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矿600倍拍卖折射汽车产业链收益失衡:上游爆赚、下游“吃灰”

周菊2022-05-27 21:58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周菊

一家矿业公司的股权拍卖,因竞价激烈而引发数十万人线上围观的消息登上热搜。至5月21日,拍卖方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将拍卖标的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54.2857%的股权,在京东拍卖平台以20亿元价格成功拍卖。与起拍价335.29万元相比,成交价增长了近600倍。

“抢矿大战”在全球各地都在发生。5月24日,澳洲主力矿商Pilbara年内第二次锂精矿拍卖落槌,最终价格为5955美元/吨,较其去年7月第一次拍卖价上涨了376.4%。Pilbara的拍卖一直是全球锂精矿价格走势的风向标,而其拍卖价在不到一年时间内翻了近两番。

尽管两起拍卖的标的并完全不相同,一个是锂精矿,一个是对锂矿公司的股权,但结果都是拍卖价格高企,侧面反映出资本对于锂矿资源的疯狂追逐程度。

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是引发锂资源“物以稀为贵”的重要原因之一。锂是三元锂电池必不可缺的重要元素。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新能源车型累计销量近650万辆,同比增长108%,销量是5年前的将近10倍。其中中国2021年新能源汽车销量330万辆,占全球销量的一半以上。

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目前导致锂矿价格直线式上升还有多重原因,包括席卷全球的疫情严重影响了锂资源的产能扩建、生产和物流,以及新能源汽车的产业投资热潮在产业链内持持续延伸等等。

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来看,锂资源的紧缺正在重构上下游的利润分布情况:上游锂矿及原材料供应商因锂价走高赚得钵满盆满,但下游电池企业及新能源主机厂却因成本飙升处在了非常被动的境地。

上下游齐参与,“抢矿大战”愈演愈烈

参与四川雅江斯诺威矿业部分股权拍卖的竞拍者,主要是来自上游的材料商,但也不乏涉足中下游的企业。

据悉,从5月16日到5月21日,斯诺威矿业股权拍卖引来21位竞拍者,共计3448次出价。在竞拍者中,据透露包括协鑫能科、川能动力、四川路桥、融捷股份、盛新锂能等,这些均是锂电上游材料供应商,或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有相关布局的企业。其中,协鑫能科是一家能源提供商,此前聚焦风电、光伏等,于近几年开始进军新能源汽车换电等领域。

公开信息显示,最终拍卖人为谭威。该人士的相关信息目前无法从公开渠道获知。

梅松林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最终的解决办法不是拿矿产的控制权,而是直接投入到锂矿的开采。“这样既可以增加锂矿的直接供应,又可以减少多个中间环节带来的泡沫,还可以缓冲过多热钱资本产生的泡沫。”梅松林说。

对于锂矿资源,当前上游供应商普遍在全球布局,通过入股锂矿公司的方式获取矿产开采权。例如,中矿资源2022年5月完成了对津巴布韦 Bikita 锂矿的收购,有望在2023年底形成6万吨碳酸锂当量的锂盐产能。天齐锂业目前锂精矿产能134万吨/年,2022年产能将扩至162万吨,在建及规划中的产能超250万吨。

锂、镍等资源“卡脖子”的情况,倒逼处于汽车产业链中下游的企业也试图从源头掌握矿产的开采控制权。

宁德时代作为中游动力电池制造商,也大规模参与到锂矿的争夺战中。2021年,赣锋锂业、宁德时代、美洲锂业三家公司争夺加拿大千禧锂业。赣锋锂业彼时报价3.53亿加元,后被宁德时代加价7%,但最终被美洲锂业以4亿美元,比宁德时代的报价高出约35%的价格成功拿下。

有着电池制造商和整车厂双重身份的比亚迪,今年初出资约3.87亿中标智利锂矿开采项目,获得8万吨锂矿产量配额。此外,比亚迪在青海布局盐湖提锂项目。此外,长城汽车等整车企业也曾表示要收购锂矿,以确保锂资源的供应。

跨国车企特斯拉一直在寻求矿产开采权,该公司CEO马斯克在5月11日参加英国《金融时报》主办的2022年未来汽车峰会时表示,“在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过渡的路上,我们将解决任何出现的制约因素,采矿、提炼,或者收购一家矿业公司,只要我们认为能够做到。”此前马斯克称正在建设自己的锂矿提炼工厂,并已经拿下美国内华达州一处锂矿的开采权。

