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教的朴素心理学

韩明丽2022-05-08 14:46

韩明丽/文

由于隔离的缘故,这个母亲节在我的内心时间表上着实有些错乱。

先是前两天看到朋友圈很多人在发关于母亲节的文字,祝福了好几个闺蜜母亲节快乐,被朋友指出才发现搞错了日期。然后又是昨天晚上,女儿在小家群里说妈妈明天接花,我还懵懂地问,“接什么花”?“母亲节快乐花”!才发现今天就是母亲节的正日子了。

想到今年母亲节由于隔离的缘故,没有买花回家,没有陪母亲唠嗑,没有一起慢慢和面切馅做顿水饺或者烙个韭菜饼消磨时光。就想着,不如用心地写上一两千字吧,作为母亲节的礼物。

说起母亲,在我的印象系统中似乎是无所不在,但又是一个不太有存在感的形象。现在仔细一想,其实特别重要的东西,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都是不太有存在感的,比如说阳光,比如说水,比如说土地,比如说空气,妈妈就是一个那样的存在,每日三餐总有温暖可口的饭菜,整个大学前阶段,上学的时候总有准备好的,适合天气温度的,干干净净的衣服。

我们家是一个传统的严父慈母的家庭,每天回家我和弟弟共同的那句话就是,“妈,我饿了”。如果喊爸爸的时候,跟小品里说的一点不差,大半会是“爸爸,我妈呢”。

我妈妈9岁的时候姥爷就去世了,姥姥带着9岁的妈妈,7岁的姨和两三岁的舅舅,很辛苦地生活着。

妈妈常说起的一件事是,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姥姥有一次要拿什么东西去河南边换吃的,临走的时候给姐弟仨留下仅有的一瓢地瓜面,说村里还有人欠5斤地瓜干,让去讨来,可以先吃着等姥姥回来。

可是妈妈带着姨和舅舅去讨地瓜干的时候,邻居说没有,没法还。就靠一瓢地瓜面熬过了五天,等到姥姥回家。舅舅还一个劲地哭闹,嫌天天喝照出人影来的地瓜面粥。

作为长儿媳的妈妈,出嫁后也是家里劳动的顶梁柱。年轻的时候因为下地干活多,又加上上河挖沟冷水刺激,腿上一腿的静脉曲张。

爸爸在外当兵那几年,家里没有男劳力,妈妈一个人干着好几人干的活,下了好几人下的力。除草犁地,养猪喂鸡,大太阳底下割麦子,密不透风的棒子地里掰玉米,推三轮车,挑水浇地,打农药、拾棉花……想来,那时候妈妈也只有三十几岁,放到现在,才是研究生刚毕业的年纪。有时候真想穿越回去能帮一帮那时候的妈妈,但是想来妈妈也会一脸嫌弃说,笨手笨脚的,一边去!

大部分时候,我心里很享受这种嫌弃,嫌弃里有妈妈强大的力量做底,也埋藏着母亲对孩子的宠溺。

不管多老,妈妈永远是那个不服老的妈妈。厨房必须是妈妈的天下,锅碗瓢盆合奏之后,临走的时候必须要带上蒸的大包子,馒头,烙的菜饼,包的水饺,做的各种咸菜。妈妈最拿手的咸菜是辣椒小黄瓜和蒜泥茄子。每周从父母家回来,冰箱里都会堆满妈妈的味道。

后来工作的原因学了一点心理学,也偶尔写一点心理科普的文章。但是想不开的时候,一大半开解来自母亲经常告诉我的那些特别朴素又有力道的话,比阿德勒,温尼科特,弗洛伊德加起来的药力还要大。

一句是本事大剩不下,本事小使不了。现在用心理学的视角去看的话,是提醒要接纳自己的能力边界,不要因为做不到的事情焦虑,因为再大的能力也有为难的大难题,再小的能力也有可活的小空间。

还有一句话是,张和尚李和尚早晚轮到你头上。年轻的时候,看事情特别非黑即白,非此即彼。有时候就会傲慢地议论别人,谁谁做的不对,要我才不会这样。妈妈就会说,张和尚李和尚早晚轮到你头上,不经别人难,莫论别人过。现在想来,这不就是同理心,不就是换位思考!

还有一句话是,个人修个人的。当发现别人做得不如己意的时候,有时候就会特别生气,愤愤然于他怎么能这样呢!我妈就说,个人修个人的,你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现在看来这句话倒是颇有阿德勒的风范。阿德勒说,要做好课题分离。每个人都有自己现阶段的,甚至此生的修炼课题,有的是自卑,有的是嫉妒,有的是心胸狭小,有的是爱慕虚荣,而有的是不够宽容,有的是懒惰,有的是操控。

每当纠缠于别人的毛病的时候,我妈这句话能立刻召回我的神魂,回到自己的中心和重点。回到自己的课题和想要达成的目标上来。

不管是看到心理学的心理容器一词,还是看到宗教的慈悲,看看妈妈,就能看到会在厨房里包包子的心理容器,和忙活的脚不沾地的慈悲。

不过有时候我也认为我妈是个有点偏心眼的人。我弟弟比我小5岁,我一向认为妈妈偏爱于弟弟。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有一次,妈妈偷着买了一些油条,那时候其实不是买,好像是用家里的粮食换的,弟弟吃完放篮子里,挂在家里的房梁上。回家的时候弟弟跑过来说,房梁上的篮子里没有油条啊姐。

油条这事让我耿耿于怀了很长时间,我妈至今说起来还会哈哈大笑。笑弟弟此地无银三百两,笑我抡风使劲了好几天才哄回来。

下周回家,我还得给我妈去掰扯掰扯这件事情,为什么那时候不让我吃油条?

谨以小文,祝天下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你,就是孩子终生的心理治愈。

韩明丽文/摄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