老人,对比之下,定点医院床位数难以负荷。

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此前上海有多位高龄、行动不便的老人已征得居委会同意暂时在家隔离,居家隔离期间部分老人抗原自测已转阴。不过到4月18日,他们绝大部分接到通知要求必须立即转运。未来是去往方舱还是定点医院,家属们还没有获得相关部门的确定回复。

目前为止,官方没有公布,类似这些等待去定点医院的老人到底有多大的数量。根据2020年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监测统计信息,2020年末上海市“纯老家庭”(家庭成员年龄均在60岁以上)老年人数157.79万人,其中80岁及以上“纯老家庭”老年人数35.39万人;独居老年人数30.52万人,其中孤老人数为2.26万人。

以下是两位老人的家属关于18日转运过程的自述:

连续3天抗原转阴的89岁阿尔茨海默症老人

我叫刘玉兰,今年62岁,昨晚(18日)10点我和我婆婆吴煜被从家里转运出来,晚上12点到这里。我婆婆89岁,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我们俩的抗原检测已经连续3天是阴性,不管是从鼻子还是喉咙测,都是一条杠。

我们现在在的地方是中转站,在华师大附四中的食堂里,不是方舱医院。这里环境很差,卫生间是蹲坑,我婆婆腿脚不方便,蹲不下去,只能抱着我的腿半蹲着,有时候还会弄到裤子上。

这里的床是行军床,太软太矮,老人睡下去后起不来,腰不好也没办法睡好。现在老人都只能坐在凳子上。我婆婆她听不懂别人说的话,需要人时刻看管,有时会不停地要求去洗手,要到外面走走。这里的床都很低,担心她看不清楚,被床绊倒摔下去压到人家,不能让她随便走。

我今天向前几日转到这里的老人了解,65岁以上的人都没有转去方舱,只转年轻人,我70岁的邻居来这里快一周了还没转走。昨晚通知转运时,居委会告诉我们是去定点医院,但刚刚我问这里的大白,对方说定点医院都满了,没有床位了。 

我和婆婆之前是在家里隔离。我们家里除了我和婆婆外,还有我老公和孙女。我老公最早被测出核酸阳性,没被及时转运,他在家待了4天到4月7日才被转去酒店隔离。他在家时,已经很小心防护了,他独自在一个房间,婆婆和孙女分别关在两个房间,我自己在客厅,给他们做吃的、送东西,每次我老公如厕后我都会打扫一次。

但还是防不胜防,4月8日我和婆婆抗原自测都阳性了,我有低烧症状,不过我婆婆基本没出现过症状。4月9日大白上门来测核酸,过了两天打电话通知我们是阳性,但与一起居住的孙女一直是阴性。我跟居委会沟通,如果我和我婆婆被转走,8岁的孙女怎么办。居委会同意让我们居家隔离。在家时,居委会也给我们发菜,送到楼下,楼上的大姐会帮忙送到我家门口。我们小区虽然是老小区,但也有物业,他们会穿着防护服来帮忙收垃圾,生活不是问题。

可是昨晚突然通知我们转运,跟我们一起来的有不少高龄老人。

无行动能力老人将被转往何处

我是方怡婷,爸妈住在普陀区石岚三村,18日下午接到电话通知他们转运,一直等到半夜,又通知来不了,现在老人还在家里面等待转运。

我爸爸72岁,2020年出现过脑溢血,抢救过来后有严重的后遗症,脑功能退化,现在经常会大吵大闹,好像小孩子。他没有行动能力,状态好时扶着他可以走一段,从我们家六楼扶着他下到一楼需要1个多小时。他大小便失禁,得穿尿布,照顾他需要很大的精力。平时是我66岁的妈妈在家里照顾,居委会也提供护理补贴,请了护理员上门。我周末会去帮他们买菜、做家务。这次疫情刚开始封控时,护理员就没法上门了,我在浦东也不能到浦西去,只能让我妈妈尽量坚持,当时说只封控几天,没想到这么长时间。

浦西封控后,我爸妈除了做核酸外都是足不出户,有两次核酸是大白上门来做的。没想到他们还是感染了,都出现了发烧、头疼症状,不过吃了退烧药后慢慢好转了,出现症状后到4月14日才收到核酸阳性的通知。当时居委会考虑到我们家的特殊情况,也同意让我们暂时居家隔离,我也到邻里群里去给邻居解释情况。

就这样平稳地过了三天,没想到18日下午还是收到街道、居委和警察的电话,让我爸妈必须转移,是死命令。当天他们用抗原自测,还是有两条杠,不过第二条杠是淡淡的印子,其实身体已经基本没有明显症状了。

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去跟相关部门沟通,电话打了几十个,都说无论如何必须清零,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现在我也能接受转运了,但我爸这种情况我需要确认他能被送到一个有保障的地方,不能在条件很差的方舱或者是医院走廊。如果能去护理院是最好的,可是我在网上看到某护理院的老人也被转去方舱了,我又很害怕我爸被这样折腾。我问居委会和街道会转去哪里,没有人能给我答复。

我妈妈的精神本来就不好,很敏感,昨天到今天我一直在跟她做心理预设,告诉她有可能会坐在走廊里,有可能没有地方睡觉。现在做了最坏打算,先把我爸交给他们安排,保证我妈活着,不能让她精神崩溃。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乔寅娣、刘玉兰、吴煜、方怡婷为化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健康新闻部记者
关注医疗、公共卫生等大健康领域,报道医疗创新与科技、健康管理与照护、公共卫生事件等。新闻线索请联系邮箱:zhangyi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