下游为上游“打工”产业链收益分布待修复

锂资源短缺,使得处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不同位置的企业,面临着“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上游锂资源企业普遍“大赚特赚”。今年一季度,多家锂电上游企业业绩增速高达5倍甚至10倍。其中,融捷股份净利润增幅达13996%,雅化集团一季度净利润增速达1210%;盛新锂能、中矿资源、赣锋锂业等企业的利润增速均超5倍。此外,多家锂矿股一季度盈利已超过2021年全年,这背后的主要原因均是锂资源紧缺和价格上涨。

锂电热潮吸引不少跨界参与者加入。杉杉股份是较为典型的一家企业,该企业曾是我国服装界的“西装大王”,后来转型成为锂材料供应商。在锂电池材料供应紧张,价格不断攀升的情况下,杉杉股份利润猛增。财报数据显示,杉杉股份2021年实现净利润33.40亿元,同比增长2320%,远超市场预期,其中主要是其锂电材料和偏光片业务表现亮眼,占总净利润71.69%。

另据统计,2021年国内有超20家公司跨界布局锂电,如有色金属巨头紫金矿业拟耗资近50亿元收购海外锂矿,电梯业务企业同力日升拟收购布局新能源业务的天启宏源,等等。

与上游锂资源企业业绩飘红相对应的是,中下游的电池制造商和新能源汽车主机厂业绩持续承压。据经济观察网记者此前采访,对于电池生产企业来说,一般情况下很难对主机厂涨价,在面对水涨船高的原材料价格和涨不动的出货价前后夹击的情况下,其利润空间被大幅挤压。

多家动力电池厂商今年一季度的财报数据都不乐观。宁德时代、亿纬锂能、国轩高科、孚能科技、欣旺达等均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例如,宁德时代一季度营业收入为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但净利润为14.93亿元,同比下滑23.62%。宁德时代表示原因之一是部分上游材料价格快速上涨造成成本增加。数据显示,宁德时代一季度营业成本为416.28亿元,同比增长198.66%。

传导到更下游的整车厂,电池企业开始不得不以新的价格与整车厂签订供货协议。3月19日,理想汽车CEO李想发布微博表示,与电池厂商已经签订合同确定二季度电池涨价幅度的品牌,基本上都立刻宣布了涨价。还没有涨价的,大部分是涨价幅度还没有谈妥,等谈妥后也会立刻涨价。

据经济观察网记者统计,进入3月份以来,已经有超20家新能源车企宣布涨价,涉及车型近40款。包括特斯拉、小鹏、比亚迪、威马等等新能源汽车厂商,其中比亚迪在两个月内两次宣布对旗下新能源汽车涨价,其中首要原因是原材料短缺导致成本上升。

甚至有车企因原材料短缺等原因不得不停止接受部分热销车型的订单,如欧拉暂停接收黑猫、白猫订单,哪吒暂停接收哪吒U pro400巡航版的订单等。

如何修复收益失衡的产业链?普遍观点认为,这有待资源价格回归理性。

国际能源署最新数据显示,到2030年,仅靠现有和在建的锂矿生产项目,全球将出现约50%的锂需求缺口。国信证券的研报指出,全球新能源领域的需求蓬勃发展,但锂资源端的开发响应速度相对较慢,可能让会导致未来2-3 年内全球锂矿供应会一直维持偏紧格局,锂行业高景气周期有望维持。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当前的锂价格高企有一定的虚火,未来将慢慢回归理性。在国内,近期相关部门对部分锂盐企业进行了约谈,促进价格的合理平稳运行,特别强调上游企业要共同推动产业链良性发展。另外,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近日表示,今年要适度加快国内锂、镍等资源的开发进度,打击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数据显示,进入3月份以来,碳酸锂价格上涨势头呈现趋缓态势。5月27日,碳酸锂报46.25万元/吨,比此前超50万元/吨有所回落,但仍维持高位。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行业产业报道部记者
关注汽车行业发展,对新能源、自主品牌及新出行关注较多,擅长深入报道及数据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