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猴子”大战背后:无心无力扩张的散养户,被缺猴“扼住”咽喉的CRO

余诗琪2022-05-12 18:13

经观大健康 余诗琪/文 “没猴了,我们今年的猴子已经全部被订走了,明年的猴子都卖出去了。”一位在广州从业多家的灵长类实验动物养殖场负责人向经观大健康直言,他提到的“猴子”是当前药物研发中的实验动物——食蟹猴。

随着国内生物药这几年的急速发展,猴子成为紧俏货。用一位创新药企高管的话说,刚需且需求量大,至少要提前一年去订,有钱都不一定能排上。

直接的结果就是要靠此挣钱的企业只能不惜代价地去“抢猴子”,比如用量最大的临床前CRO(医药外包)行业。近日,昭衍新药以18.0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两家猴场。按照医药自媒体阿基米德Biotech的消息,这两家猴场将为昭衍新药带来2万只猴子,简单用收购价去推算,一只猴子就扛了9万元的市值,创造了新的记录。

单纯看价格,相比于2022年2月中国采购网上公布的12.2万元/只,并不算贵。但这是大规模收购,跟招标采购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相比于去年康龙化成两次买猴,价格已经涨了近三倍。去年,康龙化成分别以1.1亿元和2.06亿元的价格通过控股和收购的方式入手了两家猴场,这为它带来了近1万只猴子。

且过去半年,整个CRO行业的股价都在下跌,昭衍新药的股价跌了23%左右,这又凭空增加了收购的代价。但没办法,去年的营收增速还在40%,再不出手,猴子的缺口补不上,生意有可能都持续不下去了。

猴子太缺了

实际上,猴子是这几年才开始紧俏的。上述创新药企高管对经观大健康表示,此前的小分子化药时代对猴子需求并不大,更多使用的是小白鼠、兔子这些实验动物。但进入到大分子生物药时代,与人类基因同源度最高的猴子成为临床前试验的首选,尤其是眼科、神经系统的药物基本只能用它,其他如小鼠等实验动物的结果跟人体匹配度并不高。

从数据上看,从2017年开始,实验猴用量每年成万只地增长。到2019年,国内实验猴用量近3万只,其中新药临床前试验消耗约2.5万只猴子,基础研究用量约5000只。并没有过去两年的公开数据,但多位行业人士称,增长速度更快了。

与此同时,猴子的养殖规模并没有同比扩张,供需失衡之下,缺口越来越大。扩张的难度首先体现在猴子的养殖资质和繁育要求上。沙利文分析师吴宇仑指出,实验猴供应商需要具有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实验动物生产许可证等资质。具备这些资质的猴场并不多,上述猴场负责人称,同行挺少的,基本都集中在广东、广西、云南地区。

在繁育要求上,食蟹猴饲养周期比小鼠这些要长得多,能用于临床试验的猴子年龄需要大于三岁,而且一年只有一胎,繁育速度很慢。再加上食蟹猴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采购都需要上级部门的批准才行。

这也使得整个行业的主要企业都不成规模,相比于小白鼠行业,已经催生出南模生物、集萃药康等上市公司,猴子养殖甚至都很难称得上一个行业。

开头提到的广州某养殖场负责人就说,他对扩大养殖规模并没有太大兴趣,“对资金要求挺高的,养猴子本身也很复杂”。他们只想做好眼下的事,且据他了解,这也是多数猴场负责人们的态度。

大分子创新药在崛起,以小规模企业为主的猴子养殖户明显是跟不上节奏了。

根据中国实验灵长类养殖开发协会介绍,全国两种主要实验猴存栏24万余只,照衍生物相当于买了十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如果考虑到生长周期的情况,数据会更加惊人。目前除幼猴、种猴外,实际商品猴存栏约10万只,如果再除去被海外预订、包销的,年龄太小的或“更年期”猴,国内适用的存量仅有约3万只。

抢猴子=抢单子?

不成比例的供需关系导致了整个供应链发生了巨变。

之前猴子养殖场主要是对接CRO和药企,也会接一些实验室的“散单”。但现在,基本被CRO包圆了。主要的交易流程变成了,养殖场只对接CRO,药企和实验室都得找CRO企业去下单。上述养殖场主说,平时主动找过来的药企,他都会建议去找相熟的CRO企业去采购,只有那里才订的上货。

但随着行业增长势头迅猛,这种合作关系并不牢靠,CRO企业选择了更强绑定的关系,那就是收购。

除了昭衍新药和康龙化成之外,时间再往前移到2019年底,药明康德收购了广东春盛,获得了2万余只食蟹猴,当时成为国内食蟹猴饲养规模最大的企业之一。相比于药明康德的提前布局,昭衍新药要“被动”得多。

更核心的是,三家头部CRO都借此在供应链上游占据了相当分量的地位,几乎算是卡住了业务的源头。在与经观大健康交流的多位创新药企高管都提到,有没有猴,是选择CRO企业的关键指标之一。

毫不夸张地讲,现在药企如果要做相关实验,都得等CRO企业的排期,很多时候排期都超过了一年。CRO会对项目排序有所选择,紧急的、高利润的、周期相对较短的项目才会被优先选择。

在2020年的年报中,昭衍直接提到,拥有灵长类动物模型资源或技术将会给公司赢得市场主动权,甚至可以作为战略资源进行垄断。

短期内看,猴子养殖场都没有爆发式增长的迹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抢猴子”就等同于“抢单子”。包括昭衍新药在内的几家龙头CRO公司,还会大概率地继续去买。

这肯定会推动猴子养殖行业的发展,但收购意味着行业越来越“封闭”,它很难出现能独立IPO的公司。猴子养殖场将成为CRO供应链的一个环节,越来越无法成为一个独立行业,这也是国内市场的现状。

在好标的几乎没有的当下,CRO企业还会“头疼”一阵子,不过这是增长的衍生品,是“幸福的烦恼”。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经观大健康事业部 长期关注医药、器械、医疗服务、互联网医疗等大健康领域,聚焦医疗行业内的商业世界,新闻线索可联系yushiqi@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