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IPO放大镜⑦丨国鸿氢能递表港股上市,近三年半经营数据剧烈波动

费心懿2022-11-24 19:18

氢能企业正在密集推进上市事宜,却难逃行业尚不成熟、客户集中度高、盈利能力孱弱等诸多不确定性。

11月22日,国鸿氢能科技(嘉兴)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鸿氢能”)在港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令上市之路不甚顺畅的氢能赛道为之一振。

从时间进度上看,国鸿氢能似乎比在港二次上市的亿华通闯关之路要走得更快,距其11月1日披露拟港交所上市仅过了21天。

这也意味着,国鸿氢能有望成为继亿华通(688339.SH)之后第二家拟香港上市的氢能公司。

经营情况波动,依赖外部输血

自2021年起,国鸿氢能就一度传出计划科创板上市的消息。今年3月,国鸿氢能宣布完成股份制改革。此后的9月份,又有传闻称公司预计在2022第四季度申报港股上市。

从原先传闻的科创板转战香港联交所上市,似乎也与近年来氢能企业科创板上市不顺有关。

今年6月28日至30日期间,三家氢能企业捷氢科技、国富氢能、治臻股份接连闯关科创板IPO。

7月23日、26日,捷氢科技和治臻股份分别进入问询状态。之后,因财务材料过期,三家公司的上市申请被中止。而国富氢能则在11月2日提交了撤回申请,并最终被上交所终止审核。

事实上,氢能产业的商业化进程尚处于起步阶段,这也导致氢能企业的盈利能力充满不确定性。

从招股书来看,捷氢科技、国富氢能、治臻股份均处于创业发展初期,盈利表现并不乐观。

2019年到2021年,捷氢科技和国富氢能均连年亏损,累计亏损达1.88亿元、1.51亿元。而治臻股份累计亏损1.45亿元,仅2021年扭亏,净利润0.2亿元。

国鸿氢能的财务数据也显示,尽管其主营业务和出货量快速扩张,但经营情况并不稳定。

例如,2019年、2020年、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国鸿氢能的营收分别为3.66亿元、2.27亿元、4.57亿元和1.90亿元。其中,2020年营收较2019年下滑了近38%。该公司解释,营收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下游订单因客户更愿意于有关支持性政策更新后下达订单而延迟以及COVID-19疫情的影响。

同时,其盈利情况也剧烈波动,2019年,国鸿氢能盈利2100万元,但2020年到2022年上半年,分别净亏损达2.21亿元、7.03亿元和1.51亿元。累计亏损达到10.55亿元,几乎与其同期的营收齐平。

与此同时,毛利率的情况也不稳定。报告期内,该公司毛利率分别为30.4%、3.5%、27.9%和18.6%。公司方面表示,存货和许可贬值是影响毛利率的主要原因。

由于氢能产业尚未成规模化,技术降本还需突破瓶颈。因此,成立仅7年时间,国鸿氢能主要依靠外部“输血”。

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国鸿氢能所收到的政府补助合计高达3.69亿元。

此外,自2015年成立之后,国鸿氢能经历了一系列的股份转让和增资,目前已累计获得投资超过30亿元。

尤其是2020年后,公司的融资进度加速,年内便获得两轮融资,包括美锦能源1.8亿元战略投资,和中车绿脉、华亦投资、诚信创投、粤财创投、鸿盛丰泰等5.25亿元的股权投资。2021年,先后获得两轮累计8.96亿元融资。今年1月、8月、9月又完成三轮融资。

能否受益业务升级、公司迁址?

作为拥有自主开发及自主生产电堆的公司,国鸿氢能的氢燃料电池电堆出货量自2017年至2021年连续五年均排名第一。

稳居行业龙头后,2020年起,其主动从直接销售氢燃料电池电堆,转而将氢燃料电池电堆装入氢燃料电池系统,开始销售系统予下游客户。

按配备自产电堆的氢燃料电池系统出货量计,其在改道主营业务之后的2021年一举夺得第一,市场份额为21.2%。

事实上,氢燃料电池电堆作为氢燃料电池系统的核心部件,对氢燃料电池系统的关键性能有很大影响。因此,这也为其市场竞争力建起了护城河。

截至今年上半年,氢燃料电池电堆的出货量已超过450兆瓦。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注意到,国鸿氢能当前的产能利用率并不高且波动较大。

报告期内,其氢燃料电池电堆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1.1%、27.2%、78.8%和48.6%;氢燃料电池系统的产能利用率在2020年、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分别为29.6%、61.1%和20.5%。

公司表示,“氢燃料电池电堆以及氢燃料电池系统生产存在行业季节性,因此利用率在年内第四季度相对较高。”

不过,在平均利用率并不高的情况下,国鸿氢能还计划在多个地区继续扩大产能以进一步提升市场份额。

其计划将在浙江嘉兴、广东广州、重庆市、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河南省汉阳市、上海市临港新区六个地区扩产氢燃料电池电堆及氢燃料电池系统项目。

这些扩产项目的预期产能合计为45万千瓦的氢燃料电池电堆和29000套氢燃料电池系统,2023年至2025年将产生的资本开支合计14.51亿元。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国鸿氢能的扩产计划中,嘉兴是其重要布局的城市,位于该地的两期氢燃料电池堆和电池的扩产项目规模合计达6.50亿元。

就在启动港股IPO的两个月前,2022年9月,国鸿氢能正式迁址落户浙江省嘉兴市,其同时也获得了嘉兴当地国资旗下投资基金嘉兴国鸿氢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5亿元、折合7.13%持股比例的增资。

在氢能行业,国鸿氢能算不上年轻。在商业化进程方兴未艾的当下,即便是龙头氢能企业,在具备一定的造血能力前,还离不开资本市场的垂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费心懿

版权与免责:以上作品(包括文、图、音视频)版权归发布者【ESG】所有。本App为发布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服务,不代表经观的观点和构成投资等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