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累计亏损超13亿元的圆心科技再递表港交所 底色如何?

汪青2022-04-20 20:16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汪青 4月19日晚间,北京圆心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圆心科技”)向港交所递交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这也意味着公司上市事宜再进一步。

成立六年多的圆心科技,凭借“互联网+医疗”的先发优势,业务规模快速增长,但亏损也在不断扩大。同时,营收主要依赖处方药销售,或存政策风险。此外,在阿里、京东等巨头纷纷加码布局且业务模式同质化的当下,圆心科技如何突围尚待更多时间检验。对此,记者致函圆心科技,截至发稿公司暂未回复。

营收主要靠“卖药”

成立于2015年的圆心科技,总部位于北京。招股书显示,圆心科技有三条核心业务线:院外综合患者服务、供给端赋能服务和创新医疗健康服务。

具体来看,供给端赋能服务,则是为医院提供技术服务,通过与多家医院合作开发移动应用APP、微信小程序或公众号形式运作线上医疗服务平台。

创新医疗健康方面,主要包括创新保险平台圆心惠保,主打四种保险类型分别为新特药设计的创新保险产品、惠普型商业医疗保险、带病险和药品福利险。

院外综合患者服务主要包括院外药房服务、院外医疗服务及药品批发服务。即,院外药房服务专注于为患者提供获取处方药及多种医疗健康产品的便捷多渠道途径;公司的院外医疗服务主要包括线上问诊、输注服务、药师谘询、用药管理、依从性管理及谘询服务以与其临床诊疗方案形成互补。此外,向第三方零售药房及药品经销商提供药品批发服务。

可以看出,圆心科技拟通过医院、患者、医疗保险协同发力,打造“医—患—药—保”的闭环生态。三大业务线看似互补,但从营收角度看,目前仅院外综合患者服务占收入比重较高。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院外综合患者服务收入分别为:23.03亿元、35.37亿元和56.15亿,所占比例分别为:97.9%、97.5%和94.6%。其中,院外药房服务及院外医疗服务同期营收分别是:15.33亿元、23.56亿元和36.08亿元,在院外综合患者服务中占比分别为66.6%、66.6%64.3%。

而圆心科技瞄准的是处方药的外流市场。招股书显示,圆心科技药品销售额中约85%为处方药。截至2021年12月31日,圆心科技的产品组合涵盖国家药监局自2015年起批准的83款创新性肿瘤治疗药物中的60款,并有超过1800万个库存单位为心血管疾病的处方药。 

尽管“吃到”处方药外流的红利,但是该项业务并未给圆心科技带来高毛利率。

招股书显示,圆心科技2019年至2021年毛利率分别为:10.6%、9.2%和9.0%。同期,公司销售成本分别为21亿元、33亿元和54亿元,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9.4%、90.8%、91.0%。

事实上,在已上市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中,营收靠“卖药”的并不少。国内三大互联网医疗企业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各自的医药收入占比都过半。尤其是阿里健康,根据2020年财报显示,该公司医药自营业务和医药电商平台业务累计占其总营收的97.8%。

此外,供给端赋能服务和创新医疗健康服务的发展缓慢,也让“医—患—药—保”价值链无法发挥相应作用,进而导致圆心科技运营成本不断增加。

数据显示,圆心科技的营收和业务在快速增长的同时,亏损也在增加。2019年至2021年,圆心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23.52亿、36.29亿和59.38亿元,相应净亏损分别为2.01亿、3.63亿和7.57亿元,近三年累计亏损超13亿元。

存政策风险

随着疫情持续及国民健康意识逐渐增强,互联网医疗迎来发展风口。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中国医疗健康支出规模已经从2016年的46345亿元增长到了2020年的7325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2.13%,预计2021年将会进一步扩大,达到79992亿元。

敏锐的资本也早早开始布局互联网医疗赛道。受疫情影响,互联网医疗迎来全面发展期。今年以来,包括医渡科技、医脉通成功上市,微医、叮当健康、智云健康等相继递交招股书。

资料显示,圆心科技创始人何涛,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创立圆心科技前,曾担任多年的健一网CEO。2015年何涛成立圆心科技,旗下运营“妙手医生”品牌。

通过妙手医生平台,圆心科技开始发展线上问诊业务,2017年妙手医生成为首批获得互联网医院牌照的互联网医院服务商。

此后,资本相继进入进一步助推圆心科技发展。截至IPO前,圆心科技目前已经经历过8轮融资,估值达到275亿元。I何涛共持有37.01%的股份,通过天津川又及圆妙人分别持有29.82%及7.19%间接权益;腾讯持股19.55%,为最大的机构投资方;红杉资本持股16.21%,启明持有7.12%的股份。

打造医药电商、线上问诊、互联网医院及保险构建的“医—患—药—保”生态闭环,是目前市场上大多数互联网医疗企业的主营方向。行业中,不论是阿里健康、京东健康还是平安好医生其业务模式虽不尽相同,但整体上都可分别医药电商业务和在线医疗健康服务业务。

相较于依托电商、物流及股东背景的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和平安好医生,在极其相似的运作模式中,圆心科技想要在巨头林立的互联网医疗闯出一番天地并不容易。毕竟,对于圆心科技而言,如何解决互联网医疗商业化难题仍是未来发展关键。

圆心科技营收主要来源的互联网药房,其发展与宏观环境紧密相连。

受益于近年来出台的多项医疗惠民政策及“带量采购”的全面施行,药房在取货成本不变的前提下,单位销售毛利质量自然下降。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所有城市公立医院和县级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实施医药分开改革。随即部分药品因进入医院门槛提高,进而流入市场。

2021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服务“六稳”“六保”进一步做好“放管服”改革有关工作的意见》中也提出,在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的前提下,允许网络销售除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以外的处方药。

然而,相关部门对于处方药的监管一直非常严格。

2020年11月,国家药监局发布《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旨在加强对线上药品销售及相关平台服务的监管。

10月2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内容涵盖互联网诊疗的医疗机构监管、人员监管、业务监管、质量安全监管、监管责任等多个方面。

有业内人士认为,《意见稿》中的相关规定在一定程度上将互联网诊疗将与药品销售行为相“隔离”,避免互联网诊疗平台成为处方药营销工具。

这也意味着作为圆心科技重要收入来源的院外综合患者服务业务,也存在不确定因素。招股书中也提到,处方药的售卖需要进行严格的审查,处方药后续相关法律的改动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在后续都将直接影响到圆心科技在线上平台的售卖。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显示,以2020年收益计算,圆心科技是国内第一大专注处方药的综合医疗交付平台。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经济观察报记者
华东新闻中心
主要关注金融领域,重点报道银行、保险和金融科技等市场动态。
新闻线索可联系邮箱:wangqing@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