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炮轰电池太贵,宁德时代喊冤,电动车的钱被谁赚走了?

濮振宇2022-07-23 08:57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濮振宇 “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我们新能源汽车的40%-60%,不断增加,那我现在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7月21日,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在“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表示。

7月21日-23日,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在四川宜宾举行。不仅是广汽集团,长安汽车等其他车企也提到了动力电池成本的问题。

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表示,汽车电动化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原材料短缺和成本飞速上涨。他打趣道,“其实从另一个方面,我们也要感谢电池行业和上游产业‘任性’的涨价,让我们不断去花钱,坚强地活下去”。

面对下游车企的吐槽,宁德时代则大呼冤枉。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表示:“平常也遇到一些客户对我们的抱怨,说整车厂基本上不是很赚钱,是不是你们电池厂把利润都拿走了?事实上,宁德时代今年虽然还没亏本,但是在盈利的边缘上挣扎,非常痛苦。利润往哪儿走,大家也可以想象。”

据宁德时代财报数据,今年一季度其净利润同比下降23%。宁德时代对此解释称,净利润下降主要原因是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上涨幅度超过预期,但客户端价格传导相对谨慎。其实,不光是宁德时代,国轩高科、欣旺达、亿纬锂能、孚能科技等国内其他动力电池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都出现了业绩下滑。

有意思的是,作为一家上游电池原材料企业,广州锂宝董事长王政强也大喊赚钱不易:“近期,镍、钴处于高位,有一点大反弹,但是大趋势没有改变,我们作为正极生产企业的压力也很大,下游要求控制成本,我们上游去买材料的价格又很高,但是又要保供。”

电池企业和车企甚至上游原材料企业都赚不到钱,那谁赚到了钱?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大会上指出,产业链短期的困扰,来自上游矿产的资本炒作,炒作带来了碳酸锂、电解液等原材料价格的暴涨。

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天齐锂业、紫金矿业、盐湖股份、赣锋锂业净利润预计同比最高增长13420.21%、91%、344.55%。

看上去,电动车产业链的钱大部分被手里有矿的企业赚走了。但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博弈比表面看起来要更复杂。

下游企业抢矿双刃剑

曾毓群所说的矿产炒作行为频繁可见。今年5月,拥有特大型锂矿探矿权的四川斯诺威矿业54.3%的股权被拍卖,起拍价335万元。5月21日,拍卖落下帷幕,成交价为20.002亿元,是起拍价的596倍,明显高于同期行业拍卖水平。

不仅是锂被炒热,今年3月伦敦金属交易所的LME期镍报价也从每吨2.97万美元猛涨到10万美元。而2020年初,镍价仅为每吨1-2万美元。

锂、镍等价格的暴增的直接获利方都是手里有矿的企业。这从国内锂矿上市公司发布的中业绩预告普遍超出市场预期的情况可见一斑。

对于上下游冷热不均的局面,曾毓群颇感不满。他指出,矿产资源并不是产业发展的瓶颈,目前已探明的锂资源储量可以生产160TWh(约160000 GWh)的锂电池。作为参照,2021年,全球锂离子电池出货量562.4GWh。

为了避免被上游“卡脖子”,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也在抢矿。“动力电池成本压力转嫁给了主机厂,我们主机厂被逼只能向后一体化“造电池”和布局电池原材料。所以广汽也在做电池,也要去买矿。”曾庆洪表示。

近日,广汽集团资本、上汽尚颀资本与九岭锂业正式签订战略投资协议。广汽资本将联合上汽集团尚颀资本共同投资九岭锂业,总投资额达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抢矿,从企业自身的角度来看固然是一种有效策略,但从整个产业的角度来看,更多的资本入局上游,客观上也可能提高资本炒作电池矿产的积极性,最终反而不利于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

宁德时代与赣锋锂业围绕加拿大千禧锂业股权的明争暗斗,就曾引发广泛关注。去年,先是赣锋锂业以2.8 亿美元(约人民币18.8亿元)报价与千禧锂业达成收购协议;随后宁德时代开出2.99亿美元(约人民币20亿元)的更高报价,最后美洲锂业又来“截胡”,出价4亿美元。

针对电池产业上游的炒作问题,曾庆洪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加大对电池行业的监督引导,改善供求供需平衡,引导价格回到合理的区间。

企业呼吁加强回收与技术创新

当前,抢矿是产业链中下游企业降低成本的一条路径,除此之外,探索从技术创新和加强回收的层面解决问题,也是另一条出路。

曾毓群在大会上表示,电池跟石油不一样,电池中的锂等资源是可以充分回收再利用的。在材料回收领域,目前镍钻锰的回收率已经达到99.3%,锂的回收达到90%。到2035年以后,循环利用的退役电池可以满足很大一部分市场需求。

不过,中国工程院院士孙逢春提到,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市场机制成熟度不高。虽然有大量企业加入电池回收利用领域,但资源配置不合理、建设及回收成本高,正规企业回收率低。要谨防回而不收、收而不用、收而滥用。

对于技术层面的降成本,王政强认为:“材料技术的进步空间还是很大,包括材料,包括在电池制造过程中的技术提升,比如AB电池、干法电机、无模组电池等,包括电池能量密度,我认为都还会继续提升,循环性会更加好,安全性也会更加好,从长远趋势讲,成本也会越来越低”。

美国国家发明家科学院院士王朝阳在大会上表示,高比能电池的快充是实现电动汽车电池包小型化的重要手段,这也是降成本和可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在电池当中储存1度电需要1000元,而充1度电只需要1元,这在成本上是1000倍的差距。

孚能科技董事长王瑀也对技术降本之路非常乐观,“现在三元材料大概200毫安时每克,如果300毫安时每克的话,成本就降低30%,过去基本每十年翻一倍能量密度速度增长,我坚信,未来十年也会同样,我们科研人员不断进行创新,开发新的体系”。

“车企‘炮轰’电池厂,电池厂‘炮轰’上游锂资源,锂资源企业又去反驳锂回收技术成熟度,这个是大背景。股市会有一定关注度,但也看正面负面。这次讨论整体上对锂行业公司的情绪是比较负面的影响,对中游和下游相对正面。”在招银国际研究部经理白毅阳看来,动力电池成本问题的走向,最终还是要看整个产业链的博弈。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关注汽车产业政策、行业企业转型等,对自主品牌、主流合资品牌关注较多,擅长分析报道。
联系邮箱:puzhenyu@eeo.com.cn
微信号:pzy369963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