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丹邦高层大“换血” 退市警报拉响背后仍有诸多疑团待解

徐学成 付静2022-05-13 12:01

*ST丹邦(002618.SZ)于5月10日披露了一系列高层人事变动,“服役”公司长达20年的元老谢凡辞任总经理。因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的首个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ST丹邦已拉响退市警报,因而公司在这一敏感时点的“换血”举动引发外界诸多猜测。

有投资者表示,*ST丹邦一度被寄望在化合物半导体材料领域实现重大技术突破,但近期以来暴露出的种种问题,让投资者“大跌眼镜”,此次高层换血或是公司的“背水一战”,但公司最终走向何处亦未可知。

财联社记者则注意到, *ST丹邦2021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其关键点在于*ST丹邦和香港易捷公司等合伙伙伴的相关交易无法给出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该等交易亦被投资者质疑“套取上市公司资金”。此外,*ST丹邦及其董事长刘萍也曾在2020年被公司“元老”举报虚增收入、学历造假等。虽*ST丹邦已面临退市,但这些疑团仍然有待相关方面给出解释。

高层大换血

*ST丹邦最新公告显示,公司董事、总经理谢凡,董事陈东东,监事会主席任琥已于5月9日提出辞职。公司在最新一次董事会上补选陈林、王永超为董事,同时聘任二人分别担任公司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并选举谢凡为公司监事会主席。

资料显示,谢凡自2002年加入*ST丹邦,并于2020年10月出任公司总经理,是名副其实的“元老”。接任总经理的王永超此前的工作及投资涉足电信高科技、移动互联网、线下教育、智慧交通、医药大健康、生物科技、现代化农业等多个领域,2016年至今则是自由投资人。

虽*ST丹邦近期以来人事变动频繁,但公司此番高层大“换血”的时间节点耐人寻味。

就在几天前的5月5日,*ST丹邦收到深交所下发的《事先告知书》,被告知公司已触及股票终止上市情形。据一位熟悉证券市场的律师人士分析,拟被终止上市的公司虽有申诉的权利,但“翻盘”的几率甚小。从*ST丹邦选择的总经理和财务负责人人选来看,或是出于后续资本运作层面的考虑。

*ST丹邦科技的主要产品包括柔性FCCL、高密度FPC、芯片封装COF基板、芯片及器件封装产品及柔性封装相关功能热固化胶、微粘性胶膜等,在消费电子、医疗器械、特种计算机、智能显示、高端装备产业等所有微电子领域都得到广泛应用。

*ST丹邦曾于2020年4月计划募资17.8亿,用于量子碳化合物厚膜产业化项目、新型透明PI膜中试项目、量子碳化合物半导体膜研发项目。财联社记者获悉,PI膜是集成电路产业链关键一环,被业界誉为“黄金薄膜”,但美、日、韩等国家控制了全球约90%的市场份额。国内产业起步晚,相关企业不多,且性能指标落后,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以致于PI膜成为我国“卡脖子”的关键材料之一。

*ST丹邦彼时的目标为:大批量生产量子碳化合物厚膜、中试新型透明PI膜、研发量子碳化合物半导体膜,成为国际领先的新型半导体材料企业。在诸多投资者看来,如果*ST丹邦的计划达成,将可能在这一关键材料的大规模生产上实现突破,但鉴于公司目前的遭遇,这一目标能否达成也成了未知数。

诸多疑团待解

在受访的一位投资者看来,*ST丹邦本被寄予厚望,但因为实控人及管理层的“谜之操作”,公司的发展前景也被蒙上一层阴影。

故事还得从这份被出具“非标”意见的年报说起。

根据深圳广深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广深所)方面出具的专项说明,*ST丹邦2021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一个关键原因在于无法确认*ST丹邦与香港易捷有限公司(香港公司编号∶3044081)之间的营业收入的真实性。

审计报告称,2021年度*ST丹邦记录销售易捷有限公司PI膜营业收入合计39,910,438.05元,收回款项2,441,259.70元,仅占6.12%,年末仍欠款37,469,178.35元,至今超过合同约定 90日结账期未收回。

广深所方面表示,根据易捷有限公司已发行股本,及其出具的本年12月31日兑付的支票担保,结合访谈了解,无足额信用确保该经济利益能流入*ST丹邦,易捷有限公司亦没有提供下游客户资料供核实。因而会计师事务所未能获取到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核实营业收入、营业成本的真实性,故无法对*ST丹邦的营业收入、营业成本的真实性发表意见。

这也为*ST丹邦招来了实控人和管理层“套取上市公司资金”的质疑。值得注意的是,一名*ST丹邦的投资者曾向财联社记者透露,作为*ST丹邦的代理商,香港易捷公司的主要负责人曾是上市公司的高层之一。对此,财联社记者通过查询了解到,香港易捷公司系2021年4月注册成立,其公开的董事姓名为“葉家潤”,故尚未能证实其与*ST丹邦及其管理层存在的关联。此外,记者还联系了广深所方面,得到的回复是“不便接受采访”,其同时还透露“双方生意往来时间不长,金额也不大”。

财务审计方面的疑点还包括,*ST丹邦的主要生产设备均从海外供应商采购,但其未能提供完整的与审计相关的资料。此外,*ST丹邦科技预付的设备款1974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2642.86万元)已超过合同约定时间仍未收到设备,会计师事务所未能获取到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证明其设备或预付的款项是否能够收回,因此无法对其他非流动资产的存在性发表意见。

事实上,早在2020年12月,*ST丹邦的两位“元老”级人物邹盛和、王李懿就曾向证监会提交材料,举报*ST丹邦及实控人刘萍等人存在“IPO前后业绩大幅造假”、“虚构前五大客户业务往来”、“隐瞒股权代持情形”等情形。举报资料称,“经与刘萍控制的海外平台及其他海外关联企业(主要是贸易公司)相互配合,用残次品或者废品制造大量关联交易,虚假出口形成出口收入”等,并详细附列了通话录音、招股说明书等数十项证据索引。

4月21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ST丹邦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但目前尚无最终结论。虽然*ST丹邦已经濒临退市,但上述诸多疑点事关*ST丹邦及其管理层是否存在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行为,故仍需相关方面给出解释。

来源:财联社

作者:徐学成 付静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