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气候官丨专访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杜少中:以多元碳普惠机制推动消费端减排

李德尚玉 陈芬2022-11-25 08:24

在“双碳”目标下,中国不断出台相关政策文件倡导绿色消费,在生产端之外,也在积极推动消费端减碳。

近日,我国多元碳普惠机制及应用成果“绿普惠云-碳减排数字账本”(简称“碳账本”)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会议中国角“数字碳中和与消费端碳减排”主题边会上亮相。

针对数字化手段推动公众参与减排等问题,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杜少中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杜少中表示,搭建碳账本、建立多元碳普惠机制,需要政府、企业和个人三方形成良性互动。良好的社会互动包括政府搭建顶层设计、企业充当减排主体、公众积极参与三方面形成互动,这就需要碳普惠合作网络。这是一种机制创新,这种创新需要建立在数字碳中和基础上。

(中华环保联合会副主席杜少中)

数字化是中国消费端减排的优势

《21世纪》:在应对气候变化上中国做出了哪些贡献?

杜少中:从国家层面来说,中国在参与气候治理的全过程中,是积极的贡献者、参与者、引领者,在采取落实措施方面走在世界前列,这主要表现在我国的顶层设计、总目标、时间表、路线图,以及若干行业的参与、地方和企业的行动规划上。

从公众层面,即企业、全社会的参与来说,我们做出了走在世界前列的案例。我们在COP27气候大会中国角首场主题论坛上分享了数字碳中和、碳普惠合作、个人数字碳账本,不再停留在想法上,而是已经做出了实际行动。

过去在应对气候变化上,我们考虑比较多的是生产领域,比如传统能源的新能源替代,能源使用的节能增效等,但对于广大公众参与的消费领域考虑得相对较少。现在,国家在顶层设计中已经越来越多地强调消费领域的绿色转型,比如公众碳减排、生活绿色化,这意味着这种考量已经纳入行动日程。

《21世纪》:中国通过数字化手段调动公众参与减排的实践,对于世界应对气候变化有什么意义?

杜少中:它的意义在于我们把自己的优势,即中国式现代化,与碳普惠的理念结合起来,从而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减少碳排放方面,打造出具有世界意义的案例。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案例,将中国式的气候变化应对方案推广到更多的国家、城市,作为一个中外交流、共同应对全球气候问题的行动。

如何让世界接受中国方案,北京就做了示范性的例子。我们希望越来越多中国的城市,以及其他有志于此、具备条件的国家能加入进来,合作推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1世纪》:把数字化技术和碳中和理念结合是中国的优势吗?

杜少中:对于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这样一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思考如何既帮助生产领域减排,又帮助消费领域减排。消费领域和中国亿万人的事业相关,参与人数众多是我国的优势。其次,要考虑如何把它成功地组织起来,这方面我们的数字技术、数字化平台是优势。最后,我们一旦取得了这种共识,举国上下都会积极行动。此外,我们的优势不仅仅是数字化,在其他方面也具有优势。 

碳账本需要政府、企业、公众共同参与

《21世纪》:如何理解碳账本这个概念?

杜少中:要实现碳中和需要算清楚碳排放。首先,“碳账本”仅仅是一个基础的概念,用什么方法、解决什么领域的问题,需要在“碳账本”的基础上细化。

要算清个人碳排放第一步是建立“个人碳账本”。第二步消费端的“碳账本”可以基于企业,也可以基于政府。如果是基于个人的,有人说叫“家庭碳账本”,这测算起来就比较复杂。但是,无论是一个单位还是一个家庭,都是以个人组成的,所以“个人碳账本”的名称是确定的。

《21世纪》:怎样激励大众参与到个人碳账本中?

杜少中:过去,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有两种资产需要记录,一是货币资产,二是实物资产。自从我们进入了碳约束时代,就有了第三种资产,也就是碳资产。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的碳资产都需要记录在碳账本上。对企业来说,从碳市场一成立,企业的碳资产就确立了,这其中还涉及了企业碳资产盘查、碳资产开发、碳资产管理、碳资产收益等环节。

《21世纪》:建立个人碳账本有哪些挑战?

杜少中:个人碳账本是个尝试和创新,但是个人碳账本也会碰到一些挑战,这些挑战包括资产记录的准确性和通用性。必须确保计算的精准,这样才可以作为个人减排测试的重要依据。此外,在这个过程中,平台的搭建和数字技术的利用是必须具备的条件。当碳市场成熟时,也就意味着可以到碳市场上无差别地跟任何人做交易,建立碳账本的目标就能实现碳市场成熟也意味着全社会的交易和个人消费领域都可以实现。而现在的碳市场规则主要解决履约的碳减排量,因此这个条件也限制了碳市场的规模。

《21世纪》:以上提到的挑战是否已有解决办法?

杜少中:解决这些问题有两条线,第一条线是奖励鼓励,第二条线是资产的积累。

奖励是实物性奖励,通过搭建平台让更多的企业加入,每个企业都可以带着各自的资源、产品,奖励各种碳减排行为。当奖励阶段和资产条件打通时,就为进入碳市场做好了前期准备。这两条线需要通过无数的交换与试验,从而确定比例关系,形成被广泛认可的合理的资产方式。

《21世纪》:目前,不同的主体纷纷在尝试搭建碳账本,这就存在重复计算、浪费人力物力的现象,对此如何看待?

杜少中:任何一件事在开始阶段都存在竞争,因为大家都在关注。这样的优势在于,大家都能积极参与;不足在于,如果掌握不好方向,盲目参与,就可能造成浪费。我们现在要思考如何把好的方向推广出去,比如在使用最少社会成本的情况下提供最好效果的方法。

因此,要减少碳排放,实现“双碳”目标,就必须形成良好的社会互动。良好的社会互动包括政府搭建顶层设计、企业减排主体、公众积极参与。这三点要形成互动,就需要碳普惠合作网络,这是一种机制创新,把几方面的力量整合起来,形成一个核心的产品。总结来看有两个要点,一是机制创新,二是核心产品,这都是建立在数字碳中和创新基础上的。

如果仅靠政府来搭建,就需要政府财政支出,而财政收入是纳税人缴纳的税收,这会涉及社会公平问题。如果仅靠企业来做,因为企业是为了盈利的,这就会影响公信力,局限性也较大。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观念的创新,就是互不隶属,合作共赢。碳账本不是一个单独的产品,而是搭建一个体系,把有效的资源、有效的生产要素集合起来碳普惠的概念就是广大、广泛,让更多的人汇集从而获得实惠,而不是为谁所有的概念。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德尚玉 陈芬


版权与免责:以上作品(包括文、图、音视频)版权归发布者【ESG】所有。本App为发布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服务,不代表经观的观点和构成投资等建议